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站外平台:

开源、开放、使能,看华为如何为中国基础软件带来新变化

作者: Linux中国 Bestony

| 2021-04-09 15:59      

软件产业的发展非一朝一夕而来。在如今的信息时代,虽然中国的软件产业也取得了不菲的成就,但是从全球范围来看,尚有薄弱之处,这其中尤以基础设施软件为短板。开源软件和开源文化滥觞以来,一方面加速了中国的信息技术产业的发展,缩短了中国和世界领先水平的差距,但是另外一方面,商业的成功也让不少肯埋头于投入大、见效慢、技术难度高的基础设施层面的软件工程和软件理论方面的机构、企业和个人越来越少。

而最近发布的十四五规划,“开源”被首次列入国家规划纲要,数字经济、自主创新得到进一步强调。这对于中国计算产业来说,是机遇,也是挑战。

在挑战面前,才知道谁才是那个更靠谱的人,国内在自主创新方面取得卓越建树的企业并不算太多,大多也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企业,而真正在基础软件领域深耕的企业,更是寥寥。 这其中,华为算是值得一书的一家。这背后,华为每年招募大量的高端人才,则是投入基础设施软件的重兵;除了人才以外,华为丰富的行业经验也让华为更有可能成为做好基础软件创新的企业。这些投入,也正是华为敢于投入精力在基础计算领域的底气。能在面临挑战前做好准备,就能在面对挑战之时,游刃有余。

不仅如此,华为为了让整个基础计算领域蓬勃发展,更是提出了「开源、开放、使能」的口号,来推进整个行业的进步。

开源、开放、使能

在刚刚结束的中国软件产业年会上,华为公司副总裁、计算产品线总裁邓泰华发表了“繁荣软件产业生态,推动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主题演讲,向广大的软件行业从业者,介绍了华为过去数年的在计算领域进行基础软件开发经验。

整个演讲,一言以概之,便是“三个开源、三个开放、三个使能”,这背后正是华为计算战略在软件产业的落地。

三个开源,打下软件基础

三个开源是指华为在操作系统、企业级数据库和 AI计算框架等三个领域开放的三款产品 —— openEuler、openGauss和 MindSpore。

虽然过去几十年来,基础设施软件从封闭的企业开发方式逐渐演变成了如今的开源、开放方式,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一些重要的基础设施软件,比如 Windows、Oracle 数据库等依旧采用闭源专有的开发和商业模式。随着开源之风东渐,在基础设施领域采用开源方式成为了一种领先的生产力方式,成为了弯道超车的重要动力。长期深耕企业级软件领域的华为,前瞻性地选择了以开源的方式来重兵压上基础软件战线。以开源的方式和企业庞大的资金和人力,推进社区开发者和企业参与到基础软件的研发,打造从底到顶的全产业链软件生态。

以操作系统 openEuler 为例,自2019年3月31日 openEuler 开源以来,社区已有 60 多家企业、机构和组织,3000 多位贡献者,成立了 80 多个 SIG,已有 8 家合作伙伴推出基于 openEuler 的商业发行版,在金融、政府、运营商和电力等各行业得到了广泛商用。在去年,openEuler 社区理事会正式成立、技术委员会升级;今年,又新成立了用户委员会和品牌宣传委员会,社区治理逐步完善,走向“共建、共享、共治”。

借助于开源,openEuler 获得了骄人的成绩。而开源的力量,也同样表现在了开源数据库 openGauss 以及全场景AI计算框架MindSpore 上。目前,已有6家 openGauss 伙伴企业推出基于 openGauss 的商业发行版,超过 16 家企业和机构加入 openGauss 社区,共同打造“高性能、高可靠、高安全”的数据库内核版本。MindSpore 则已经拥有超过 17 万的开发者和超过 22 万的下载量。

这些成绩,不仅仅是软件本身的优秀,更是开源战略所带来的新气象。这些数据,让人很难想象是一年来取得的成就,不过,如果考虑到华为大量的资源、资金、技术、研发等投入,也就不足为奇了。

三个开放,加速软件研发

除了构建一个好的社区,华为还通过开放通用计算鲲鹏应用使能套件 BoostKit、人工智能昇腾应用使能套件 MindX,以及面向开发者开放支持全研发作业流程的完整工具链来实现让开发者可以以更低的成本来完成更高效的软件开发。

鲲鹏应用使能套件 BoostKit 中集成的大量开源组件和加速库,将过去需要通过不断积累才能获得的宝贵的架构经验和最佳实践,得以提供给开发者,帮助开发者用更简单的方式从传统架构迁移至鲲鹏架构。

而昇腾应用使能套件 MindX 则更是提供了大量的人工智能场景所需的模型、行业 SDK 等,其中不仅自带了质检、目标分类、目标检测等 20 多种行业场景,对于开发者来说,可以通过简单的调用 SDK ,实现更加丰富能力的调用。

这样,过去实现成本十分高的研发流程,可以在这两个套件之上更加简单快捷的完成开发,实属难得。而且,鲲鹏和昇腾全栈的开放,也让开发者们可以针对架构进行优化,从而让应用获得一个更好的性能,为后续的体验优化提供燃料。

三个使能,推进产业变革

计算产品中的基础设施类软件从来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往往包含着上游、下游和周边的生态,想要推动一个基础软件的普及,需要长期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执行相关的工作。而华为在这件事情中,也投入了大量的时间、精力、资金和人力成本,使能上下游,构建整个产品的生态。

一方面,华为积极参与业界主流开源社区,在各个主流开源社区中已经实现 80% 的场景原生支持鲲鹏架构,这使得软件开发企业开箱即用即可完成软件的开发。避免重复造轮子,或开发的功能对特定的架构有需求,有效降低了企业参与的成本。

另一方面,华为还积极地使能软件合作伙伴,为合作伙伴提供了工具、社区、区域资源等多方面支持。不仅是提供软件产品和研发平台,更是帮助合作伙伴取得商业层面的成功。

此外,华为还和教育部联合启动了 “智能基座” 产教融合协同育人基地,目前覆盖超过 70 所高校,并将在未来的五年里,逐步覆盖超过 2700 所高校、高职、高专院校。华为通过在人才培养方面的大量投入来推动产业人才进步和发展,也为中国软件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打了一剂强心剂。

过去的中国软件产业企业不愿做、不敢做、不想做基础软件,而华为所提供的这些资源、资料、人才以及商业机会,让中国软件产业企业开始试着走上基础软件研发的这条路。也正是华为所付出的这些资源,可以让产业界的众多企业参与到基础软件的研发过程中,共同研发、共同奉献,最终促进中国基础软件领域的蓬勃发展。

不仅如此,通过机制创新的方式,华为还为后续的企业探寻出了一条可行的基础软件发展的道路,让广大生态内的企业可以看到,基础软件并非不能做。过去的企业内部闭源开发已经跟不上时代的发展,成本高昂,而以开源的方式来构建基础软件生态,可以让企业以更低的成本,来研发出好用、能用、易用的基础软件。

无论最终华为的基础软件能取得什么成就,它所走出的这条机制创新的路,都将造福后续的软件研发企业。目前,鲲鹏、昇腾开发者已经超过 50 万,软件合作伙伴超过 2000 家,4500 个行业主流应用完成解决方案认证。这些数字每一天、每一周都在快速增加。

众智合力,走过“无人区”

鲲鹏、昇腾是全栈开放形态,特别是在当前世界大变局的形式下,华为在走一条走“无人”走过的路。从通用计算、AI 计算这两个领域以开放、开源的方式同时发力,华为更是一位领先探索者。

华为通过鲲鹏众智计划和昇腾众智计划,让社区和企业的开发者参与到整个软件生态的进步当中。通过这两个众智计划面向企业、高校、科研院所发起邀请,以项目合作的方式基于鲲鹏、昇腾基础软硬件平台开发加速库、工具插件、算子、网络模型及行业参考设计等,共同完成项目。一方面,可以让高校的学子得到锻炼,另一方面,也建立起了高校、企业、研究所之间的良好合作关系和合作的可能,促进产学研融合共进。

其中,昇腾众智活动启动以来,已有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中国科学院等超过 40 所高校和科研机构参与。这些高校的参与,为整个行业的发展提供了新血液和新动力,让行业得以进步和升华。而对于每一个参与在众智计划中的个人而言,能够以一个不那么痛苦的方式参与到中国的计算产业变更之中,毫无疑问是一种人生使命的升华。

无论是开源,还是开放,抑或是使能,看起来是不同的方向,但回归到最底层的问题的时候,这三者都解决了一个问题 —— 华为要积极通过和开源社区的合作和开发者的合作、和全球的软件行业从业者合作,共同打造一个良好的企业生态。而这些,正印证了邓泰华在中国软件产业年会上说的那句 ——

最强的智是众智,最大的力是合力。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顶部的“╋”,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