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站外平台:

数字时代的罗宾汉,理想主义者亚伦·斯沃茨

| 2015-01-11 18:40   评论: 18 收藏: 1 分享: 35    

纪念

谁应该为斯沃茨的死负责?他身边的人们对此有一致的看法。“是政府和MIT杀害了我的儿子。”罗伯特·斯沃茨在亚伦的葬礼上说。劳伦斯·莱斯格认为,正是一种“在文明社会里理应被公认为是‘恃强凌弱’的行为”,将他“逼上了绝路”。

如何纪念并发扬斯沃茨的“遗产”?各种追悼活动以及致敬网站成了人们发表意见的平台。 “匿名者”(Anonymous)组织于 1 月 13 日晚上入侵了 MIT 的计算机网络,他们采用“阻断服务攻击”使校园网瘫痪,并张贴了一个名为“我们的愿望”的清单。这些愿望包括:“改革计算机犯罪法”,“改革版权及知识产权法”和“一个不可动摇的新承诺:为所有人提供一个自由和不受审查制度限制的互联网,让人人都享有平等的接入权和公民权”。

在他死后不久,斯沃茨的朋友们创办了一个纪念网站,任何人都可以发表评论,思索他的生活和工作。来自陌生人的评论远远超过了认识他的人。这些遍布世界各地的陌生人们与斯沃茨素不相识,有些人甚至在他离开人世前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他。

住在马萨诸塞州的时候,斯沃茨会去参加 MIT 的 Mystery Hunt——一年一度的周末解谜马拉松比赛。斯沃茨去世后的第七天,正好是 2013 年 Mystery Hunt 的开赛日,他曾经的主队主办了一个联谊会来纪念他。他们将一面大旗平铺在桌上,亚伦的朋友和崇拜者们纷纷在上面留言:包括一些有趣的回忆和悼念词等等。在临近结束的时候,一个穿着普通运动衫的瘦高男孩走到了桌旁,他看起来太年轻了,似乎不该出现在这里。只见他拔掉马克笔的笔帽,写下了几个简单的字:“我们会继续。”

2014 年 6 月,纪录片《互联网之子》上映

为了向亚伦·斯沃茨致敬,导演布莱恩·耐本伯格将电影《互联网之子》(The Internet's Own Boy:The Story of Aaron Swartz)公开发布在了互联网上。

后记

本篇根据《亚伦·斯沃茨:理想主义者》中的片段整理而成,关于斯沃茨,这篇长文可称得上详尽有态度。文章作者贾斯汀·彼得斯(Justin Peters)是Slate科技记者,目前正在撰写一部关于亚伦·斯沃茨、版权和自由文化的书。如果你打算通过一篇文章了解斯沃茨,毫无疑问,就该选这篇。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顶部的“╋”,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