搜索
❏ 站外平台:

什么是纯粹的开源社区精神,我用了十年去探索

作者: Nervos

| 2018-11-13 14:59   分享: 1    

人类本身是一个协作能力极强的物种,而随着很多划时代科技发明的诞生,蒸汽机、电、互联网等技术的出现,人们变的更容易聚在一起。

这些小伙伴从一开始的三五成群,到最后拥有一套共同语言和认知的历史。在互联网时代,大家通过社区的力量,把开源的精神传播到世界各处。小伙伴可以更容易的组队,通过合理的分工,将不可能的事情变为可能(甚至这些小伙伴都不需要聚集在同一个办公室)。

而今天,我们有一个机会,可以好好了解一下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发展最亲密的一个社群。这个社群追求的理想,让许多新东西的出现成为了可能。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社群?怎样的一段奇妙经历?就让担任 Ruby China 论坛管理员的 Daniel 给我们好好讲述一下。(enjoy~

那时我才 25 岁 

这是一段超过 10 年的经历,仔细算算应该是 11 年多了。这段经历,链接了很多过去的人和很多的事, 现在的秘猿和 Nervos 社区所有的人,都是通过 Ruby 结缘的。

可能要从 2007 年开始说起,那时候我才开始接触社区。当时,我在上海一家做 Ruby 技术的公司工作 。由于工作的原因,我参加了当时 Ruby 社区的一些线下活动,也机缘巧合地认识了 Ruby 社区的两个创始人:一个叫张元一,另一个叫 Steven。那段时间我在线下活动中帮他们做了很多的工作,签到、端茶倒水、整理座椅等等,他们觉得我很积极。后来他们就跟我说,下次再办活动的时候拉我一起来办。 

那个时候我也才 25 岁。

接下来的活动,第二次,他们叫我一起;第三次,他们喊我一起来策划, 让我去做主持;到第四次的时候,他们直接说:「你来办吧。」

我就真的办了一些活动,并且在后面的一段时间里办了四次小型聚会。活动办得多了,经验多了,我们就在想,能不能办一次大的线下活动?能不能把 Ruby 的创始人请过来?我们就试图发邮件给创始人 Matz,最后竟然真的成功地把他请到了中国,办了第一次 Ruby Conf China,就是 2008 年的那届。

Ruby-China.org 的诞生

当时,所有的线下 Meetup 和第一次的 Ruby Conf China ,都是由一个上海的 Ruby 组织——Shanghai On Rails 主办的,后来我就加入了这个社区。

我记得,是在办第三届 Ruby Conf China 的时候,我和一个杭州的朋友——李华顺,突然想到一个点子:为什么我们不办一个 Ruby China 的线上论坛呢?很简单,想法有了,我们迅速行动,一起在办大会的前两周发起了这个论坛。我和李华顺的分工是他负责社区的技术,我负责运营。我们两个,几乎花了所有的空余时间打理这个社区,每年我们会在上海、杭州和其他很多城市办线下的 Meetup ,在办线下 Meetup 的同时也会做线上推广,我们想把我们认识的所有朋友、所有 Ruby 程序员都带到这个社区里来。

Ruby-China.Org 这个网站是手撸的,用我们自己纯手写的代码把这个网站搭建起来的,而且我们整个网站全部开源。直到今天,这个网站仍然在不断地增加功能和持续维护。据我所知,后来有很多公司的网站都是用 Ruby China 这套代码来搭建的,比如说 36Kr。当时搭建 36Kr 的唯一技术负责人叫做项新智,他是一个 Ruby 程序员,用 Ruby 语言搭建了 36Kr 早期的网站,而且用了 Ruby China 这套框架。他后来把 Ruby China 的 Logo 摆在 36Kr 网站的右下角,告诉所有懂技术的人:这个网站的代码是基于 Ruby China 搭建的!这是他致敬 Ruby China 的一种方式。

足以见得,用心去做的事情总有人认可,甚至是很多人认可,所以那个时候 Ruby China 真的办得如火如荼。

Daniel,那个最照顾新手的哥们 

有了这个社区之后, 我每天都在和开发者沟通,帮助新手和开发者解决他们的问题,同时不断激励高手去做分享,这个工作形成了一个正向激励循环,Ruby China 的早期成长速度非常快。后来,我慢慢变成了这个社区最知名的一个管理员,所有人都知道 Ruby China 和我这个人。

因为我除了做线上内容运营、帮助新手之外,还定了这个社区的规则——绝不歧视新手。

从某种角度来说,Ruby 语言在当时整个 IT 环境下是一门弱势的语言,Ruby 程序员非常稀缺,选择学习 Ruby 将会面临学习资料少、书籍文档少、用的公司少、就业机会少……各种少的局面。但是 Ruby 的语言有它的强项,它有一套红极一时的框架—Ruby On Rails。

它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它的开发效率,尤其在互联网应用和  Web  开发应用方面,开发效率极高。民间有一个说法是,一个 Ruby 程序员的工作效率能顶 10 个 Java 程序员。这个说法可能有点夸张,那不夸张地讲,一个 Ruby 程序员的工作效率顶 7 个 Java 程序员应该没有问题。(当然这里也是需要打引号的,也不能说 Ruby 所有的方面都比 Java 强,虽说 Ruby 开发效率很强,但语言性能不好也是事实。) 

由于 Ruby 所面临的弱势局面,新手学习的成本很高,而有一些老手会不屑于帮助新手。我会尽量引导大家—我们是个小众语言,如果我们不对新手好,那么整个 IT 环境没人会对新手好。大家都是从新手过来的,我们清楚他们的需求,可能有的新手看上去确实有点笨有点傻,甚至有的人早期还是拿来主义,但是我们依然有理由去帮助他们。

在世俗的观点中,选择 Java、C、C++ 等这些语言更容易得到好的工作机会,有更多的厂商去支持,所以选择 Ruby 的这些新手,论靠谱程度总体来说是远远好于选择其他语言的新手的。而且在整个 IT 环境下,是存在某种自然筛选的,那些纯粹的机会主义者、不能真正沉下来的人,往往会最终放弃 Ruby。那么既然大家都选择了 Ruby 语言,即便对方伸手党,我们都应该尽量去帮助。

慢慢的,有越来越多人去帮助新手。基本上,新手没有什么的问题在这里是得不到解决的,一个问题 Po 上去都会得到回答。就这样,Ruby China 建立了一个不歧视新手反而竭尽全力帮助新手的文化,整体氛围非常融洽。 

因为我觉得,帮助很多新手成长为有经验的程序员,是我作为社区管理员该做的事情。

Ruby Party

这种氛围持续了很多很多年,也是这种氛围让大家之间的关系非常 Close,甚至有点非比寻常。

Ruby 社区 我坚持做了 11 年,Ruby Conf China 坚持做了 10 年,每年一场 Conference。我觉得,能坚持十年的最主要原因是大家彼此之间的联系。很多人在线上互相沟通互相交流,成为了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大家有了某种联系的情况下,能在 Ruby 的 Conference 大会上见面,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你可以见到平时在网上和你聊天的真实的人,大家可以面对面交流,分享知识,成为很好的朋友。(注:听起来好像面基……)

Ruby Conf China 在上海办了 4 届,北京办了 2 届,深圳办了 1 届,成都和杭州办了 1 届,很多人从第一届就开始来,第二届、第三届、第四届,每一届都来,不管去哪。所以说,每次办大会不是单纯为了学习、为了来听分享的,更多的是大家把它看作是整个社区一年一度的大 Party,可以在这个Party上和老朋友见一面。

这个 Party 后来还成了大牛们和粉丝们的见面会。我曾经用 Ruby Conf China 的名义,邀请了台湾的 Ruby 大牛来中国,邀请过 iHower  张文钿。他在台湾办活动的时候认识了 XDite,我又借机会邀请了 XDite 来中国做演讲,我记得现场还吸引到了一些台湾的 Ruby 粉丝。

Ruby 招聘版神话

在办 Ruby China 的时候,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怎么通过我的努力、我的工作,最大化的帮助大家去谋取更大的价值?

我认为社区的目的是帮助更多的人,而帮助大家有各种各样的办法。比如我会想办法帮更多的人解决问题,帮大家制造话题来沟通,去形成很好的社区氛围。更重要的一点是,我可以帮助大家去找到工作!

所以你会看到,现在 Ruby China 最棒、最有价值的一个版面是 Ruby China 招聘版。它也是我最耗费心力的板块。

每一个来发招聘的人,我都会去点开他的个人信息,看他有没有留下邮箱,我有时候甚至会发邮件跟他说,我是管理员,我的手机号是多少,介不介意给我打个电话?一般我以 admin@ruby-china.org 的邮箱地址发邮件过去,并且告诉他我是管理员的时候,对方一般都愿意沟通。

我会跟他说,你能来我们社区招人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非常感谢你给大家提供了机会。但是你发的信息是不是还有改进的空间,比方说你给的薪水是不是太低了,明显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低到让大家觉得有问题,以及对职位发展的描述太苍白,等等。

因为 Ruby 的人很少,所以 Ruby 的程序员相对来说是偏贵的,行情在这里,招聘给这个工资没有意义,这样真的招不到人。我会说服招聘方把薪资水平抬到一个正常的位置,因为我相信通过我这道门槛调整薪资,对所有人是有利的。

其次我会说,你能不能上传一个头像让你看起来像一个正常的网友,而不是冷冰冰的一个默认头像用户,不是说你注册一个账户和一个用户名就可以开始发招聘帖的。

接下来,你再给自己加一个备注,如果你是一个HR,你需要先完善你的个人信息,再去完善文案、公司介绍、提供怎么样的工作机会、提供怎样的福利待遇。

最后,你再呈现出一个比较充分的理由,让别人愿意把简历发给你。

接下来的这几年,我一直不厌其烦的为每一家公司做这方面的事情,一直在坚持帮助很多招聘信息不到位但实际上是很好的公司。

在这个过程中,我自己也积累了很多怎么去写招聘文案和怎么去评审招聘文案的经验,同时我也帮助了一些非常棒的公司去做招聘,成功帮他们招到了合适的人,对方也非常感激我。

后来有一个非常流行的神论坛叫做  V2EX,在这上面有人问招聘为什么这么难,为什么招不到人。

我后来跑上去说我是 Ruby China 的管理员,我说你之所以找不到人是因为方法不对,我告诉你该怎么招人。

在 2013 年的 12 月 5 号,V2EX 的管理员 Livid 发了一个帖子说,《如何在 V2EX 上发一个好的招聘》,他讲了 123 这些点,但是我个人觉得从社区的运营角度,还有很多可以改善的地方。

所以我在这个地方做了一个回复:

我在 Ruby-China 管理招聘版也有两年多了,也总结了类似的经验....

谈到内容,很多发布的稿子都千篇一律,这是被外面的一些招聘网站和媒体给惯坏了。而在 Ruby China 的要求是:招聘帖必须有清晰的格式,且内容要明确、有吸引力。因为,招聘也是一种 PR,你必须以做 PR 的心态去做招聘,你的文案要写到足够吸引程序员,写到他们愿意给你投简历为止。

优秀的人一定不会因为你的普通工作要求、职位信息、薪资等就简单地被招募,他们是被另外的东西吸引的。你要想找到优秀的人,你的文案一定要达到更高的层级。

我还在 Ruby China 招聘版最上面,放了一篇我写的帖子《 敬告各位发招聘的公司注意!》。这个帖子归纳了所有 Ruby China 发招聘帖要包含的内容,要注意的地方,如果你是猎头该怎么做。我还给了一些例子,好的招聘帖长什么样,不好的招聘帖长什么样,以及一些我个人的话。这个帖子里的内容都是我编辑维护的,如果你想做好一个公司,你应该尊重这里。在开发者社区你应该尊重开发者,认认真真的对待你的招聘帖,把它做成一个很有技术化的招聘帖,你才有可能做好招聘。因为有了这么一个机制,所有人都会认真的回去看招聘帖的这个版规,重新思考建议。

有些人不管,他可能就只发了 一个 Word 文档,内容特别苍白。我会和他沟通说:不好意思,你这样发是招不到人的,你可不可以在这里改,你可不可以在那里改。对方看完之后,也许觉得不耐烦,那就算了。也有些人说你讲的很有道理,我确实很想招人,那么我按照你的去修改。到最后,这件事培养了我对招聘和招聘文案这两件事上极高的一种追求,它也真的帮助了很多很多公司在这里招到人。

你不认真,没有关系,我是真心的 

很多人来 Ruby China 发了招聘文案,留下邮箱地址,就再也不来了。我为了有效解决回邮件的问题设了一个规则,你来论坛注册七天之内只能回帖不能发帖。而那些第一天着急来社区发招聘帖就想走的人,我给他留了一个口子。你联系  admin@rubychina.org 这个地址,我来给你开通。

在这个之后,我每天都在检查邮件。比方说,你看这个是昨天的帖子( Daniel 在采访的时候打开电脑直接演示)

他发我邮件说:请求开通发布权限,非常感谢。

我给他回信说:

欢迎来到 Ruby China 招聘版,招聘服务完全免费,可能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发布招聘帖,你需要先阅读一下招聘版的版规,链接在这里。请你根据版规要求撰写文案,我来帮你审核,只要你达到了我所要求的规格,我马上给你开通招聘权限。

这是他重新写好的文案,你看,已经符合版规要求了,可以给他开通权限了。

我现在开始操作,找到他的  ID ,修改,点击信任账户,保存,已经好了。

现在我给他回邮件:你好,你的发帖权限现在已经开通。

刚刚发完邮件的 Daniel 

你看邮件,9 月 25 日、9 月 20 日、9 月 18 日,一直有人发邮件过来说要发帖。(采访在 9 月 27 日)过去的十年中,有很多人和我说要发帖,我让他把文案发给我,结果是再也没有回复。

我知道你不认真,你不严肃,但没有关系,大家只要知道我是认真严肃的就好了。这个认真严肃一坚持就是十年。

我有一个特点是特别擅长去坚持做一件事情。 

在做社区的过程中,我遇到了无数的人。有人会跟我说,你社区做的特别好,我想向你学习;也有人说,我想成为社区的一部分,我想向社区做贡献;还会有人说,我想帮你做管理,做这个做那个。你要不要给我这个权限,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去做这些事情?

我就告诉他们:「好啊,我们先从最基本的事情开始做。」你看能不能把最基本的事情给做好。有很多人的确是带着非常棒的想法和建议来的,但是从来没有坚持、认真地把一件事情做好。在 Ruby China 的这么多年,无数的人来了又走了。

这给我一个蛮大的启发。如果你每天发自内心的想着去做一件事,认真去执行,并且经年累月的坚持,那么你身边自然会聚集一帮类似的朋友,他们非常优秀,认真,坚持,并且跟你彼此互相赏识,非常相信你,非常认同你,对你非常的 Nice。

所以在经历了这十年之后,Ruby 已经是我内心面最美好的那一亩田地。虽然 Ruby 语言本身不是我在工作中做的最好的选择,但它是我心目中最爱的、最真真切切的存在,这个社区也是我最爱的。即使是现在,我依然会花一部分时间和精力,持续地做这件事。

如果我在 Ruby China 上做出的贡献是 10 分,那 Ruby China 给我带来的回报超过 100 分。我付出的这些个人的努力和时间精力,相对于 Ruby China 带给我职业轨迹的影响,和我在这个行业中积累的人脉和声望,真的不值一提。

Ruby China 给我创造了大量的机会,给我带来了大量的资源。甚至后来由很多人拿着资源过来找我说:「我有这么多资源,你能帮我找到什么人?」

我一个人消耗不了这么多资源,我就把这些机会和资源对接给更多需要的人。我可以去推广和对接更多的资源,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人带着资源过来找我,我就想办法变成了一个人肉的中间 Hub 撮合。早年的时候,我加入了美国的一家全美排到 Top 5 的 Ruby 咨询公司。它不大,因为 Ruby 这个市场环境本来就不大,但是做的项目非常 fashion 。我可以招聘到  Jan 、Terry、何斌 、钱友才这些很牛的人,全都是拜这个所赐,命运使然,现在这些人都还在一起,并且在行业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再说一个事,有很多猎头跑到 Ruby China 来招聘。猎头也有猎头的行规,有很多的猎头不太方便透露他们的公司信息,因为他们害怕其他猎头公司把他们的客户给抢走,同时他们也害怕候选人直接去找公司谈,这样猎头可能就没了佣金收入。

通常,我看到猎头很隐晦的放了一个招聘帖之后,首先我会去找这个猎头,和他说:

第一,我建议你明盘,这个公司的价格和信息都写清晰,第二,我只认你,因为如果你做的这家公司想要招 Ruby 工程师,全国独此一家,没有第二家,你是第一个来招的,所以我会认你。我认了你之后,如果另外一个猎头也来发这个职位,我就会把他的招聘信息下架。但是你也需要配合我。所以你一定要明盘,什么公司,什么信息,提供什么福利都写的清清楚楚,你就不会有别的猎头来抢生意的困扰了。而且你要相信我,我可以证明我帮过另外一个猎头,那个猎头找到了人,我做的事情都是在帮他们。只要你相信我,你也可以这么做。

接下来,我会向所有人传递一个信息:

猎头提供的是专业服务,大家不要小看猎头, 社区里面每一个投简历的人不要跳过猎头直接去找公司,因为你这样做了,你的诚信可能是有问题的,因为猎头在给公司提供服务的同时也在给你提供服务。而且猎头有时候可以帮助你在公司里面去争取更好的更合理的收益,所以,如果是猎头的职位,请你一定要通过猎头的渠道。

很多猎头相信了我,选择明盘,我也帮助猎头的客户找到了合适的人,就这样形成了一个非常简单透明的氛围,所以猎头在我这里是不设防的,特别开心,也愿意发更多的招聘。

那段时间,我花了很多精力去和猎头沟通,我也更加了解了猎头这个职业的情况。有一些猎头能力非常强,后面都可以去做自己的咨询服务公司或者人力资源公司,他们还会回来找我告诉我,我现在开自己的人力资源公司了,以后请你多多帮忙,多多照顾。

但事实上,大部分来招 Ruby 工程师的猎头,往往都是刚入门,或者说初级级别的猎头。初级猎头才会招 Ruby 的人,因为高级猎头都去招主管、总监、CTO 这种级别的人,这些猎头的早期职业经历非常艰难,很不容易,也有一些猎头郁郁不得志。在沟通的过程中我也和很多猎头成为了好友。甚至后来我还通过 Ruby China 这个平台,帮助一些猎头找到了称心如意的工作。

我会认真地备注所有认识的猎头信息,他们也经常和我沟通,告诉我他换工作了,或者说他不在那个公司干了,现在在找工作。如果我正好有资源,比如我会去问那些当主管的猎头或者正在找人的猎头,你们公司要不要好的猎头,我这边有认识很不错的,可以给你推荐。最后的决定权在你们。我大概帮助了两三个猎头找到了更好的猎头工作,这是我在维护招聘版可以拿出去显摆的东西。说到这里,Daniel 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不光帮助很多开发者找到好的工作,我还帮猎头找到好的猎头公司。

我觉得,去互通资源,去引导高手分享知识、去传播表达,让大家学习,也是我该做的事情。

我的秘诀却很简单:我真的是发自内心的,非常非常真诚的,善良的,想帮助很多人。

纯粹的感动 

现在来看,Ruby China 是在走下坡路的,因为论坛这种模式受到了手机浪潮的冲击。大家的很多碎片化时间都用来刷手机了,不会每天再逛帖子。但是社区依然还有一定的活跃度,Ruby China 依然是国内垂直社区办的最好的。

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的管理员把这个社区管理的井井有条。我们有一个管理员群,这个群最开始是三个管理员,到后面有六个管理员,这个社区从第一天发展到今天,管理员之间没有任何的金钱关系,全部的管理员都在贡献自己的精力,在维持这个社区。而且 Ruby China 没有任何一个官方的银行账户,没有账户余额,一切的一切都是和钱杜绝关系的,而这种方式一直被我们几个管理员坚持了下来,所有的人都不谈钱,只谈我们所做的事情是不是有情怀和理想,就坚持了这么多年。

到现在,Ruby China 早已证明了自己是一个极其纯粹、干净、没有商业气氛的一个社区,我们只有网页的最底部给我们服务器的赞助商——又拍云、腾讯云、Ucloud 打了小小的广告。这些赞助商在其他的合作方版面上,都没有要求把他们的广告放在很显眼的地方,他们对我们非常非常的尊重,他们说:你们把我们的 Logo 放在页脚就够了。我们支持你们,因为我们认同这个社区。

这样的坚持和纯粹,相信是感染了其他很多人的。

所以我们在做 Ruby China 和 Ruby Conf China 的时候,也是一路顺畅。现在在区块链的行业里,如果有一家公司要办 Conf,赞助要多少钱?10万,20万,50万?恐怕还不止。而 Ruby China 如果要办一场大会,第一首先是非盈利,第二是先算好花多少钱,一定是要想办法花最少的钱把会办成。我们大概 20~25 万能把一场 Conf 办完,那么我们只需要去找 4~6 个金牌赞助商,最多和每个赞助商要两万左右的人民币。

这个真的是非常低的赞助门槛,但是我们能给赞助商做到足够多的服务。因为在这个论坛上有特别多热心的会员,在任何一个城市办会的时候你总能找到一群人,帮助我们把大会办成,并且把赞助商和参与者都照顾好。不管是展台、海报、各种各样的服务,一批人把这些赞助商服务的非常好,但实际上对方只要付一万五、两万的钱,就享受着比其他展会更高的待遇。这对大家来说,更像是一种情怀,不是帮忙这么简单。

而参加者的门票是这么算的。我们一般会找一个位置不太偏,但也不会太热闹的酒店,然后去和酒店谈会场和午饭。一般来说,酒店是按每人 150 块的自助餐费来算的,因为我们人数比较多,我们通过会场+酒店打包的方式谈判把价格降了下来。在保证 500 人就餐的情况下,把每人 150 降成了每人 125。每个人两天就是 250 块钱的餐费钱。而我们会场通过赞助商的赞助费来承担,有时候还补贴每个参会者门票 50 块,用 200 块钱来定门票。这样我们拿到了打折的场地,也给大家落实了高质量的午餐,我就公开的告诉大家,你买的 200 块钱门票就是你在会场两天酒店自助午餐的饭钱,而且这个还不是全额,是打了折扣的,我们拿赞助商的钱补贴了一部分,这个 Conf 你来不来?

那个年代的,最美好的朋友

我记得在办第一届 Ruby Conf China 的时候,有一个还没毕业的人从成都飞过来,找到我,当场特意和我握手说我来自成都,我是谁谁谁,能不能和你加一个推特,我们就互相关注了。

他回去以后马上写了一篇博文,说我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 Daniel,特别激动。

他毕业之后在找工作,中间遇到了一些不顺,我们当时聊了很多,后来他就被我拉进了当时我所在的咨询公司,这个人就是后来 Nervos 基金会的 CEO Terry。他在自己的博客上还写了一系列文章,我是如何把薪水从 50人民币/天 提升到 100 美元/小时的,讲述的就是 Terry 他自己的故事,很精彩。

当年的 Terry 

说到这里,还有一段小故事,如果你去看 Terry 的 ID 账号,他是 Ruby China 的第四号会员。当时李华顺和我说,你把域名配置好指向网站服务器,然后就可以正式开始访问注册了,前两个人注册调试好之后,我就开始注册,所以我是第三个,而当时 Terry 和我在一起,我在桌子这头,他在桌子那头,我就要他赶快来注册,所以他是第四个会员,是超级骨灰级会员了。

接下来谈谈我们基金会另外一位合伙人 Kevin。

当年他在论坛上发起了一个 Ruby 的教学项目。他录制了很多高质量的教学视频,然后把大家拉群学习,学习以后再答疑。当时这个项目的名字叫做 Tealeaf Academy,现在叫做 Launch School 。

Kevin 当时他其实是过着非常舒适的生活的,教教课、做做研究,他很喜欢也很享受,但最后还是被我们拉到这个行业里来,这一期的 Fork it,他也提到了这件事情。

当时 Kevin 在 Ruby China 上也是非常一个活跃的人,Kevin 是我们的 3191 号会员,你看他最后一次发帖是 2017 年。他在 Ruby China 还上有一个记录至今没有被打破。他之前有发一个帖子,而这个帖子的回复是历史之最。他当时要办新的一期的教学,他给社区发信息说,可以给 Ruby China 的同学一次免费的机会来上我的课,试听一下,所有回复这个帖子的人留下邮箱的地址,我会给你发邀请,结果这个帖子成了 Ruby China 第一高楼,当天大概四百多人参加他的课。

Kevin 发帖不多,但是他回帖回的很多,而且经常大段大段和别人讲很多东西,当时也是这个社区的大 V。

我们现在来看一下 imToken 的创始人何斌,他是 183 号会员。

 

翻老帖子能翻到很多老人,但是不知道现在到哪里去了。我们办线下活动的时候会统计有多少人的 ID 是在1000号以内的,他们是彻底的骨灰级。 

有时候你看不到他们在论坛上发言,但是你一办 Conf,一大堆 1000 号以内的人会来参加。

因为大家都比较念旧,而且门票这么便宜,所以大家都会飞过来参加大会,和那个年代那么美好的朋友见面。

开源不是技术,是一种态度 

Q1:Ruby 做产品原型很快,特别适合开源,现在公司的成员是不是都有同样的创业和开源心态?

Daniel:Jan、Terry、Kevin、蒋金洋和我过去都是 Ruby 程序员,我们都是有 Ruby 的烙印在身上的。Ruby 是有自己独特文化的,它的文化是追求创新、敏捷,强调的是效率、务实,而且 Ruby 是很优美的语言,表达能力非常强,语法非常简洁,有很高的 Taste 。

我们身上不光有 Ruby 的烙印,还有 Rails 的烙印,这里有一篇叫做 Rails 信条的文章。 Rails 有自己的信条,追求程序员的幸福最大化、约定优于配置、推崇优美的代码,提供实用工具,进步比稳定更重要等等。

 

这些点都是构成它文化的一部分,而这些东西在我们身上或多或少会有烙印。如果你从这个角度观察我们这群人,你能找到大量的东西源于 Ruby 和 Rails 这个社区和这个文化。

这个技术不适合区块链,但是文化非常适合区块链,适合开源的精神。

Q2:你在 Ruby 做了很多开源性和贡献性的工作,获得了大量做社区的经验,那么这些经验对你做 Nervos 会有什么启发或者影响吗? 

答:首先 Ruby 是一门语言又是一个社区,它有自己的社区文化,形成了一整套的东西。

我在 Ruby China 的运营期间,做的最多的实际上是每天花大量的时间和社区里面的这些开发者沟通交流。所以我对技术社区里每一个不同类型的、各种各样的开发者的想法和状态慢慢有所了解,在和他们打交道这件事上我一直坚持做了十多年,还是比较有经验的。如果你不是开发者出身去和开发者打交道,可能难以找到方法,但是如果你是一个开发者,你又花了很多心思为开发者做一个很好的社区,做了很多尝试,你对开发者的理解是会比较深刻的。

这是一个最基本的点,我自己是开发者出身,我是很理解开发者的,或者说我和开发者是没有隔阂的。

Nervos 目前面临的社区分好几种,开发者社区是 Nervos 社区中的一部分,还有其他类型的社区,我们还是要去学习理解和努力尝试的。

我算是比较了解开发者想要什么,加上我以前的经验和影响力,会比较容易帮助 Nervos  切入到开发者中去。我以前做 Ruby China 的时候,要和很多开发者交流和协调,所以当时做 Golang、前端和移动端等这些社区的创始人和 KOL 我也大都认识,或者说我的影响力也会影响到其他社区,这会让我多一些声望。

我这一辈子不见得有多少个十年,但做 Ruby 社区这个十年,是我认为在我的人生中,非常非常精彩的十年,是非常棒的一段经历,是收获满满的一段时光。

如果没有这个社区,我可能没有这么好的机会去认识一帮这么优秀、出类拔萃的人,不见得有这么一个机会能够去做一个中国最有潜力的区块链项目并且亲手推出去。

订阅“Linux 中国”官方小程序来查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顶部的“╋”,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