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中国 - 开源社区

 找回密码
 骑士注册

QQ登录

微博登录


Linux 基金会引发巨大争议,它到底是企业的还是草根的?

2016-1-28 08:39    评论: 4    

开源界爆发了一场“Linux基金会到底是姓‘企业’还是姓‘草根’?”的争论。

Linux 圈一直以来争议不断,无论 Sarah Sharp 愤而离开了 Linux 内核邮件列表(LKML),还是 Matthew Garrett 去单干了,往往连这些顶级开发者都深陷争议之中。甚至连 Linus Torvalds 也是以口无遮拦著称,对看不上的代码就破口大骂

Linux 基金会

而最近成为争议焦点的 Linux 基金会 The Linux Foundation不但是一个支持 Linux 的非盈利组织,而且也支持了越来越多的开源项目,比如 SDN 方面的 OpenDaylight、容器方面的 Open Container Initiative 开放容器计划,以及 R 语言方面的 R Consortium R 语言联盟等。

CoreOS 的安全开发人员 Garrett 最近披露,Linux 基金会悄悄修改了其法律条款不再允许基金会的个人会员选举董事成员。Garrett 写到,“Linux 基金会的董事主要是由其企业会员选出的:10个来自白金会员(年费50万美金),3个来自金牌会员(年费10万美金),1个来自银牌会员(根据公司规模不同,年费在5千到2万美金)。直到最近,个人会员(年费99美元)还能够选举两位董事成员,以在董事会层面代表社区的意见。”

为什么 Linux 基金会要这样做?Garrett 猜测是因为 Karen Sandler,她是软件自由保护协会Software Freedom Conservancy (SFC)的执行董事,该组织致力于非常重要的 GPL 开源许可证的执法工作,她正在谋求竞选 Linux 基金会的董事。Garrett 说,“Linux 基金会的‘个人会员Individual membership’被悄然改为‘个人支持者Individual supporter’,而之前承诺的可以参选和选举董事的权利被删除了(可以比较新版本旧版本)。”

Garrett 指出,“(Linux 基金会)一直以来就对 GPL 执法并不热心,而 SFC 正在资助一起针对其董事会成员(VMware)违反了 GPL 的诉讼。时间上也许是巧合,但是看起来像是 Linux 基金会为了避免在董事会内出现关于 GPL 方面的执法提案而扔掉了其代表了社区的伪装。”

由于 Linux 基金会主席 Jim Zemlin 前几天在中国开会,访问互联网和收发电子邮件受限,所以对这两天社区里面发生的争论没有及时回复。

Zemlin 对此反驳道:“Linux 基金会的董事会结构没有改变过。个人仍然可以成为董事,来自企业和个人的董事比例也没有变化。我们做这件事之前经过了长期讨论,这十年来的首次改变可以为个人支持者带来更多的价值。而招募来自社区的董事的流程会变得和业界其它的顶尖组织一样。”

Zemlin 继续说道:“董事会投票继续留任 Larry Augustin [SugarCRM 的 CEO] 和 Bdale Garbee [惠普企业 的 CTO 办公室研究员] 作为个人非执行董事At-Large Director ,以表彰他们对社区的长期服务及对 Linux 基金会的个人参与。内核开发者们也会继续任命一位董事,我们欢迎并认可 Grant Likely 继续以这种身份参与进来。随着时间的推移,Linux 基金会董事会也许会从日益增长的社区增加更多的个人董事。”

他补充道:“我们知道社区政策很重要,而且当发生改变时会有不同的观点碰撞。这是正常的、健康的。但是经常在开发者社区中爆发的‘口水战’则是不健康的。不幸的是,现在发生的事情就是这样,对 Linux 基金会的这个政策改变的争论现在变成了个人的、不合适的攻击,尤其是针对我们社区中的某些成员,特别是 Karen Sandler 的攻击。”

“Karen,” Zemlin 继续说,“在她的职业生涯中致力于推动和捍卫自由软件。因为这些线上的讨论和攻击关系到了 Linux 基金会,我觉得有必要毫不含糊的指出,Linux 基金会对此绝不容忍,并随时会针对这种放任自流的网上行为作出斗争!”

我完全赞同 Zemlin 的这番反对的立场,但是我觉得 Garrett 和 Zemlin 说的不是一个事情,眼前的问题是:“Sandler 是否仍然可以竞选董事?”,我问过 Linux 基金会,但是没有得到答案。

在我看来,这场争论背后的真正的问题是,是谁在控制 Linux 基金会?是用户还是公司?

Garrett 认为 Linux 基金会正在远离社区而投入企业的怀抱。Zemlin 并没有特别谈到这个问题,但是令人注意的是,他说“招募来自社区的董事的流程会变得和业界其它的顶尖组织一样。”

此外,正如 Garrett 指出的,个人不再有“竞选和投票支持 Linux 基金会董事会席位的能力,从而影响基金会的发展方向。”

就个人而言,我认为这是 Linux 基金会进一步走向了被企业控制。不过,正如俗话说的,谁请客谁买单,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开源用户喜欢“社区”这个概念,然而这十来年,“社区”已经变成了企业高管和公司雇员了。只有最理想化的开源开发者和领导者,(令人感到讽刺的是,)以及开源最热切的敌人们仍然认为 Linux 和开源项目是由个人所创建和控制的。

此外,Linux 基金会的绝大多数董事会成员都是由公司选择的。不过,对于 Linux 基金会的这个决定我看的不顺眼。Linux 始于个人项目,其迅猛发展得益于大量程序员的支持,总应该在 Linux 基金会里面有一个为个人而不是为公司说话的地方。

我希望 Sandler,这位强力、才华横溢的开源领袖,不仅能被允许参与竞选,而且能赢得董事会席位。我也希望 Linux 基金会恢复个人参选和投票董事的权利。这要求并不多,这将恢复人们对 Linux 基金会的信心,让我们觉得它并不仅仅只有大公司的位置,也有小小的个人的位置。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我也要发表评论

来自天津的 Opera 34.0|Windows 7 用户 2016-1-28 12:17
早期的开源是一种精神,现在重要的开源主要是商业公司混不下去了,无法占稳市场,索性开源,即使如何,如果后面没有商业支持,后续的支持也是一落千丈,有人总号称开源有源码后,无支持后顾之忧,素不知,没有实力的支持是空谈
1 回复
文剑一飞 [Chrome 48.0|Windows 7] 2016-1-28 10:41
话语权争夺战中,最先被流放的显然是个人
1 回复
来自四川成都的 Chrome 48.0|GNU/Linux 用户 2016-1-28 09:54
1
flashbang [Chrome 48.0|GNU/Linux] 发表于 2016-1-28 09:25 的评论:
没有企业支持,纯草根项目很难一直支撑下去,毕竟键盘党的叫嚣没什么用。
同意,靠 RMS 那样的理念太虚幻。
回复
flashbang [Chrome 48.0|GNU/Linux] 2016-1-28 09:25
没有企业支持,纯草根项目很难一直支撑下去,毕竟键盘党的叫嚣没什么用。
2 回复

热点评论

flashbang [Chrome 48.0|GNU/Linux] 2016-1-28 09:25
没有企业支持,纯草根项目很难一直支撑下去,毕竟键盘党的叫嚣没什么用。
2
文剑一飞 [Chrome 48.0|Windows 7] 2016-1-28 10:41
话语权争夺战中,最先被流放的显然是个人
1
来自天津的 Opera 34.0|Windows 7 用户 2016-1-28 12:17
早期的开源是一种精神,现在重要的开源主要是商业公司混不下去了,无法占稳市场,索性开源,即使如何,如果后面没有商业支持,后续的支持也是一落千丈,有人总号称开源有源码后,无支持后顾之忧,素不知,没有实力的支持是空谈
1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