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中国 - 开源社区

 找回密码
 骑士注册

QQ登录

微博登录


戴着面具的复仇者 —— 揭秘:激进黑客组织“匿名者”(上)

2014-9-30 08:48    评论: 6 分享: 5    

3

2010 年,Doyon 搬到了加利福尼亚州的圣克鲁斯,并加入了当地的“和平阵营”组织。利用从木材堆置场偷来的木头,他在山上盖起了一间简陋的小屋,“借用”附近住宅的 WiFi,使用太阳能电池板发电,并通过贩卖种植的大麻换取现金。

与此同时,“和平阵营”维权者们每天晚上开始在公共场所休息,以此抗议圣克鲁斯政府此前颁布的“流浪者管理法案”,他们认为这项法案严重侵犯了流浪者的生存权。Doyon 出席了“和平阵营”的会议,并在网上发起了抗议活动。他留着蓬乱的红色山羊胡,戴一顶米黄色软呢帽,类似军服的服装。因此维权者们送给了他“罪恶制裁克里斯”的称呼。

“和平阵营”的成员之一 Kelley Landaker 曾几次和 Doyong 讨论入侵事宜。Doyon 有时会吹嘘自己的技术是多么的厉害,但作为一名资深程序员的 Landaker 却不为所动。“他说得很棒,但却不是行动派,”Landaker 告诉我。不过在那种场合下,的确更需要一位富有激情的领导者,而不是埋头苦干的技术员。“他非常热情并且坦率,”另一位成员 Robert Norse 如是对我说。“他创造出了大量的能够吸引媒体眼球的话题。我从事这行已经二十年了,在这一点上他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要厉害。”

Doyon 在 PLF 的上司,Commander Adama 仍然住在剑桥,并且通过电子邮件和 Doyon 保持着联络,他下令让 Doyon 监视“匿名者”组织,以此获知其运作方式,并伺机为 PLF 招募新成员。因为癫痫基金会网站入侵事件的那段不愉快回忆,Doyon 拒绝了 Adama。Adama 给 Doyon 解释说,在“匿名者”组织里不怀好意的黑客只占极少数,与此相反,这个组织经常会有一些的轰动世界举动。Doyon 对这点表示怀疑。“4chan 怎么可能会有轰动世界的大举动?”他质问道。但出于对 PLF 的忠诚,他还是答应了 Adama 的请求。

Doyon 经常带着一台宏基笔记本电脑出入于圣克鲁斯的一家名为 Coffee Roasting Company 的咖啡厅。“匿名者”组织的 IRC 聊天室主频道无需密码就能进入。Doyon 使用 PLF 的昵称进行登录并加入了聊天室。一段时间后,他发现了组织内大量的专用匿名者行动聊天频道,这些频道的规模更小,更多专门的组内匿名者间对话相互重复。要想参与行动,你必须知道行动的专用聊天频道名称,并且聊天频道随时会因为陌生的闯入者而进行变更。这套交流系统并不具备较高的安全系数,但它的确很凑效。“这些专用行动聊天频道确保了行动机密的高度集中”麦吉尔大学的人类学家 Gabriella Coleman 告诉我。

有些匿名者提议了一项行动,名为“反击行动”。如同新闻记者 Parmy Olson 于 2012 年在书中写道的,“我们是匿名者,” 这项行动是以又一次支持文件共享的网站而创立,如同 Napster 的后继者海盗湾(Pirate Bay),但随后其目标却扩展到了政治领域。2010 年末,在美国国务院的要求下,包括万事达、Visa、PayPal 在内的几家公司终止了对维基解密的捐助,维基解密是一家公布了成百上千份外交文件的自发性组织。在一段在线视频中,“匿名者”组织扬言要进行报复,发誓会对那些阻碍维基解密发展的公司进行惩罚。Doyon 被这种抗议企业的精神所吸引,决定参加这次行动。

潘多拉的魔盒

在十二月初的“反击行动”中,“匿名者”组织指导那些新成员,或者说新兵,去看标题为“如何加入那个【哔~】的Hive”,参与者被要求“首先配置他们【哔~】的网络,这【哔~】的很重要。”同时他们被要求下载“低轨道离子炮”,一款易于使用的开源软件。Doyon 下载了软件并在聊天室内等待着下一步指示。当开始的指令发出后,数千名匿名者将同时发动进攻。Doyon 进入了目标网址——www.visa.com——同时,在软件的右上角有个按钮,上面写着“IMMA CHARGIN MAH LAZER.”(“反击行动”同时也发动了大量的复杂精密的入侵进攻。)几天后,“反击行动”攻陷了万事达、Visa、PayPal 公司的主页。在法院的控告单上,PayPal 称这次攻击给公司造成了 550 万美元的损失。

但对 Doyon 来说,这是切实的激进主义体现。在剑桥反对种族隔离的行动中,他不能即可见效;而现在,只需指尖轻轻一点,就可以在攻陷大公司网站的行动中做出自己的贡献。隔天,赫芬顿邮报上出现了“万事达沦陷”的醒目标题。一位得意洋洋的匿名者发推特道:“有些事情维基解密是无能为力的。但这些事情却可以由‘反击行动’来完成。”

 

via:  http://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14/09/08/masked-avengers 

作者:David Kushner

译者:SteveArcher

校对:Caroline

本文由 LCTT 原创翻译,Linux中国荣誉推出

123
查看其它分页: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我也要发表评论

IT教师 2014-9-30 10:03  新浪微博网友评论
//@2gua:我一直认为“黑客”一词是褒义的,这群人不该叫黑客,太过激进了。//@Linux中国: @爱开源魅影 @2gua @CSDN_CODE @cjacker @网路冷眼
2 回复
御风_凌 2014-9-30 10:03  新浪微博网友评论
叫“白客”吧,相对黑客而言做好事的。 //@Linux中国:其实他们本来应该叫“骇客”,只是大众媒体误读如斯。//@2gua: 我一直认为“黑客”一词是褒义的,这群人不该叫黑客,太过激进了。//@Linux中国: @爱开源魅影 @2gua @CSDN_CODE @cjacker @网路冷眼
回复
Linux中国 2014-9-30 10:03  新浪微博网友评论
其实他们本来应该叫“骇客”,只是大众媒体误读如斯。//@2gua: 我一直认为“黑客”一词是褒义的,这群人不该叫黑客,太过激进了。//@Linux中国: @爱开源魅影 @2gua @CSDN_CODE @cjacker @网路冷眼
回复
爱开源魅影 2014-9-30 10:03  新浪微博网友评论
大陆还缺乏这样一种组织
回复
2gua 2014-9-30 10:03  新浪微博网友评论
我一直认为“黑客”一词是褒义的,这群人不该叫黑客,太过激进了。//@Linux中国: @爱开源魅影 @2gua @CSDN_CODE @cjacker @网路冷眼
回复
Linux中国 2014-9-30 09:33  新浪微博网友评论
@爱开源魅影 @2gua @CSDN_CODE @cjacker @网路冷眼
回复

热点评论

IT教师 2014-9-30 10:03
//@2gua:我一直认为“黑客”一词是褒义的,这群人不该叫黑客,太过激进了。//@Linux中国: @爱开源魅影 @2gua @CSDN_CODE @cjacker @网路冷眼
2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