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站外平台:

小说还是折磨:我如何学会克服焦虑并开始爱上 Vim

作者: Theena 译者: LCTT Piaoshi

| 2021-07-31 11:05   评论: 1    

非技术人员也可以使用 Linux 和开源软件进行非技术工作。这是我的故事。

(LCTT 译注:本文原文标题用 “F(r)iction” 一语双关的表示了小说fiction写作过程中的摩擦friction苦恼。)

时间:2009 年 12 月。我准备辞去工作。

我希望专心写我的第一本书;我的工作职责和技术环境都没办法让我完成这本书的写作。

写作是件苦差事。

在现代世界中,很少有工作像写作这样奇特或者说艰巨的追求 —— 面对一张白纸,坐下来,迫使你的大脑吐出文字,向读者传达一个想法。当然,我并不是说写作不能与他人合作完成,而只是想说明,对于作家来说,自己着手写一部新作品是多么令人生畏。小说还是非小说写作都是如此。但由于我是一名小说家,我在这篇文章中主要想关注是小说的写作。

还记得 2009 年是什么样子吗?

智能手机已经诞生 3 年了 —— 而我还在使用功能机。笔记本电脑又大又笨重。同时,基于云的生产力 Web 应用还处于起步阶段,并不那么好用。从技术上讲,像我这样的作家们正在以 Gmail 账户(和一个非常年轻的基于云的存储服务 Dropbox)作为一个始终可用的选项来处理自己的草稿,即使我的个人电脑不在身边。虽然这与作家们必须要使用打字机(或,上帝保佑,使用笔和纸)工作时相比已经是一个很好的变化了,但并没有好多少。

首先,对手稿的版本控制是一场噩梦。此外,我为简化工作流程而在工具包中添加的工具越多,我转换写作环境(无论是用户界面还是用户体验)的次数就越多。

我是在 Windows 记事本上开始写草稿的,然后把它保存在家里电脑上的 MS Word 文档中,用电子邮件发给自己一份副本,同时在 Dropbox 上保留另一份副本(因为在上班时无法访问 Dropbox),在公司时对该文件的副本进行处理,在一天结束时用电子邮件发给自己,在家里的电脑上下载它,用一个新的名字和相应的日期保存它,这样我就能认出该文件是在公司(而不是家里)进行修改的……好吧,你知道这是怎样一个画面。如果你能感受到这种涉及 Windows 记事本、MS Word、Gmail 和 Dropbox 的工作流程有多么疯狂,那么现在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辞职了。

让我更清醒的是,我仍然知道一些作家,其中竟然有些还是好作家,依然在使用我 2009 年遵循的工作流程的各种变体。

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我一直在写手稿,在 2012 年完成了初稿。在这三年里,技术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智能手机确实相当给力,我在 2009 年遇到的一些复杂情况已经消失了。我仍然可以用手机处理我在家里外理的文件(不一定是新的写作,但由于手机上的 Dropbox,编辑变得相当容易)。我的主要写作工具仍然是微软的 Windows 记事本和 Word,我就是这样完成初稿的。

小说 《第一声》 于 2016 年出版,获得了评论界和商业界的好评。

结束了。

或许我是这么想的。

我一完成手稿发给了编辑,就已经开始着手第二部小说的写作。我不再为写作而辞职,而是采取了一种更务实的方法:我会在每年年底请两个星期的假,这样我就可以到山上的一个小木屋里去写作。

花了半天时间我才意识到,那些让我讨厌的 写作工具 和工作流程并没有消失,而是演变成了一个更复杂的野兽。作为一个作家,我并不像我想像的那样高产或高效。

新冠期间的 Linux

时间:2020 年。世界正处于集体疯狂的边缘。

(为某些原因而删改的文字)一种新型病毒正在演变成 1911 年以来的第一次全球大流行疾病。3 月 20 日,斯里兰卡,跟随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脚步,封城了。

四月是斯里兰卡旱季的高峰。在像科伦坡这样的混凝土丛林中,温度可以达到三十多度,湿度高达九十多度。在最好的情况下,它也可以使大多数人精神错乱,更别说在全球大流行病正在进行的时候,被困在没有一直开着空调的家里?真是一个让人疯狂的好温床。

让我的疯狂是 Linux,或者说是“发行版跳跃”,像我们在开源社区中所说的。

我越在各种 *nix 发行版间蹿来蹿,我就对控制的想法越迷恋。当任何事情似乎都不在我们的控制之中时 —— 即使是与另一个人握手这样的简单行为 —— 我们自然会倾向于做那些我们感觉更有控制力的事。

在我的生活中,还有什么比计算机更容易被控制的呢?自然,这也延伸到我的写作工具和工作流程。

通往 Vim 之路

有一个关于 Vim 的笑话完美地描述了我对它的第一次体验:人们对 Vim 难以割舍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怎么关掉它。

我试图编辑一个配置文件,而 新安装的 Ubuntu 服务器 只预装了 Vim 文本编辑器。第一次是恐慌 —— 以至于我重新启动了机器,以为操作系统没有识别出我的键盘。然而当它再次发生时,不可避免地,我谷歌搜索:“我该如何关闭 Vim?

哦。这真有趣,我想。

但为什么呢?

要理解我为什么会对一个复杂到无法关闭的文本编辑器有点兴趣,你必须了解我是多么崇拜 Windows 记事本。

作为一个作家,我喜欢在它的没有废话、没有按钮、白纸一样的画布上写作。它没有拼写检查。它没有格式。但这些我并不关心。

对于我这个作家来说,记事本是有史以来最好的草稿写作板。不幸的是,它并不强大 —— 所以即使我会先用记事本写草稿,一旦超过 1000 字,我就会把它移到 MS Word 上 —— 记事本不是为散文而生的,当超过这个字数限制时,这些局限就会凸显出来。

因此,当我把我所有的计算机工作从 Windows 上迁移走时,我第一个要安装的就是一个好的文本编辑器。

Kate 是第一个让我感到比用 Windows 记事本更舒服的替代品 —— 它更强大(它有拼写检查功能!),而且,我可以在同一个环境中搞一些业余爱好式的编程。

当时它是我的爱。

但后来 Vim 出现了。

我对 Vim 了解得越多,看开发者在 Vim 上现场进行编码的次数越多,我就越发现自己在编辑文本时更想打开 Vim。我使用 Unix 传统意义上“文本编辑”这一短语:编辑配置文件中的文本块,或者有时编写基本的 Bash 脚本。

我仍然没有用 Vim 来满足我的散文写作需求。

在这方面我有 Libre Office。

算是吧。

虽然它是一个适当的 MS Office 替代品,但我发现自己没有被它打动。它的用户界面可能比 MS Word 更让人分心,而且每个发行版都有不同的 Libre Office 软件包,我发现自己使用的是一个非常零散的工具包和工作流程,更不用说用户界面在不同的发行版和桌面环境中差异是多么大。

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了,因为我也开始读我的硕士学位了。这时,我要在 Kate 上做笔记,把它们转移到 Libre Office 上,然后保存到我的 Dropbox 上。

我每天都面临着情境转换。

生产力下降,因为我不得不打开和关闭一些不相关的应用程序。我需要一个写作工具来满足我所有的需求,无论是作为一个小说家,还是一个学生、亦或是一个业余的程序员。

这时我意识到,解决我场景切换噩梦的方法也同样摆在我的面前。

这时,我已经经常使用 Vim —— 甚至在我的安卓手机上利用 Termux 使用它。这使我对要把所有东西都搬到 Vim 上的想法感到相当舒服。由于它支持 Markdown 语法,记笔记也会变得更加容易。

这仅仅是大约两个月前的事。

现在怎么样了?

时间:2021 年 4 月。

坐在出租车上,我通过 Termux(借助蓝牙键盘)用 Vim 在手机上开始写这个草稿。我把文件推送到 GitHub 上我的用于写作使用的私人仓库,我从那里把文件拉到我的电脑上,又写了几行,然后再次出门。我把新版本的文件从 GitHub 拉到我的手机上,修改、推送,如此往复,直到我把最后的草稿用电子邮件发给编辑。

现在,场景切换的情景已经不复存在。

在文字处理器中写作所带来的分心问题也没有了。

编辑工作变得无比简单,而且更快了。

我的手腕不再疼痛,因为我不再需要鼠标了。

现在是 2021 年 4 月。

我是一名小说家。

而我在 Vim 上写作。

怎么做的?我将在本专栏系列的第二部分讨论这个工作流程的具体内容,即非技术人员如何使用免费和开源技术。敬请关注。


via: https://news.itsfoss.com/how-i-started-loving-vim/

作者:Theena 选题:lujun9972 译者:piaoshi 校对:wxy

本文由 LCTT 原创编译,Linux中国 荣誉推出



最新评论

来自上海的 Chrome 92.0|Mac 10.15 用户 2021-07-31 14:24 5 回复
他需要个计算机顾问。
只要给我1000块钱人民币,我能给他一个更好的规划。
LCTT 译者
Piaoshi 🌟🌟
共计翻译: 6.0 篇 | 共计贡献: 22
贡献时间:2021-07-18 -> 2021-08-08
访问我的 LCTT 主页 | 在 GitHub 上关注我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顶部的“╋”,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