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站外平台:

《代码英雄》第一季(3):敏捷革命

作者: Redhat 译者:

| 2019-10-21 07:30      

代码英雄Command Line Heroes是世界领先的企业开源软件解决方案供应商红帽Red Hat精心制作的音频播客,讲述开发人员、程序员、黑客、极客和开源反叛者如何彻底改变技术前景的真实史诗。该音频博客邀请到了谷歌、NASA 等重量级企业的众多技术大牛共同讲述开源、操作系统、容器、DevOps、混合云等发展过程中的动人故事。点击链接 https://www.redhat.com/en/command-line-heroes 查看更多信息。

本文是《代码英雄》系列播客第一季(3):敏捷革命音频脚本。

Saron Yitbarek: 有些故事的走向和结局会重新定义一个行业。在这些故事中也传唱着,我们来自哪里,我们是谁,我们正在做什么。上一集中,我们追溯了 Linux® 开源技术的崛起。但这一集我要讲的,是紧接着发生的故事。操作系统之战结束后,开发人员相继奔赴前线,到火力更为集中的战场。

在那个新的战场,意味着开发者们将要重塑自己的工作。[00:00:30] 本集播客,我们将深入了解因为关注开发人员而产生的一种全新的软件开发方法论。这种新颖的工作流程产生了哪些意想不到的影响,远超我们屏幕上的代码所能控制的范围。

我是 Saron Yitbarek,欢迎收听红帽的原创播客《代码英雄 第三集 敏捷革命》。今天的故事始于 2001 年 2 月,发生在美国犹他州的滑雪小屋里。

Dave Thomas: [00:01:00] 我们面前有个小屋,眼前是松树梁和壁炉,还有进入屋子的小门。我们是前一天晚上才到达这里的,然后基本上只是围坐在一起,谈了谈我们准备探讨的内容。紧接着第二天,我们都如期而至,来到了预定的会议室。先把桌子移到边上去。然后将椅子摆放成一圈,确切地说是一个椭圆,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面对面交流,一定程度上也让人感觉到可以敞开心扉,畅所欲言 。

Saron Yitbarek: [00:01:30] 刚才提到的这群人都是开源开发人员,所以保持开放是他们的特点。那是 Dave Thomas 和其他的 16 个人,在那个冬天集聚在雪鸟Snowbird滑雪场。但是他们的目的并不是滑雪,而是探讨在 90 年代开发者的世界所面临的问题。在这里我用“探讨”,但实际上用“辩论”更准确。他们最初在名为面向对象编程、语言及系统Object-Oriented Programming, Languages and Systems(OOPSLA)的会议上认识的,这个会议主要议题是面向对象程序设计、编程、语言和系统。[00:02:00] 实际上正是那次会议,让他们意识到当前的软件开发很混乱。只是没有就应该怎么应对达成一致。

所以此次雪鸟山上的会议,是试图寻找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那么究竟是什么问题?于是我询问 Dave,开发人员之前的方式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

Dave Thomas: 所以,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装饰过房间。

Saron Yitbarek: 我有。

Dave Thomas: ……或者……好吧。如果我先告诉你,“我想让你坐下来,然后给你一张白纸。接着我希望你能描绘下来这个房间完成后大概的样子。”[00:02:30] 可以想象吗?

Saron Yitbarek: 嗯嗯(肯定的语气)。

Dave Thomas: 你能做到吗?

Saron Yitbarek: 实际上,我的办公室就是这么布置出来的。首先,我画了一个简单的草图,然后加上一些渲染,最后把所有架子摆放在我觉得合适的位置。这种方式没有真正起到作用,我的计划也没有实现。

Dave Thomas: 但是,即使你那样去做了,你做了什么?先把架子放起来,然后说,“哦......这样放不行,因为会挡道。”所以,你又紧接着把架子移到其它地方,或者你会说,“你知道吗,我真的不能把地毯放在那里,因为我的椅子脚会陷进去。”状况频发。

[00:03:00] 遇到未知的情况,你总需要一种“迭代”的方式去应对。人类的大脑无法准确地对现实世界进行建模,从而提前预知真正起作用的是什么因素。所以,软件开发也是一样的。不会预先就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对吗?

Saron Yitbarek: 嗯嗯(肯定的语气)。

Dave Thomas: 我经历过太多这样的情况,当我从客户那里拿到了一个要求细则,然后我已经很好地按照要求完成了每一条细则上的要求。[00:03:30] 结局却总是不欢而散 ,“这不是我们想要的。” 算了吧,“但我想说的是,这就是你要求的啊。”他们说,“是的,但这不是我的意思。”你懂吗?

Saron Yitbarek: 嗯嗯(肯定的语气)。

Dave Thomas: 所以说,这整个流程就好像是你可以详细说明每一步,然后通过非常机械的步骤,然后终于完成了。

Saron Yitbarek: 是啊。

Dave Thomas: 但是在软件行业可行不通。这种方式不适用于有任何模棱两可的情况。也不适用于需要有判断的情况。[00:04:00] 就像任何艺术尝试一样,这种方式就是行不通。总是缺失了关键的一步:反馈。

Saron Yitbarek: 也许你已经听说过 90 年代的软件危机。当时的软件开发一团糟。相比于开发软件的费用,公司在修复软件上的钱花的多得多。与此同时,对于你我这样的开发人员来说,进退不得。有时候,我们每隔好几年时间才能推出新的软件。

[00:04:30] 我们疲于应付这些缓慢、陈旧、瀑布式开发的工作流程。从 A 到 B 到 C,完全都是提前确定好的。因此,那时的时间都消耗在寻找新的流程,寻找更好的软件开发方式上了。事实上,每个月似乎都有新入行的开发者对如何改善软件开发的过程提出宏伟的设想。

其中就有极限编程、有 Kanban、还有统一软件开发过程等,不胜枚举。[00:05:00] 在这些方法论的激烈竞争中,也催生出了新的视野和改进方法。那就是 Dave Thomas 和他在雪鸟滑雪场的朋友们迫不及待开始探讨的领域。

值得让这群人齐声欢呼喝彩的就是《敏捷软件开发宣言manifesto for agile software development》。当时的开发速度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保持增长 —— 而开源使开发人员变得更强大。另一方面,开发人员也需要一种新的敏捷的开发模式。

顺便提一下,那些在雪鸟滑雪场会面的人,在经过一番你来我往的争论后,才落实到这个词。[00:05:30] 敏捷Agile。这个词非常切题。这种方式就好像你在国家地理中看到的,类似描述大型猫科动物的方式。一个与瀑布式开发预设路径正好相反的词。随着新的信息层出不穷,这个词让那些愿意改变航向的人看到了一线曙光。请注意这可不是一个名词而是一个形容词。

敏捷将会是一种习惯,而不是一种具体的说辞。那么,那些采用敏捷的开发者提供了什么呢?[00:06:00] 他们的总体解决方案是什么?现在很多人都以为敏捷是一个复杂的集合,不同的角色亦或是系统。 会有一个项目经理scrum master,一个项目 scrum团队,一个产品负责人。同时他们都要进行一到两周的冲刺工作。

与此同时,工作都堆积在”冰盒“和”沙盒”中。好吧,听起来感觉流程很多。但一开始的时候是没有这些流程的。[00:06:30] 撰写该敏捷宣言的人目标是简单和清晰的。实际上,他的愿景是如此简单,以至于它具有定义从那时起几乎每个开发人员命运之路的能力。

Dave Thomas: 我们已经提到了表达价值观的方式,我们更喜欢某种方式,而不是另一种方式。事实上,在午餐这段时间,我们就写下了几乎所有的价值观,现在都是敏捷宣言的一部分。

Saron Yitbarek: 这是可以管理开发的四个奇思妙想。如果你尚且还不熟悉那些敏捷的诫命,他们会这样解释:

[00:07:00] 个体和互动胜过流程和工具;可工作的软件胜过文档;客户协作胜过合同谈判;响应变化胜过遵循计划

Saron Yitbarek: 我记得第一次看到这个宣言时的情形。我刚开始学习编程,老实说,当时我并没有觉得这个想法有多棒。[00:07:30] 一直到我了解到那些使敏捷行得通的工具和平台。对我来说,这只是一些模糊的概念。但是,对于长期以来一直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的开发人员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行动方案。 

该宣言是一盏灯,可以激发更多奇思妙想的道路。这四点宣言和一些支持材料都发布在 Agilemanifesto.org 网站上,并且呼吁其他开发者签名以表示支持。

Dave Thomas: [00:08:00] 很快获得了 1000 个签名,接着 10,000 个,然后签名数一直在增长,我想我们都惊呆了。这基本上变成了一场革新运动。 

Saron Yitbarek: 他们从来没有计划过把这份敏捷宣言带出滑雪小屋。这只是一群热衷于软件开发的人,并且对帮助他人更好地发展充满热情。但很明显,“敏捷” 本身像长了腿一样。红帽公司首席开发倡导者 Burr Sutter 谈到了“敏捷”对于还困在“瀑布”中的开发人员来说是一种解脱。

Burr Sutter: [00:08:30] 因此,敏捷的概念从根本上引起了人们的共鸣,基本上是在说:“看,我们专注于人员而不是流程。我们专注于交互和协作而不是工具和文档。我们认为工作软件高于一切,我们宁愿人们通过小批量的工作,实现高度互动、快速迭代。”

Saron Yitbarek: [00:09:00] 而对于一些人来说,这个开发者的革新走得太远。敏捷甚至被视为是给那些不负责任的黑客心态的合理说辞。早期反对敏捷最重要的声音之一是 Steve Rakitin。他是一名软件工程师,拥有超过 40 年的行业经验。

当他大学毕业时,Rakitin 就开始建造第一个核电站数字控制系统。几十年来,他一直致力于研发电力软件和医疗设备软件。这些都是对安全很注重的软件。[00:09:30] 没错。你可以预料到,他可不会对这种手忙脚乱的开发方式感兴趣。

因此,在方法论战争的尾声,敏捷横空出世,Rakitin 对此翻了个白眼。

Steve Rakitin: 就像是,“好吧,我们换种方式说,如同一群人围坐着喝着啤酒,就想出了开发软件的其他办法。”顺便提一下,其中许多已经得到进一步发展,并应用于早期的开发方法里了。

Saron Yitbarek: [00:10:00] 他这么想其实也没有什么错。实际上你可以在”雪鸟峰会” 前几十年就追溯到敏捷哲学。例如,像 Kanban 这样的精益工作方法可以追溯到 20 世纪 40 年代,当时丰田受到超市货架存货技术的启发发展而来的。

他们的精益制造理念最终被用于软件开发。Rakitin 有另外一个担忧。

Steve Rakitin: [00:10:30] 这篇宣言发表时我非常怀疑,因为它基本上是为了让软件工程师花更多的时间编写代码,花更少的时间搞清楚需要做什么,同时记录文档的时间少了很多。

Saron Yitbarek: 对于 Rakitin 来说,这不仅仅是提出新的工作流程创意。这也关乎到他正直的职业观念。

Steve Rakitin: [00:11:00] 长期以来,相比于电气工程和所有其他工程学科,软件工程并未被视为正规的工程学科。在我看来,部分原因是因为普遍缺乏软件工程师认可的公认实践。当我们经历了 90 年代的十年,并且我们逐渐开始明晰其中的一些流程时,[00:11:30] 似乎其中一些事实上已占据上风,而且其中许多都很有意义。

然后随着敏捷宣言的出现。如果软件工程将成为正规的工程学科,那么你就需要流程化的东西。 其他所有工程学科都有流程,为什么软件工程就没有?

Saron Yitbarek: [00:12:00] 我是 Saron Yitbarek,你正在收听的是红帽的原创播客代码英雄。那么,如果我们把在核电站工作的人士的观点放在一边,转而关注更广阔的企业界,我们发现敏捷已经逐渐广受认可。但不是自然而然,没有丝毫企业阻力就发生了。

Darrell Rigby: 我想我们在敏捷采用中看到的最大阻力来自中高级管理层。

Saron Yitbarek: [00:12:30] 这位是 Bain&Company 的合伙人 Darrell Rigby。他们一直尝试在软件开发公司中推行敏捷开发。不仅如此,还包括产品开发、新闻服务开发、广告计划和忠诚度计划等。不管他们去哪里推行,管理者都有可能会有点紧张。

Darrell Rigby: 敏捷改变了他们认为自己如何增加价值的观念,因为他们正在逐步退出细节上的管理或干预,并给这些团队赋予权力,加以指导。

Saron Yitbarek: [00:13:00] 现在,敏捷并不能保证阻止中间轻微的干预。我承认,我第一次看到一个敏捷管理委员会时,我认为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待办事项清单。有点压迫感。但后来直到我开始真正使用敏捷产品管理工具。我完全变成了粉丝。我是一个编码培训营的新人,我试图弄清楚如何确定功能的优先级并做出产品决策。

那些看起来很可怕的工具让我有了所有这些想法,然后给它们命名、顺序和结构。从而可以帮助我更好地管理我的项目。[00:13:30] 所以,我确实同意 Rigby 的观点。有些人可能会看到这些工具的效果,并认为,如果敏捷赋予开发人员权力,那么就会剥夺经理们的管理权。

但是,它的价值比任何一个职位都要大。敏捷的发展势如破竹。更重要的是,敏捷正在证明自己。

Darrell Rigby: [00:14:00] 目前,成千上万的团队已经采用敏捷。因此,我们有很多关于敏捷可以使用的数据。答案是,无论何时你开始考虑创新,相比你现在使用的创新方式,敏捷团队能做得更好。

有许多更大的、知名的公司都在变革自身。亚马逊是敏捷方法的重要用户。[00:14:30] 奈飞、Facebook 和 Salesforce ——他们都是敏捷的重度用户,实际上敏捷方法不仅重新定义了工作方式,更是重新定义了行业的运作方式。

Saron Yitbarek: 当 Rigby 第一次听说敏捷时,他认为这是一种奇怪的语言。他当时正在与许多大型零售商的 IT 部门合作。无意间听到他们谈论 “time boxes”、“sprint” 和 “scrum master” 。起初,他并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他告诉我他实际上是试图忽略任何有关敏捷的字眼,就像这是他不需要学习的另一种语言。毕竟,他本人不是开发人员。

[00:15:00] 但是如今,他却成为了敏捷信徒,把敏捷带到他的家里,带入他的教堂。

Darrell Rigby: 我不一定每天早上都和家人坐在一起,和他们一起参加敏捷会议。但是,我已经非常擅长优先考虑我要做的事情。

Saron Yitbarek: [00:15:30] 十多年来,敏捷已经从边缘走向主流。但是,企业同化还是有代价的。在某些情况下,这种同化甚至会使敏捷宣言的最初意图变得模糊。Dave Thomas 让我想起了这一点。 他说,当他和其他 16 位雪鸟会议上的伙伴第一次写下宣言时,根本没有真正的处方。

因此,即使宣言中没有告诉你如何应用价值观,[00:16:00] 我猜想你已经对大概会发生什么,还有人们会怎么做有一些大概的思路了。

Dave Thomas: 老实说啊,我还真没有。

Saron Yitbarek: 听到这里,你可能会感到惊讶。因为敏捷现在看起来很有说服力。有书籍、认证、工具、课程和产品的整个市场,向你展示如何“实现敏捷”。

Dave Thomas 表示,尽管有成千上万的手册和专业人士想要向你展示一种真正的方式,他们却错过了重点。

Dave Thomas: 实际上它是一组价值观。

Saron Yitbarek: [00:16:30] 嗯嗯(肯定的语气)。

Dave Thomas: 我想这就像黄金法则。你知道,如果你要做一些邪恶和恶毒的事情,你会想,“好吧,如果有人这样做,我又怎么会喜欢。”你知道吗?黄金法则仍然适用。

好吧,敏捷宣言也是如此。它并没有告诉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它只是告诉你如何评估你做的是否与这种做事方式一致。

Saron Yitbarek: [00:17:00] 是的。我想只要回到敏捷软件开发宣言的名称、真正脱颖而出并且经久不衰的一个词,也是人们真正关注的就是“敏捷”。那么现在使用“敏捷”这个词又出了什么问题呢?

Dave Thomas: [00:17:30] “敏捷”这个词的问题在于,在我们提出的标题中,它是描述软件开发的形容词。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是人们说:“我该怎么着手敏捷呢?”

突然之间,好像就“木工活”而言,涌出了一大批咨询顾问,他们看到了极限编程Extreme Programming(XP)的成功,看到了宣言的成功,说:“嘿,那里有座金山。” 然后就开始告诉人们如何“做敏捷”。[00:18:00] 这是一个问题,因为你不能“做”敏捷。敏捷不是你要“做”的事情,而是你如何做事情的方式。

然而,有些公司会乐意在盒子里卖给你敏捷的东西。我觉得这很讽刺。这里的咨询就好像是进入一家财富 1000 强企业,然后帮助他们设定“敏捷”。然后带走了 500 万美元。你懂吗? 太棒了,钱真好赚。

[00:18:30] 但是,现实情况是,这就像告诉要老虎敏捷一样,说:“先走七步,然后左脚迈出来,然后再走两步,然后迈出右脚。”嗯,实际上只有瞪羚做同样的事情才会有用的。你猜怎么着?没有人告诉瞪羚这样敏捷。瞪羚基本都会跑到地平线的尽头上大笑起来,因为老虎在“邯郸学步”。

[00:19:00] 当你告诉团队如何敏捷时,会发生同样的事情。如果你对他们说,“这是你必须遵循的规则,这是你必须遵循的过程”,然后他们拥有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责任,因为他们已被设定好该执行的程序。管理层将根据他们遵循这些原则或那些程序的程度来判断表现。不是他们开发软件的水平如何。

Saron Yitbarek: [00:19:30] 所以,回顾一下,宣言之前的开发者的角色,与之后开发者的角色,是如何改变或扩展的呢?

Dave Thomas: 值得肯定的是,我认为那里的大多数程序员都能理解到关键点。我觉得敏捷宣言已经授权许多开发人员开始遵循这样的做法,这些方法在某种程度上是他们知道并且应该做的,但他们从来没有真正有权利这样做。[00:20:00] 像测试这样的事情,例如收集反馈,诸如缩短迭代周期之类的事情。因此,在许多方面,工作变得更有趣,更充实。

同时我认为,程序员也可能会感到有点害怕,因为现在他们有了责任。过去,他们只是遵循命令。为什么这个程序不起作用? 好吧,我遵循了规范。而如今,你肩负着责任。

[00:20:30] 所以,我觉得工作因敏捷宣言而有所成长。我认为人们开始意识到他们对自己所开发东西负有点对点的责任。

Saron Yitbarek: 敏捷取得了如此广泛得成功,改变了工作流程和态度,远远超出了开发者世界的范畴——当然也超越了雪鸟会议召开的小木屋。 我们不禁要问,[00:21:00] “相比于 2001 年撰写宣言时,今天成为敏捷开发人员意味着什么?”

最初的敏捷精神是否仍然存在?如果确实发生了变化,这是一件坏事吗?对于谷歌的多元化业务合作伙伴 Ruha Devanesan 来说,敏捷的思维方式可能已经发展到现在正在影响公平性和工作场所基本的平等。

Ruha Devanesan: [00:21:30] 使团队具有包容性的部分原因是能够评估和反思如何在一个非常基础的层面上一起工作。大多数团队,当他们一起工作时,没有足够的空间这么做。没有足够的空间停下来思考他们的团队动力,这就关乎到每个人是否在能桌上发表意见,关于是否有人在推动其他人,或者是否有人在整个时间都保持沉默。如果他们保持沉默,为什么他们保持沉默?

因此,在考虑包容性时,[00:22:00] 我认为敏捷团队使用的一些工具在为团队提供结构或更具包容性的框架方面非常有用。所以多样性不仅在性别、种族方面,而且在功能多样性方面。功能多样性为团队带来了复杂性。

Saron Yitbarek: 但是,要让我们在这里就做出区分。Ruha 并不是说敏捷就等于多样性。 她的意思是,“敏捷加多样性等于更好的团队。”[00:22:30] Ruha 的想法在她写的一篇名为《论通过敏捷方法解锁多样性》的文章中得到了体现。我们将在演示笔记中添加一个链接,这可是值得一读的。

在这篇文章中,她会引导你去了解多元化不仅仅是人力资源部门一直在谈论的模糊概念。这实际上是一个强大的商业案例。通过利用敏捷工具有意创建一个包容性的工作场所,可以提高创新率。多样性可以与敏捷相吻合。

Ruha Devanesan: [00:23:00] 因此,给最终的目标带来了复杂性,从不同的角度获得结果或产品。当我们说为团队增加多样性可以带来更好的结果,带来更多的创新和更多的创造力时,我们持有的是同样的基本观点,因为当你有多个角度去看待问题、协作解决工作问题时,你更有可能得出一个更好结果。

Saron Yitbarek: [00:23:30] 甚至像日常会议这样简单的事情,团队中的每个人都可以提出反馈,这会让内向的人或其他不爱说话的人发表自己的见解。

Ruha Devanesan: 我真正喜欢敏捷的原因是有一些内置的机制来帮助团队停下来思考。这可能是因为敏捷是如此之快,并且有两周的冲刺任务,如果你没有建立这些机制,你可能会偏离轨道而没有意识再回到正轨。

[00:24:00] 但是,我觉得,“停止并反映”这种价值非常重要。这对于包容非常重要,因为只考虑我们如何一起工作,我们如何才能不断改善,这是团队能够包容的基本方式之一。

Saron Yitbarek: 既然我们谈论的是包容性,现在可能是指出那些敏捷宣言的 17 位创始人的好时机,是的……他们都是白人。

Dave Thomas: [00:24:30] 实际上那个房间没有多样性。这是对该组织的一种非常普遍的批评。而且我对此深表同情。

Saron Yitbarek: 如果敏捷宣言创始人采用了这些敏捷原则,并将其应用于他们自己的会议,那么他们可能在完成部分工作后,会问他们自己……“嘿,你注意到我们没有邀请任何女性参加这次会议吗?”我在想会不会有一个有色人种会持有不同意见。

Ruha Devanesan: [00:25:00]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所以,如果考虑敏捷宣言的第一个人是白人,他邀请到桌上的人也是白人也就不足为奇了。但是,我们有机会在那方面做得更好,我们有机会停下来说:“让我们退后一步,让我们扩大我们的镜头,寻找我现在拥有的关系网络之外的人,谁可以带来不同的视角并帮助我们将这种方法改进到更好的状态。”

Saron Yitbarek: [00:25:30] 对我来说这是有道理的,因为敏捷正是如此……好吧,敏捷,我们可以将它应用于不同的问题和行业。敏捷的应用,以及其在现实生活中出现时候的样子,是不断变化、不断扩展的。我想它正在将宣扬的内容付诸实践。没有更微妙的答案,没有更微妙的终点。这是我们有时会忘记的事情:硬规则是敏捷的敌人。

因此,如果一个敏捷团队告诉你敏捷的一部分意味着你必须每两周开发一个新的版本,[00:26:00] 或者你必须这样做,那么,根据定义,这可不是敏捷。你老是说“总是”,你也不再是敏捷了。

那些在犹他州雪鸟会议碰面的 17 名男子,最后宣称自己是敏捷联盟。该联盟成为一个非营利组织,每年都举办一次会议。[00:26:30] 这个联盟的的成长和发展,催生了更多全新的理论和方法。

这正是我感觉非常有趣的东西。在 2008 年的会议上,比利时开发人员 Patrick Debois 参加了并开始引领一条道路,他发明了一种全新的软件开发实践 DevOps。我从未想到敏捷,一系列原则、DevOps 和整个行业是紧密相关的。

但是,现在我在想,“敏捷的兴起与 DevOps 的发明之间联系有多少?[00:27:00] 一个突破是否有机地孕育了另一个突破?”我们会一起去探索,因为我们的下一集是正是 DevOps,对!一整集的内容。

《代码英雄》是红帽的原创播客。有关我们的播客和其他更多信息,请访问 RedHat.com/CommandLineHeroes。在那里,你也可以关注我们的消息订阅。[00:27:30] 想要免费听取最新内容,请订阅我们的节目。也可以在 Apple Podcast、Spotify、 Google Play、CastBox 中搜索 “Command Line Heroes”,然后点击“订阅”,你将在第一时间获得我们的内容更新。

我是 Saron Yitbarek,感谢收听,继续编码。 

订阅“Linux 中国”官方小程序来查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顶部的“╋”,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