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站外平台:

作为 CEO 使用 Emacs 的两年经验之谈

作者: Josh Stella 译者: LCTT Yuqi Liu

| 2019-02-05 14:15      

两年前,我写了一篇博客,并取得了一些反响。这让我有点受宠若惊。那篇博客写的是我准备将 Emacs 作为我的主办公软件,当时我还是 CEO,现在已经是 CTO 了。现在回想起来,我发现我之前不是做程序员就是做软件架构师,而且那时我也喜欢用 Emacs 写代码。重新考虑使用 Emacs 是一次令我振奋的尝试,但我不太清楚这次行动会造成什么反响。在网上,那篇博客的评论也是褒贬不一,但是还是有数万的阅读量,所以总的来说,我写的是一个蛮有意思的题材。在 RedditHackerNews 上有些令人哭笑不得的回复,说我的手会变成鸡爪,或者说我会因白色的背景而近视。在这里我可以很高兴地回答,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出现什么特别糟糕的后果,相反,我的手腕还因此变得更灵活了。还有一些人担心,说使用 Emacs 会耗费一个 CEO 的精力。把 Fugue 从一个在我家后院的灵感变成强大的产品,并有一大批忠实的顾客,我发现在做这种真正复杂之事的时候,Emacs 可以给你带来安慰。还有,我现在仍然在用白色的背景。

近段时间那篇博客又被翻出来了,并发到了 HackerNews 上。我收到了大量的跟帖者问我现在使用状况如何,所以我写了这篇博客来回应他们。在本文中,我还将重点讨论为什么 Emacs 和函数式编程有很高的关联性,以及我们是怎样使用 Emacs 来开发我们的产品 —— Fugue,一个使用函数式编程的自动化的云计算平台的。由于我收到了很多反馈,其众多细节和评论很有用,因此这篇博客比较长,而我确实也需要费点精力来解释我如此作为时的想法,但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还是反映了我担任 CEO 时处理的事务。而我想在之后更频繁地用 Emacs 写代码,所以需要提前做一些准备。一如既往,本文因人而异,后果自负。

意外之喜

我大部分时间都在不断的处理公司内外沟通。交流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但也是反思及思考困难或复杂问题的敌人。对我来说,作为创业公司的 CEO,最需要的是能专注工作而不被打扰的时间。一旦你决定投入时间来学习一些有用的命令,Emacs 就能帮助创造这种不被打扰的可贵环境。其他的应用会弹出提示,但是一个配置好了的 Emacs 可以完全不影响你 —— 无论是视觉上还是精神上。除非你想,否则的话它不会改变,况且没有比空白屏幕和漂亮的字体更干净的界面了。不断被打扰是我的日常状况,因此这种简洁让我能够专注于我在想的事情,而不是电脑本身。好的程序能够默默地操纵电脑,并且不会夺取你的注意力。

一些人指出,我原来的博客有太多对现代图形界面的批判和对 Emacs 的赞许。我既不赞同,也不否认。现代的界面,特别是那些以应用程序为中心的方法(相对于以内容为中心的方法),既不是以用户为中心的,也不是面向任务的。Emacs 避免了这种错误,这也是我如此喜欢它的部分原因,而它也带来了其他优点。Emacs 是带领你体会计算机魅力的传送门,一个值得跳下去的兔子洞(LCTT 译注: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兔子洞,跳进去会有新世界)。它的核心是发现和创造属于自己的道路,对我来说这本身就是创造了。现代计算的悲哀之处在于,它很大程度上是由带有闪亮界面的黑盒组成的,这些黑盒提供的是瞬间的喜悦,而不是真正的满足感。这让我们变成了消费者,而不是技术的创造者。无论你是谁或者你的背景是什么;你都可以理解你的电脑,你可以用它创造事物。它很有趣,能令人满意,而且不是你想的那么难学!

我们常常低估了环境对我们心理的影响。Emacs 给人一种平静和自由的感觉,而不是紧迫感、烦恼或兴奋 —— 后者是思考和沉思的敌人。我喜欢那些持久的、不碍事的东西,当我花时间去关注它们的时候,它们会给我带来真知灼见。Emacs 满足我的所有这些标准。我每天都使用 Emacs 来工作,我也很高兴我很少需要注意到它。Emacs 确实有一个学习曲线,但不会比学自行车的学习曲线来的更陡,而且一旦你掌握了它,你会得到相应的回报,而且不必再去想它了。它赋予你一种其他工具所没有的自由感。这是一个优雅的工具,来自一个更加文明的计算时代。我很高兴我们步入了另一个文明的计算时代,我相信 Emacs 也将越来越受欢迎。

弃用 Org 模式处理日程和待办事项

在原来的文章中,我花了一些时间介绍如何使用 Org 模式来规划日程。不过现在我放弃了使用 Org 模式来处理待办事项一类的事物,因为我每天都有很多会议要开,很多电话要打,我也不能让其他人来适应我选的工具,而且也没有时间将事务转换或是自动移动到 Org 上。我们主要是 Mac 一族,使用谷歌日历等工具,而且原生的 Mac OS/iOS 工具可以很好的进行团队协作。我还有支老钢笔用来在会议中做笔记,因为我发现在会议中使用笔记本电脑或者说键盘记录很不礼貌,而且这也限制了我的聆听和思考。因此,我基本上放弃了用 Org 模式帮我规划日程或安排生活。当然,Org 模式对其他的方面也很有用,它是我编写文档的首选,包括本文。换句话说,我使用它的方式与其作者的想法背道而驰,但它的确做得很好。我也希望有一天也有人如此评价并使用我们的 Fugue。

Emacs 已经在 Fugue 公司中扩散

我在上篇博客就有说,你可能会喜欢 Emacs,也可能不会。因此,当 Fugue 的文档组将 Emacs 作为标准工具时,我是有点担心的,因为我觉得他们可能是受了我的影响才做出这种选择。不过在两年后,我确信他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文档组的组长是一个很聪明的程序员,但是另外两个编写文档的人却没有怎么接触过技术。我想,如果这是一个经理强迫员工使用错误工具的案例,我就会收到投诉要去解决它,因为 Fugue 有反威权文化,大家不怕挑战任何事和任何人。之前的组长在去年辞职了,但文档组现在有了一个灵活的集成的 CI/CD 工具链,并且文档组的人已经成为了 Emacs 的忠实用户。Emacs 有一条学习曲线,但即使在最陡的时候,也不至于多么困难,并且翻过顶峰后,对生产力和总体幸福感都得到了提升。这也提醒我们,学文科的人在技术方面和程序员一样聪明,一样能干,也许不那么容易受到技术崇拜与习俗产生的影响。

我的手腕感激我的决定

上世纪 80 年代中期以来,我每天花 12 个小时左右在电脑前工作,这给我的手腕(以及后背)造成了很大的损伤(因此我强烈安利 Tag Capisco 的椅子)。Emacs 和人机工程学键盘的结合让手腕的 RSI重复性压迫损伤Repetitive Strain Injury)问题消失了,我已经一年多没有想过这种问题了。在那之前,我的手腕每天都会疼,尤其是右手。如果你也有这种问题,你就知道这疼痛很让人分心和忧虑。有几个人问过关于选购键盘和鼠标的问题,如果你也对此有兴趣,那么在过去两年里,我主要使用的是 Truly Ergonomic 键盘,不过我现在用的是这款键盘。我已经换成现在的键盘有几个星期,而且我爱死它了。大写键的形状很神奇,因为你不用看就能知道它在哪里。而人体工学的拇指键也设计的十分合理,尤其是对于 Emacs 用户而言,Control 和 Meta 是你的坚实伴侣,不要再需要用小指做高度重复的任务了!

我使用鼠标的次数比使用 Office 和 IDE 时要少得多,这对我的工作效率有很大帮助,但我还是需要一个鼠标。我一直在使用外观相当过时,但功能和人体工程学非常优秀的 Clearly Superior 轨迹球,恰如其名。

撇开具体的工具不谈,事实证明,一个很棒的键盘,再加上避免使用鼠标,在减少身体的磨损方面很有效。Emacs 是达成这方面的核心,因为我不需要在菜单上滑动鼠标来完成任务,而且导航键就在我的手指下面。我现在十分肯定,我的手离开标准打字位置会给我的肌腱造成很大的压力。不过这也因人而异,我不是医生不好下定论。

我并没有做太多配置……

有人说我会在界面配置上耗费很多的时间。我想验证下他们说的对不对,所以我特别留意了下。我不仅在很多程度上不用配置,关注这个问题还让我意识到,我使用的其他工具是多么的耗费我的精力和时间。Emacs 是我用过的维护成本最低的软件。Mac OS 和 Windows 一直要求我更新它,但在我看来,这远没有 Adobe 套件和 Office 的更新给我带来的困扰那么大。我只是偶尔更新 Emacs,但对我来说它也没什么变化,所以从我的个人观点而言,更新基本上是一个接近于零成本的操作,我高兴什么时候更新就什么时候更新。

有一点让你们失望了,因为许多人想知道我为跟上重新打造的 Emacs 社区的更新做了些什么,但是在过去的两年中,我只在配置中添加了少部分内容。我认为这也是一种成功,因为 Emacs 只是一个工具,而不是我的爱好。但即便如此,如果你想和我分享关于 Emacs 的新鲜事物,我很乐意聆听。

期望实现云端控制

在我们 Fugue 公司有很多 Emacs 的粉丝,所以我们有一段时间在用 Ludwing 模式。Ludwig 模式是我们用于自动化云基础设施和服务的声明式、功能性的 DSL。最近,Alex Schoof 利用在飞机上和晚上的时间来构建 fugue 模式,它在 Fugue CLI 上充当 Emacs 控制台。要是你不熟悉 Fugue,这是我们开发的一个云自动化和治理工具,它利用函数式编程为用户提供与云的 API 交互的良好体验。但它做的不止这些。fugue 模式很酷的原因有很多,它有一个不断报告云基础设施状态的缓冲区,由于我经常修改这些基础设施,这样我就可以快速看到代码的效果。Fugue 将云工作负载当成进程处理,fugue 模式非常类似于为云工作负载设计的 top 工具。它还允许我执行一些操作,比如创建新的设备或删除过期的东西,而且也不需要太多输入。Fugue 模式只是个雏形,但它非常方便,而我现在也经常使用它。

fugue-mode-edited.gif

模式及监控

我添加了一些模式和集成插件,但并不是真正用于工作或 CEO 职能。我喜欢在周末时写写 Haskell 和 Scheme 娱乐,所以我添加了 haskell 模式和 geiser。Emacs 很适合拥有 REPL 的语言,因为你可以在不同的窗口中运行不同的模式,包括 REPL 和 shell。geiser 和 Scheme 很配,要是你还没有用过 Scheme,那么阅读《计算机程序的构造和解释》(SICP)也不失为一种乐趣,在这个有很多货物崇拜编程(LCTT 译注:是一种计算机程序设计中的反模式,其特征为不明就里地、仪式性地使用代码或程序架构)例子的时代,阅读此书或许可以启发你。安装 MIT Scheme 和 geiser,你就会感觉有点像 lore 的符号环境。

这就引出了我在 2015 年的文章中没有提到的另一个话题:屏幕管理。我喜欢使用单独一个纵向模式的显示器来写作,我在家里和我的主要办公室都有这个配置。对于编程或混合使用,我喜欢我们提供给所有 Fugue 人的新型超宽显示器。对于它来说,我更喜欢将屏幕分成三列,中间是主编辑缓冲区,左边是水平分隔的 shell 和 fugue 模式缓冲区,右边是文档缓冲区或另外一、两个编辑缓冲区。这个很简单,首先按 Ctl-x 3 两次,然后使用 Ctl-x = 使窗口的宽度相等。这将提供三个相等的列,你也可以使用 Ctl-x 2 对分割之后的窗口再次进行水平分割。以下是我的截图。

Emacs Screen Shot

这将是最后一篇 CEO/Emacs 文章

首先是因为我现在是 Fugue 的 CTO 而并非 CEO,其次是我有好多要写的博客主题,而我现在刚好有时间。我还打算写些更深入的东西,比如说函数式编程、基础设施即代码的类型安全,以及我们即将推出的一些 Fugue 的新功能、关于 Fugue 在云上可以做什么的博文等等。


via: https://www.fugue.co/blog/2018-08-09-two-years-with-emacs-as-a-cto.html

作者:Josh Stella 选题:lujun9972 译者:oneforalone 校对:acyanbird, wxy

本文由 LCTT 原创编译,Linux中国 荣誉推出

订阅“Linux 中国”官方小程序来查看


最新评论

LCTT 译者
Yuqi Liu 🌟🌟
共计翻译: 8.0 篇 | 共计贡献: 63
贡献时间:2018-11-23 -> 2019-01-24
访问我的 LCTT 主页 | 在 GitHub 上关注我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顶部的“╋”,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