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中国 - 开源社区

 找回密码
 骑士注册

QQ登录

微博登录


戴着面具的复仇者 —— 揭秘:激进黑客组织“匿名者”(下)

2014-9-30 14:12       

11

2014 年 8 月 9 日,当地时间下午 5 时 09 分,来自密苏里州圣路易斯郊区德尔伍德的一位说唱歌手同时也是激进分子的 Kareem (Tef Poe) Jackson,在 Twitter 上谈起了邻近城镇的一系列令人担忧的举措。“基本可以断定弗格森已经实施了戒严,任何人都无法出入,”他在 Twitter 上写道。“国内外的朋友们请帮助我们!!!”五个小时前,弗格森,一位十八岁的手无寸铁的非裔美国人 Michael Brown,被一位白人警察射杀。射杀警察声称自己这么做的原因是 Brown 意图伸手抢夺自己的枪支。而事发当时和 Brown 在一起的朋友 Dorian Johnson 却说,Brown 唯一做得不对的地方在于他当时拒绝离开街道中间。

不到两小时,Jackson 就收到了一位名为 CommanderXanon 的 Twitter 用户的回复。“你完全可以相信我们,”回复信息里写道。“你是否可以给我们详细描述一下现场情况,那样会对我们很有帮助。”近几周的时间里,仍然呆在加拿大的 Doyon 复出了。六月,他在还有两个月满 50 岁的时候,成功戒烟(“#戒瘾成功 #电子香烟功不可没 #老了,”他在戒烟成功后在 Twitter 上写道)。七月,在加沙地带爆发武装对抗之后,Doyon 发表 Twiter 支持“匿名者”组织的“拯救加沙行动”,并发动了一系列针对以色列网站的 DDoS 攻击。Doyon 认为弗格森枪击事件更加令人关注。抛开他本人的个性,他有能力在事件发展到引人注目之前,就迅速注意该事件。

“正在网上搜索关于那名警察以及当地政府的信息,” Doyon 发 Twitter 道。不到十分钟,他就为此专门在 IRC 聊天室里创建了一个频道。“‘匿名者’组织‘弗格森’行动正式启动,”他又发了一条 Twitter。但只有两个人转推了此消息。

次日早晨,Doyon 发布了一条链接,链接指向的是一个初具雏形的网站,网站首页有一条致弗格森市民的信息——“你们并不孤单,我们将尽一切努力支持你们”——以及致当地警察的警告:“如果你们对弗格森的抗议者们滥用职权、骚扰,或者伤害了他们,我们绝对会让你们所有政府部门的网站瘫痪。这不是威胁,这是承诺。”同时 Doyon 呼吁有 130 万粉丝的“匿名者”组织的 Twitter 账号 YourAnonNews 给与支持。“请支持‘弗格森’行动”,他发送了消息。一分钟后,YourAnonNews 回复表示同意。当天,包含话题 #OpFerguson 的 Twitter 被转发了超过六千次。

这个事件迅速成为头条新闻,同时匿名者们在弗格森周围进行了大集会。与“阿拉伯之春行动”类似,“匿名者”组织向抗议者们发送了电子关怀包,包括抗暴指导(“把瓦斯弹捡起来回丢给警察”)与可打印的盖伊·福克斯面具。Jackson 和其他示威者在弗格森进行示威游行时,警察企图通过橡皮子弹和催泪瓦斯来驱散他们。“当时的情景真像是布鲁斯·威利斯的电影里的情节,” Jackson 后来告诉我。“不过巴拉克·奥巴马应该并不会支持‘匿名者’组织传授给我们的这些知识,”他说道。“知道有人在你的背后支持你,真是感觉欣慰。”

有个网址是 www.opferguson.com 的网站,后来发现不过是一个骗局——一个用来收集访问者 ip 地址的陷阱,随后这些地址会被移交给执法机构。有些人怀疑 Commander X 是政府的线人。在 IRC 聊天室 #OpFerguson 频道,一个名叫 Sherlock 写道,“现在频道里每个人说的已经让我害怕去点击任何陌生的链接了。除非是一个我非常熟悉的网址,否则我绝对不会去点击。”

弗格森的抗议者要求当局公布射杀 Brown 的警察的名字。几天后,匿名者们附和了抗议者们的请求。有人在 Twitter 上写道,“弗格森警察局最好公布肇事警察的名字,否则‘匿名者’组织将会替他们公布。”8 月 12 的新闻发布会上,圣路易斯警察局的局长 Jon Belmar 拒绝了这个请求。“我们不会这样做,除非他们被某个罪名所指控,”他说道。

作为报复,一名黑客使用名为 TheAnonMessage 的 Twitter 账户公布了一条链接,该链接指向一段来自警察的无线电设备所记录的音频文件,文件记录时间是 Brown 被枪杀的两小时左右。TheAnonMessage 同时也把矛头指向了 Belmar,在 Twitter 上公布了这位警察局长的家庭住址、电话号码以及他的家庭照片——一张是他的儿子在长椅上睡觉,另一张则是 Belmar 和他的妻子的合影。“不错的照片,Jon,” TheAnonMessage 在 Twitter 上写道。“你的妻子在她这个年龄算是一个美人了。你已经爱她爱得不耐烦了吗?”一个小时后,TheAnonMessage 又以 Belmar 的女儿为把柄进行了恐吓。

Richard Stallman,来自 MIT 的初代黑客,告诉我虽然他在很多地方赞同“匿名者”组织的行为,但他认为这些泄露私人信息的攻击行为是要受到谴责的。即使是组织内部,TheAnonMessage 的行为也受到了谴责。“为何要泄露无辜的人的信息到网上?”一位匿名者通过 IRC 发问,并且表示威胁 Belmar 的家人实在是“相当愚蠢的行为”。但是 TheAnonMessage 和其他的一些匿名者仍然进行着不断搜寻,并企图在将来再次进行泄露信息的攻击。在互联网上可以得到所有弗格森警察局警员的名字,匿名者们不断地搜索着信息,企图找出具体是哪一个警察找出杀害了 Brown。

1999 年 4 月 12 日 “我应该把镜头对向谁?”

8 月 14 日清晨,几位匿名者基于 Facebook 上的照片还有其他的证据,确定了射杀 Brown 的凶手是一位名叫 Bryan Willman 的 32 岁男子。根据一份 IRC 聊天记录,一位匿名者贴出了 Willman 的肿胀面孔的照片;另一位匿名者提醒道,“凶手声称自己的脸没有被任何人看到。”另一位昵称为 Anonymous|11057 的匿名者承认他对 Willman 的怀疑确实是“跳跃性的可能错误的逻辑过程推导出来的。”不过他还是写道,“我只是无法动摇自己的想法。虽然我没有任何证据,但我非常非常地确信就是他。”

TheAnonMessage 看起来被这次对话逗乐了,写道,“#愿逝者安息,凶手是 BryanWillman。”另一位匿名者发出了强烈警告。“请务必确认,” Anonymous|2252 写道。“这不仅仅关乎到一个人的性命,我们可以不负责任地向公众公布我们的结果,但却很可能有无辜的人会因此受到不应受到的对待。”

争论超过了一个小时。一些匿名者指出没有证据表明 Willman 曾经在弗格森警察局任过职。

Anonymous|3549:@gs 我们依旧没有证据能够证明 Bryan 曾在警局呆过
Intangir:现在的形势已经够紧张的了,一旦我们把这个消息公布出去,可能就会有人因此去杀了他
Anonymous|11057:唯一的证明方法是犯罪现场目击者报告。否则我们的结果只是一个谣言
Anonymous|11057:最快的排除嫌疑的方法是称他为嫌疑犯...我们都害怕犯下不公正的错误,但这种方法恰好可以避免这些...

大部分匿名者都反对在网上泄露他人信息。但是早晨七点左右匿名者们进行了一次投票。聊天记录显示,当时聊天室里有 80 人左右,只有不到十人参与了投票表决。因此他们决定在互联网上公布 Willman 的私人信息。

Anonymous|2252:还在 Twitter 上公布?
anondepp:lol
Anonymous|2252:用 @theanonmessage 公布?
TheAnonMessage:当然
TheAnonMessage:去发吧
anondepp:搞定了
Anonymous|2252:我去
TheAnonMessage:上帝保佑...
Anonymous|3549:...请拯救我们的灵魂
anondepp:lol

早晨 9 时 45 分,圣路易斯警察局对 TheAnonMessage 进行了答复。“Bryan Willman 从来没有在 警察局或者圣路易斯警察局任过职,” 他们在 Twitter 上写道。“请不要再公布这位无辜市民的信息了。”(随后 FBI 对弗格森警察的电脑遭黑客入侵的事情展开了调查。)Twitter 管理员迅速封禁了 TheAnonMessage 的账户,但 Willman 的名字和家庭住址仍然被广泛传开。

实际上,Willman 是弗格森西郊圣安区的警察外勤负责人。当圣路易斯警察局的情报处打电话告诉 Willman,他已经被“确认”为凶手时,他告诉我,“我以为不过是个奇怪的笑话。”几小时后,他的社交账号上就收到了成百上千条死亡恐吓。他在警察的保护下,独自一人在家里呆了将近一个星期。“我只希望这一切都尽快过去,”他告诉我他的感受。他认为“匿名者”组织已经不可挽回地损害了他的名誉。“我不知道他们怎么会以为自己可以被再次信任的,”他说。

“我们并不完美,” OpFerguson 在 Twitter 上说道。“‘匿名者’组织确实犯错了,过去的几天我们制造一些混乱。为此,我们道歉。”尽管 Doyon 并不应该为这次错误的信息泄露攻击负责,但其他的匿名者却因为他发起了一次无法控制的行动,而归咎他。YourAnonNews 在 Pastebin 上发表了一则消息,上面写道,“你们也许注意到了组织不同的 Twitter 账户发表的话题 #Ferguson 和 #OpFerguson,这两个话题下的 Twitter 与信息是相互矛盾的。为什么会在这些关键话题上出现分歧,部分原因是因为 CommanderX 是一个‘想让自己出名的疯子/想让公众认识自己的疯子’——这种人喜欢,或者至少不回避媒体的宣传——并且显而易见的,组织内大部分成员并不喜欢这样。”

在个人 Twitter 上,Doyon 否认了所有关于“弗格森行动”的职责,他写道,“我讨厌这样。我不希望这样的情况发生,我也不希望和我认为是朋友的人战斗。”沉寂了几天后,他又再度获吹响了战斗的号角。他最近在 Twitter 上写道,“你们称他们是暴民,我们却称他们是压迫下的反抗之声”以及“解放西藏”。

Doyon 仍然处于藏匿状态。甚至连他的律师 Jay Leiderman 也不知道他在哪里。Leiderman 表示,除了在圣克鲁斯受到的指控,Doyon 很有可能因为攻击了 PayPal 和奥兰多而面临新的指控。一旦他被捕,所有的刑期加起来,他的余生就要在监狱里度过了。借鉴 Edward Snowden 的先例,他希望申请去俄罗斯避难。我们谈话时,他用一支点燃的香烟在他的公寓里比划着。“这里比【哔~】的牢房强多了吧?我绝对不会出去,”他愤愤道。“我不会再联系我的家人了....这是相当高的代价,但我必须这么做,我会尽我的努力让所有人活得自由、明白。”

 

via:  http://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14/09/08/masked-avengers 

作者:David Kushner

译者:SteveArcher

校对:Caroline

1234
查看其它分页: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我也要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