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站外平台:

Google Reader之死催生智能订阅系统

| 2013-07-08 21:40      

朱利安·热内斯图(Julien Genestoux)是Superfeedr的创始人和CEO。自2009起,Superfeedr为RSS和Atom feeds提供实时的基础架构。朱利安近日在techcrunch网撰文表示,Google Reader关闭了一扇窗,却打开智能订阅系统的大门。以下为文章内容。

https://dn-linuxcn.qbox.me/data/attachment/album/201307/08/2134281cmc2m6ce9j7vsts.jpg

我们大家都知道,红极一时的RSS订阅工具Google Reader已经一去不返。与此同时,我们几乎在所有的网站上都能发现“关注”按钮。我们到了两种相反趋势的临界点:RSS订阅的越来越不可见及“关注”功能的日益流行,而Google Reader以及市场份额正是“关注”发展过程中最大的拦路虎。

RSS不错但复杂

尽管RSS是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简易信息聚合)的缩写。但它对多数人来说都是一种非常复杂的工具。很多人不了解什么是浏览器,所以别期望他们理解URL,更别说feed。类似地,一个带有声波图案的黄色图标对于非资深网络用户来说毫无意义。

让我们以TechCrunch访问者的身份去关注Digg Reader里的站点。首先他们会定位右边栏的黄色图标,然后他们会点击那个图标,打开一个可以选择订阅内容的界面。当他们点击TechCrunch时,会得到一个复杂的XML文件。他们需要复制地址栏里的URL,返回Digg Reader,点击添加按钮,粘贴URL,以验证他们的新订阅。

对于RSS feeds的资深用户来说,这已经是相对简单的过程。但是对大多数无法理解这种做法背后原因的人,操作过于繁琐。

网络需要一种更简便的方式去消费资源。我们需要在不申请账户或者同意某些条款的情况下就能够消费来自TechCrunch、《纽约时报》等媒体的内容。RSS实现这一切,并且不受任何组织的过滤和控制。

很多人称,RSS的复杂志是阻止其发展的重要因素,也是谷歌(微博)最终关闭服务的原因。

订阅无处不在

过去几年,我们见证了各种“订阅”及“关注”按钮爆炸式的发展。Twitter允许用户关注别人;Tumblr允许用户关注他人的博客;Facebook允许用户关注别人及品牌;Quora允许用户关注问题;GitHub允许用户关注代码。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关注”功能有着明显的益处:参与、通知以及按照需求和兴趣剪裁一个人的内容体验。

它同样有助多数服务通过图谱重组数据。比如在Twitter,可以是影响力图谱;在Quora,可以是名气图谱等等。“关注”本身就为影响力投了一票。

不幸的是,这些本地图谱并没互联,人们无法从中提取网络层面有意义的信息。一个最知名的图谱应该是谷歌的网页排名算法实现的“链接”图谱。通过检索网页之间互联的状况,谷歌为所有的网站进行排名。搞清楚谁在关注什么样的话题、页面和数据资源有助于实现数据的分类、排名和过滤。

RSS 是否有订阅图谱?

如果我们能将RSS的分散本性与无处不在的“关注”按钮结合在一起,我们将有希望得到另一个有意义的图谱:订阅图谱。它会带来新的发现机制:如果两种资源被同一个关注,那么尽管彼此无任何链接,但是它们依然能够组合在一起。而且通过理解信息由什么路径从一个被关注者到关注者,我们能够更迅速地预测趋势。科技公司Klout已经开始研究Twitter的本地数据,但是整个网络级别的应用也非常有潜力。

说来也奇怪,我们离这个目标不远了。首先,很多带有“关注”按钮的服务实际上提供RSS feeds,如Tumblr、WordPress、GitHub、Quora甚至Facebook页面都有一个与关注按钮对等的RSS。很多读者依然以“新闻为中心”,然而诸如IFTTT之类的工具都提供以RSS为基础的方法,用户可以利用这些方创建事件发生时的触发动作,凸显哪些内容值得被哪些人关注。

由于添加RSS feeds至“关注”工具依然过于复杂,SubtoMe提供简化的解决方案,而又不伤及离散RSS模式的美妙之处。

.Google Reader的离去标志RSS Reader1.0时代的终结,但它打开一个更广阔的智能订阅生态环境的大门。如果我们能够坚守RSS的开放性,克服一些困难,那么网络在引入一系列全新的链接数据后就会变得更加智能化。


最新评论

我也要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顶部的“╋”,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