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站外平台:

一种新的安全检测的方法

作者: Aaron Rinehart 译者: LCTT hopefully2333

| 2018-12-14 12:37   分享: 1    

不要只测试已有系统,强安全要求更积极主动的策略。

我们当中有多少人曾说出过下面这句话:“我希望这能起到作用!”?

毫无疑问,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可能都不止一次地说过这句话。这句话不是用来激发信心的,相反它揭示了我们对自身能力和当前正在测试的功能的怀疑。不幸的是,这句话非常好地描述了我们传统的安全模型。我们的运营基于这样的假设,并希望我们实施的控制措施 —— 从 web 应用的漏扫到终端上的杀毒软件 —— 防止恶意的病毒和软件进入我们的系统,损坏或偷取我们的信息。

渗透测试通过积极地尝试侵入网络、向 web 应用注入恶意代码或者通过发送钓鱼邮件来传播病毒等等这些步骤来避免我们对假设的依赖。由于我们在不同的安全层面上来发现和渗透漏洞,手动测试无法解决漏洞被主动打开的情况。在安全实验中,我们故意在受控的情形下创造混乱,模拟事故的情形,来客观地检测我们检测、阻止这类问题的能力。

“安全实验为分布式系统的安全性实验提供了一种方法,以建立对抗恶意攻击的能力的信心。”

在分布式系统的安全性和复杂性方面,需要反复地重申混沌工程界的一句名言,“希望不是一种有效的策略”。我们多久会主动测试一次我们设计或构建的系统,来确定我们是否已失去对它的控制?大多数组织都不会发现他们的安全控制措施失效了,直到安全事件的发生。我们相信“安全事件不是侦察措施”,而且“希望不要出事也不是一个有效的策略”应该是 IT 专业人士执行有效安全实践的口号。

行业在传统上强调预防性的安全措施和纵深防御,但我们的任务是通过侦探实验来驱动对安全工具链的新知识和见解。因为过于专注于预防机制,我们很少尝试一次以上地或者年度性地手动测试要求的安全措施,来验证这些控件是否按设计的那样执行。

随着现代分布式系统中的无状态变量的不断改变,人们很难充分理解他们的系统的行为,因为会随时变化。解决这个问题的一种途径是通过强大的系统性的设备进行检测,对于安全性检测,你可以将这个问题分成两个主要方面:测试,和我们称之为实验的部分。测试是对我们已知部分的验证和评估,简单来说,就是我们在开始找之前,要先弄清楚我们在找什么。另一方面,实验是去寻找获得我们之前并不清楚的见解和知识。虽然测试对于一个成熟的安全团队来说是一项重要实践,但以下示例会有助于进一步地阐述两者之间的差异,并对实验的附加价值提供一个更为贴切的描述。

示例场景:精酿啤酒

思考一个用于接收精酿啤酒订单的 web 服务或者 web 应用。

这是这家精酿啤酒运输公司的一项重要服务,这些订单来自客户的移动设备、网页,和通过为这家公司精酿啤酒提供服务的餐厅的 API。这项重要服务运行在 AWS EC2 环境上,并且公司认为它是安全的。这家公司去年成功地通过了 PCI 规则,并且每年都会请第三方进行渗透测试,所以公司认为这个系统是安全的。

这家公司有时一天两次部署来进行 DevOps 和持续交付工作,公司为其感到自豪。

在了解了混沌工程和安全实验方面的东西后,该公司的开发团队希望能确定,在一个连续不断的基础上,他们的安全系统对真实世界事件的有效性和快速恢复性怎么样。与此同时,确保他们不会把安全控件不能检测到的新问题引入到系统中。

该团队希望能小规模地通过评估端口安全和防火墙设置来让他们能够检测、阻止和警告他们 EC2 安全组上端口设置的错误配置更改。

  • 该团队首先对他们正常状态下的假设进行总结。
  • 在 EC2 实例里为端口安全进行一个假设。
  • 为未认证的端口改变实验选择和配置 YAML 文件。
  • 该配置会从已选择的目标中随机指定对象,同时端口的范围和数量也会被改变。
  • 团队还会设置进行实验的时间并缩小爆破攻击的范围,来确保对业务的影响最小。
  • 对于第一次测试,团队选择在他们的测试环境中运行实验并运行一个单独的测试。
  • 在真实的游戏日Game Day风格里,团队在预先计划好的两个小时的窗口期内,选择灾难大师Master of Disaster来运行实验。在那段窗口期内,灾难大师会在 EC2 实例安全组中的一个实例上执行这次实验。
  • 一旦游戏日结束,团队就会开始进行一个彻底的、免于指责的事后练习。它的重点在于针对稳定状态和原始假设的实验结果。问题会类似于下面这些:

事后验证问题

  • 防火墙是否检测到未经授权的端口更改?
  • 如果更改被检测到,更改是否会被阻止?
  • 防火墙是否会将有用的日志信息记录到日志聚合工具中?
  • SIEM 是否会对未经授权的更改发出警告?
  • 如果防火墙没有检测到未经授权的更改,那么配置的管理工具是否发现了这次更改?
  • 配置管理工具是否向日志聚合工具报告了完善的信息?
  • SIEM 最后是否进行了关联报警?
  • 如果 SIEM 发出了警报,安全运营中心是否能收到这个警报?
  • 获得警报的 SOC 分析师是否能对警报采取措施,还是缺少必要的信息?
  • 如果 SOC 确定警报是真实的,那么安全事件响应是否能简单地从数据中进行分类活动?

我们系统中对失败的承认和预期已经开始揭示我们对系统工作的假设。我们的使命是利用我们所学到的,并更加广泛地应用它。以此来真正主动地解决安全问题,来超越当前传统主流的被动处理问题的安全模型。

随着我们继续在这个新领域内进行探索,我们一定会发布我们的研究成果。如果您有兴趣想了解更多有关研究的信息或是想参与进来,请随时联系 Aaron Rinehart 或者 Grayson Brewer。

特别感谢 Samuel Roden 对本文提供的见解和想法。


via: https://opensource.com/article/18/4/new-approach-security-instrumentation

作者:Aaron Rinehart 选题:lujun9972 译者:hopefully2333 校对:wxy

本文由 LCTT 原创编译,Linux中国 荣誉推出

订阅“Linux 中国”官方小程序来查看


最新评论

LCTT 译者
hopefully2333 🌟🌟🌟
共计翻译: 17.5 篇 | 共计贡献: 627
贡献时间:2017-11-26 -> 2019-08-15
访问我的 LCTT 主页 | 在 GitHub 上关注我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顶部的“╋”,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