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站外平台:

《代码英雄》第二季(9):特别篇 - 开发者推广大使圆桌会议

作者: Red Hat 译者: LCTT Jonathan Wang

| 2020-10-30 14:41      

代码英雄讲述了开发人员、程序员、黑客、极客和开源反叛者如何彻底改变技术前景的真实史诗。

什么是《代码英雄》

代码英雄Command Line Heroes是世界领先的企业开源软件解决方案供应商红帽(Red Hat)精心制作的原创音频播客,讲述开发人员、程序员、黑客、极客和开源反叛者如何彻底改变技术前景的真实史诗。该音频博客邀请到了谷歌、NASA 等重量级企业的众多技术大牛共同讲述开源、操作系统、容器、DevOps、混合云等发展过程中的动人故事。

本文是《代码英雄》系列播客第二季(9):特别篇 - 开发人员拥护者圆桌会议音频脚本。

导语:开发者推广大使developer advocate在开源社区中起到的作用是举足轻重的。我们邀请了几位这样的推广大使来到本期节目中,以向我们揭示他们的工作方式,并阐述这份工作背后的意义。

来自 Mozilla 的 Sandra Persing、Twilio 的 Ricky Robinett 与 红帽的 Robyn Bergerron 将在此接受 Saron 的采访,分享他们的工作内容、他们支持社区的方式,以及他们对 2019 年的展望。

00:00:06 - Saron Yitbarek

大家好,我是 Saron Yitbarek,这里是红帽的原创播客节目《代码英雄Command Line Heroes》的特别篇。我们的节目在第 2 季去了很多地方。我们探索了编程语言数据大爆炸安全危机以及无服务器时代的到来,我们甚至去了火星

00:00:28

但是在结束了第 2 季之后,我们还有一个地方要去。我们要走进推广大使和思想领袖们的认识当中,他们帮着塑造了开发人员所做的全部工作。有时,他们被称为开发者推广大使developer advocate,或者说他们担任开发者关系的职位,或开发者布道师。

00:00:50

从开发人员的角度来看,无论他们的具体头衔是什么,他们似乎都做着许多相同的事情。你在会议上见过他们发表主题演讲。你在播客上听过他们接受采访,就像在本期节目中一样。你可能还阅读过他们的博文。但是他们是谁呢?他们到底在用自己的声音做了些什么?

00:01:10

为了迎接 2019 年的到来,我们为大家召集了一个优秀人物的圆桌会议。尽管他们的头衔各不相同,但他们的目的是一致的。他们来到这里,是为了帮助开发人员,并确保其声音和需求能被大众听到。这些人都是典型的代码英雄。

00:01:29

来自湾区Bay Area的 Sandra Persing 是 Mozilla 的全球策略师Global Strategist,也是 DevRel 峰会的创始人。

00:01:38 - Sandra Persing

嗨, Saron。

00:01:39 - Saron Yitbarek

你好。还有同样来自旧金山的 Ricky Robinett。他是 Twilio 的开发人员网络总监。

00:01:47 - Ricky Robinett

你好。

00:01:49 - Saron Yitbarek

从凤凰城外和我一起来的是 Robyn Bergeron,Red Hat 的社区架构师。

00:01:55 - Robyn Bergeron

嗨!你好吗?

00:01:56 - Saron Yitbarek

我很好。

00:01:57 - Robyn Bergeron

看到你真高兴。

00:01:57 - Saron Yitbarek

在不同的地方,这份工作的践行者被冠以不同的头衔。有开发者推广大使Developer Advocate开发者布道师Developer Evangelist开发者关系Developer Relations;对于新事物来说,基本定义非常重要。因此,我认为一个好的起点是来定义这些东西是什么,尤其是定义你可以在这个领域做什么。所以,你能告诉我你的头衔以及这个头衔实质上的含义吗? Ricky,让我们从你开始吧。

00:02:22 - Ricky Robinett

好的,听起来很棒。我的头衔是开发者网络总监Director of the Developer Network。我有幸供职于一个开发者关系专家团队。我们有一个布道师团队、一个教育团队和一个社区团队。因此,这绝对是一个大杂烩,有你听说过的各种不同的头衔,我们将其汇集在这个团队之中。

00:02:43 - Saron Yitbarek

厉害啊。Sandra,你呢?

00:02:45 - Sandra Persing

我在 Mozilla 担任活动和赞助的全球策略师Global Strategist,并与 Mozilla 新兴技术小组的开发者拓展团队合作。我通常会将我的日常活动解释为大量的研究、交流和探索,而这都将最终影响我们评估与决策应当如何投资我们的资源:我们的时间、金钱、纪念品、演说者等等,以回馈开发者社区,同时也从开发者社区得到反馈。这份工作既有布道的一面,也有倡导的一面。

00:03:24 - Saron Yitbarek

很棒。 Robyn,该你了。

00:03:26 - Robyn Bergeron

你好。好吧,我的正式头衔是社区架构师Community Architect。人们就我这个头衔有过很多问题。我曾被称为社区经理Community Manager,也曾被称为开发者推广大使Developer Advocate,甚至还在过去的一份工作中做过运维推广大使Operations Advocate。但是我想我所做的是……嗯,你知道,像是“社区经理”之类头衔所暗示的“你在管理着社区中发自内心为项目做出贡献的人”的这种想法,其实相当愚蠢,因此,我喜欢把我所做的事情看作是构建一个框架,人们可以真正顺利地参与其中,确保过程中没有障碍,并确保他们可以完成所有他们想要做的事情。

00:04:02 - Saron Yitbarek

Ricky,由于你基本上是负责整个开发者网络的总监,你不仅仅是置身于推广大使团队、布道团队,也是社区团队之中,这有点儿像是你在运行着整个项目。你是怎样理解的这个的,是向开发者推广还是推广开发者?

00:04:20 - Ricky Robinett

是的,这是个很棒的问题。 Phil Nash 是我们团队中的一名布道师,他对此有一个很好的认识,而我要将它剽窃过来。我们可以从很多不同的角度来解释这份工作,但说到底,我们的工作其实大体上就是帮助他人。

00:04:33 - Saron Yitbarek

我喜欢这一点。是的。

00:04:35 - Ricky Robinett

我们帮助开发人员,有时候这些帮助看起来就像是在 Stack Overflow 上回答问题,有时看起来像是构建一款新工具,有时看起来像组织一个活动,有时看起来又像是发起一次产品的内部改动。因此,我认为这就是我所听说过的最好的认识 —— 我们的责任是帮助。

00:04:57 - Saron Yitbarek

的确。Sandra,你的职位让我感兴趣的一点是,你不光是策略师,还是全球策略师。让世界各地的开发人员组织起来,并且帮助他们,这是你在 Mozilla 的工作的一部分。在全球范围内的推广倡导会是什么样的呢?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大洲之间,这份工作的含义会有所不同吗?

00:05:20 - Sandra Persing

对,确实存在一些不同。我们今年刚刚在新加坡举办了第三届 DevRel 年度峰会。在过去的两年间,我们在西雅图主办了这项活动,而到了新加坡,我们看到了不同的视角。当我们走出湾区时,就连某些最基本的组织方式都需要做出改变。比如,如何确保一切都能在线下运转,因为连接性是一个大问题;再比如,我们该怎样使一名工作于印尼的开发人员能在峰会过程中与社区充分互动,无论他是在线上参加聚会,还是来到现场。

00:05:59 - Sandra Persing

我们总会发现,所谓的“基础”,一些对我们来说如此寻常的事,比如在湾区举办一次简单的聚会——这再常见不过了,对吧?你高呼一声“我要参会”,就会发现到处都有聚会可以参加。然而对于,比如,越南的开发者来说,此事可以是具有特殊意义,且对他们而言相当重要的。这种聚会很宝贵,丰富了他们的开发者生活。

00:06:27 - Saron Yitbarek

我注意到的一件事是,大家都以某种方式提到了社区。而我自己也运营着一个社区,Code Newbie,而且我经常被一些公司聘用为他们的布道师或社区经理。有一件事我一直都有点儿担心,也许有点畏惧;我在想,在过去的三四年里,我一直在尽我所能,尽心尽力地负责着这个社区。

00:06:55

但如果我为一家公司工作,我就必须要牺牲这些吗?我是不是必须要将公司置于社区的需求之上?我该如何平衡这种关系呢?

00:07:06

所以我在想,Robyn,或许我们可以问问你这个社区架构师Community Architect,你是如何区分这两者的呢?或者说,你是如何平衡这两者的?

00:07:16 - Robyn Bergeron

好吧,这当然是一个有趣的平衡。我的意思是,我以前的一个工作实际上是担任 Fedora 项目负责人。而你知道,Fedora 是 Red Enterprise Linux 的上游,在这里,你角色的一部分确实是某种找寻平衡的行为,对吧?两者之间的平衡是让社区里的人们开心,让公司对社区所做的事情高兴,同时要确保每个人都是快乐大家庭的一员。

00:07:41

而且,你知道,我想当你在这个职位上做得最好的时候,你肯定会时不时地激怒公司决策层的某些人。但是你知道的,最终还是要用结果来证明,对吧?

00:07:59

人们总是问我,你是如何平衡 Ansible 和红帽之间的关系的,你知道,当 Ansible 被红帽收购时,就像是 —— 哦我的天哪,红帽会接管它,然后对它做些糟糕的事情,并摆脱 Ubuntu 的支持吗?

00:08:12

而这就像是,拥有整个项目的全部目的就是为了破坏它,就像是为了不要吸引 4000 名贡献者而故意变得糟糕一样。

00:08:22

确保你的管理层信任你,并始终与人们保持清晰的沟通以了解实际发生的事情,并确保沟通通道的两侧都不会出现意外,这是成功与否的部分原因,也许并不总是会成功,但肯定会让人感到惊讶。

00:08:41 - Saron Yitbarek

嗯嗯。确实。Ricky,你呢?当你在做这么多不同事情的时候,你是如何看待这种关系中的平衡的?

00:08:49 - Ricky Robinett

我认为你必须相信公司和技术。你必须相信,你所带给开发人员的东西将会对他们的生活、职业生涯以及公司产生影响。

00:09:03

另一方面,你必须让高管们相信这种方法。因此,我们非常幸运的一点是我们的 CEO 是一名开发人员,而且在很多方面,他是我们和开发者社区打交道的原动力。我们的布道师们的使命是激励并装备开发人员。因此,有时候我们会说这能激励并装备他们吗?因为如果不能的话,我们就不应该这么做,因为这超出了我们的职权限范围。

00:09:36 - Saron Yitbarek

嗯嗯。Sandra,我觉得你有点儿优势,因为 Mozilla 是一个非营利性组织,对吧?所以我觉得或许 ——

00:09:44 - Sandra Persing

我刚想说。

00:09:46 - Saron Yitbarek

跟我讲讲这个吧。

00:09:47 - Sandra Persing

Mozilla 的历史就是我们是一家叛逆的公司。我们一直在反抗企业家,对吗?出走 Netscape ,并与我们的创始人之一 Mitchell Baker 一起走过的整段历史,确保了 Web ——

00:10:01

—— 乃至互联网是面向所有人的开放而自由的资源。我的意思是,我们仍然,我们每个人,每一个 Mozilla 人,都信奉这一口号,我们对此深信不疑。因此,这绝对是一家令人惊叹的、100% 拥抱了社区的公司。

00:10:22 - Saron Yitbarek

确实。所以,Ricky,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件红色的运动夹克,我还记得你亲自出马做的那些很棒的演示,感觉那种联系并帮助开发人员的方式非常新颖。这个想法是怎么在 Twilio 上产生的?

00:10:41 - Ricky Robinett

嗯,你这么说真是太好了。我们确实相信我们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你会想到 Apple 公司的 Guy Kawasaki,有人在我们之前就采用了这种营销方式。我认为我们很幸运能在正确的时间把它带给开发人员。

00:11:03

而且有这么多的人进来,带着我们如何能够做到这一点以及如何能够不断提高方法水平的想法。但是我实际上不知道是谁发明了红色运动夹克,因此现在我需要去探寻历史 ——

00:11:19 - Saron Yitbarek

你一定得找到答案。

00:11:19 - Ricky Robinett

—— 有关这是何时开始的历史。

00:11:20 - Saron Yitbarek

这是件很棒的夹克。

00:11:21 - Ricky Robinett

知道了,我今天下午就去找。

00:11:25 - Saron Yitbarek

而我想知道的是,布道和推广的想法在 Twilio 是如何随着时间而发生变化的。你知道,曾经你们只是一家小小的初创公司,一家叛逆的初创公司,然后现如今成了一家大公司。随着公司本身的变化,布道的形式又是如何变化的呢?

00:11:46 - Ricky Robinett

是的,开始时,我觉得我本可以一年 365 天都在黑客马拉松hackathon上渡过,而在纽约,每个周末你都要从五到六个黑客马拉松之中抉择一个。我们在布道方面所做的许多事情都是黑客马拉松场景,而现在,场景不同了。确实,最大的变化在于公司外部而不是内部。

00:12:11

因此,我谈到了布道师的激励和装备。所以令人高兴的是,这些年来这个任务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他们激励和装备的方式一直在变化,但任务本身并没有什么改变。

00:12:26 - Saron Yitbarek

那么 Robyn,随着 DevOps 和 DevSecOps 的兴起,推广大使在你和社区架构师看来如何呢?会有运维推广大使吗?

00:12:39 - Robyn Bergeron

嗯,实际上那是 …… 我的意思是说,孩子们,那是我辍学后的第一份工作。我不建议这样做,不要在家做这个事情。

00:12:47 - Saron Yitbarek

留在学校里继续上学。

00:12:48 - Robyn Bergeron

听着。你看,小姑娘,我的第一份工作实际上是在 Motorola 担任系统管理员SysAdmin多年,而当我从担任 Fedora 负责人跳槽时,我在 Elastic Search 工作了一段时间,你知道,那个头衔是开发者推广大使,因此我花了几个学期在大学里攻读 C。但是我的心一直都在运维这边。我开始对自己真的是一名开发者推广大使感到疑惑?我觉得我只是在推广运维人员而已。我开始自称是一名运维推广大使,每个人都为之注目。

00:13:22

每个人都说,嗯,这真的是一个很酷的头衔。我的意思是,你知道,我基本上只是在公司内部倡导其他人在做什么。

00:13:33 - Saron Yitbarek

所以,Sandra,我们谈到了推广大使和布道师在世界不同地区看起来如何不同,但是我想知道,随着我们变得越来越全球化,联系越来越紧密,更大范围和形式的布道对你来说是不是也在随着时间流逝而变化?

00:13:52 - Sandra Persing

你知道什么是开发者关系吗?我们是在推销我们的产品吗?你知道,而我注意到的是,即使是大公司也正在远离这种策略。要明白的是,做一个真实的人,真正留心倾听并回应开发人员的需求是最为重要的,而不是去推销产品。

00:14:17

我总是回过头来和我在 Mozilla 的团队分享一个理念,开发者们实际上是我们所合作过的最聪明、最具有创造力的客户群体之一。他们可以大老远就闻到商业销售的气味。因此,我们必须对于如何共享信息保持精明,就像它必须是一群有着才华和智慧的人聚集在一起,成为我们与开发者社区进行沟通的创新方式。

00:14:48 - Saron Yitbarek

嗯,真的,我很喜欢这样的想法,需要将不同的技能,我想,还有不同的背景,集合在一起,才能很好地服务于开发者,也能帮助开发者自助。

00:15:01

当我想到开发者推广大使的兴起时,在我看来,它与开源的兴起息息相关。这感觉几乎就像是开源贡献者越多,开源就变得越重要,重视它的大公司也越多,他们几乎必须与这些开源贡献者、这些开发人员建立起更好的关系,并且我感觉这二者真的是紧密相关的。

00:15:27

因此我很好奇你的想法。那么 Robyn,让我们从你开始吧。是这样的吗?推广大使的这个想法与开源的兴起有所联系吗?

00:15:37 - Robyn Bergeron

如果你是一家销售软件或是销售许可证和长期支持的公司,你知道,无论你的开源公司的业务模型是什么,如果你没有这种反馈回路,或者你没有真正关注人们在说什么,那你最终会犯下一个众所周知的错误。我认为,真正能在全世界范围内每天都做到这一点,就是成功和失败之间的区别,没有人愿意花时间去做错误的事情。那是个坏主意。

00:16:10 - Saron Yitbarek

是的,这通常是个坏主意。很好。因此,我想知道你们每个人各自都在关注什么,都真正在思考什么。因此,Ricky,让我们从你开始吧。在你的 Twilio 角色中,你试图为开发者文化带来什么样的改进呢?

00:16:27 - Ricky Robinett

如果我要说的我与开发者交谈时听到过最多的一个短语,那就是“我不是开发者,但是 …… ”,而这可能是一直萦绕在我脑海中的最大的事情之一 —— 开发者定义的扩大化。

00:16:45:

对我们很多人来说,“冒牌综合症”是一个非常真实的现象。令人惊讶的是,即使是你所认识的一些最好的开发者也在为此努力。而对我来说,我们所有人能在我们的文化中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让人们说,“你知道吗?我是一名开发者。我用代码解决问题。”

00:17:08

因此,我最喜欢的故事之一是,我们社区有一个名为 Doug McKenziethat 的成员,他是个魔术师。他自学了 PHP,以便在魔术中使用技术。

00:17:23 - Saron Yitbarek

噢,很棒。

00:17:23 - Ricky Robinett

Doug 之所以如此之酷,是因为他超级谦虚,就像是:“哦,我不是一名开发者。”而突然之间你发现,他正在编写比许多人所见过的更为复杂的代码,可以完成令人震惊的事情。因此,我感觉世界上有许多 Doug McKenzies 这样的人,他们都在用代码做着伟大的事情,我们有机会让他们成为社区的一份子,并且在这项工作中拥有自己的身份。

00:17:51 - Saron Yitbarek

我喜欢这个故事,因为它让我想起了我曾经为 Code Newbie 播客采访过的一个人,她是一名作家而且有很多写作任务,必须学习 Git 才能撰写有关 Git 的文章,她写了很多这方面的文章,又逐渐转向了其他的编程主题,最终,你知道,几年过去之后,她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一名开发者却不自知。

00:18:13

在我采访她的时候,我说:“嘿,你知道自己是一名开发者吗?”她说:“不,我是个作家。”而我说:“你可以二者兼备。它们并不互相排斥。”但是,是的,这种说法换个角度说,“嘿,我实际上是在编程和创造,因此现在我可以自称为一名码农了”,这种认识对人们来说很难,要做到这样需要一段时间。

00:18:32 - Ricky Robinett

是的,当然是这样。

00:18:33 - Saron Yitbarek

是的。因此,Robyn,对你来说,最近几年来你一直在努力推动的最积极的变化是什么?

00:18:41 - Robyn Bergeron

只是确保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我们不会失去对大局观的把握。我们的主要目标是使人们易于使用、易于贡献、易于实际完成生活中的事情,确保我们不会偏离这个目标,或者在实际项目的某些结构层面获得更多的工程帮助,并确保我们保持所有这些东西都井井有条。我们在这方面做得很好,我不知道是不是,但我认为这很重要。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因此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但我知道这对许多贡献者都非常重要。

00:19:19 - Saron Yitbarek

这对我来说很有用。Sandra,你呢?作为全球策略师,你近些年来所推动的最积极的变化是什么?

00:19:26 - Sandra Persing

在我脑海中真正突出的两件事是扩展开发者角色这个定义,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想要发展我们的社区,对吗?那么为什么要限制开发者的定义和描述呢?

00:19:43

当我们在 Sundance 与 Reggie Watts 和 Chris Milk 等著名人物进行座谈时,我们给电影制作人、制片人、决策者一个机会,让他们说:“哦,我们也能做到。我们不需要受限于作为创意电影制作人能做些什么。”

00:20:00

我们可以采纳技术,也可以成为开发者,而这相当令人耳目一新。我们在 Mozilla 经历的另一个时刻是让一位芝加哥的灯光艺术家 Ian Brill 与我们合作进行一个项目,我们把这个项目标记为 Arch,我们为今年两个重要的 JavaScript 开发者活动带来了这种巨型的塑料灯,LED 灯,带着七个可编程的树莓派结构。这是为了邀请更多的程序员(无论他们是否自称为开发者)来尝试 Mozilla 今年大力倡导的两种语言: WebAssembly 和 Rust。

00:20:49

因此,我们创建了两个简单的模板,说,“尝试一下吧”,但这不是我们所想要推动的编程。这不是编程,而是“是的,有几行代码。它是编程语言,但你要做的是创建几行代码,现在可以将它们转化为艺术”,而这让许许多多的新人进入到了我们的群体之中,也就是把他们带到我们的桌子旁边,然后他们会编写他们的代码行,在 Arch 之下走过,去查看目前正在结构中循环着的灯光表现。这真是太神奇了。

00:21:22 - Saron Yitbarek

哇。这听上去很美,确实美。因此,我想知道的是,当我们谈论到为开发者做推广大使时,我们谈论了很多有关社区的话题,也谈论了那个最终的想法,无论我们的职业头衔是什么,我们真的只是想要帮助人们,开发者需要什么方面的帮助? Ricky,让我们从你开始吧。开发者们说他们需要从你这里得到什么呢?

00:21:44 - Ricky Robinett

哇。是的,这是个好问题。我认为,我们所发现的其中一件事是,科技变化如此之快,我们被问到的很多问题都是,“我从哪里开始?我首先要做什么?我怎么知道我走的路是正确的呢?”对我们来说,这可能是我们投入最多的领域之一,我们称之为帮助人们发现他们用代码改变世界的能力。

00:22:16 - Saron Yitbarek

噢,这很美妙。我赞成。

00:22:18 - Ricky Robinett

嗯,谢谢你。是的,这令人兴奋。因此我们构建了一款名为 TwilioQuest 的工具,以帮助人们发现这种力量,帮助他们知道从何处开始。但我只是感觉,你知道,人们一直在寻找自己的身份或获得允许使用该身份的方式,而对每个人而言这就已经是写代码,是用代码或软件解决问题。有许多人想这么做,然而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所以这是我们经常思考的一件事。

00:22:51 - Saron Yitbarek

是的。因此,Robyn,对于你们红帽来说,红帽的开发者所寻求的是什么呢?

00:23:00 - Robyn Bergeron

很多时候,是有人来找你,他们遇到了一些障碍,也许是“不知怎么的,我的公关人员被机器人遗漏了”,但是很多时候,也有人会说,“嘿,我有一个很酷的想法。或许它不太适合这里,但是我认为它可能会改善社区的运行方式,或者可能会是其它我们正在研究的东西的不错的辅助工具。我该怎么办呢?”这就像是,“好吧,我该如何帮你入门呢?”你知道吗?“我能怎么做呢?比如说,你只是需要有人同意吗?因为我在这儿整天都基本上是对任何事情点头,让人们知道,这行得通,你当然有权力这样做”,所以这是我所认为最好的事情是,你可以做。至少在我看来,就是确保人们在自己的前进道路上没有阻碍,或者如果阻碍他们前进的一件事是正等着某人说可以,我一直在重申,你不需要别人的许可,但是如果有人需要,那么看在上帝的份上,请给他们许可。

00:23:58 - Saron Yitbarek

所以,最后一个问题,我们需要总结一下,我将向你们逐一询问。你在 2019 年将要倡导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呢?如果你有魔杖,那么你想要改变的下一件大事是什么呢? Sandra,让我们从你开始吧。

00:24:15 - Sandra Persing

嘿,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做。好吧,我们将在 2019 年进行的最大挑战和最为激动人心的项目是真正兑现我们的承诺,使 Web 成为最棒、最大、最易于访问的平台之一。我们总是告诉开发者这是你应当为之构建并部署的地方,但是我们知道 Web 本身非常复杂,而且有着多个浏览器供应商,有时候这并不是一个正确的说法,这对我们而言是一个长期的挑战,尤其是在 Mozilla,在这里我们想要保持 Web 开放、自由,并且能被所有人访问。我们想要继续确保能够兑现对开发人员的承诺,确保网络确实是开放的、可访问的,对所有人都开放。

00:25:10 - Saron Yitbarek

嗯,爱了。Ricky,你呢?

00:25:13 - Ricky Robinett

只需要确保我们为开发人员提供服务,使得他们能够在全世界范围内进行线上或是线下的聚会。更容易专注于你所看到的内容,并且无需记得开发人员是在何处,即使你没有看到他们。因此,我会挥舞我的魔杖,并在全世界更多的地方,找出我们如何能够帮助那里的开发人员。

00:25:36 - Sandra Persing

我只想说,我喜欢 Jarod 有关暗物质开发者dark matter developer的演讲。实在是太棒了。

00:25:42 - Ricky Robinett

当你第一次听到它的时候,感觉像是一个了不起的概念,就像是,“哇,真的是一回事儿。”

00:25:50 - Saron Yitbarek

那就给我们讲讲吧,什么是暗物质开发者呢?

00:25:52 - Sandra Persing

本质上,有一些开发者,他们不参与你的聚会,不参与 GitHub 和在线社区,不为 Stack Overflow 做贡献。这些开发者仍在努力工作并作出贡献,但我们不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就在那里,但我们看不到他们。我们无法认出他们,而这些人实际上是开发者社区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们往往会忽略他们,但不能这样。忽略那些不愿发表意见的社区将损害我们与开发者的关系,我们需要更加积极主动地寻找宇宙中那些暗物质开发者。

00:26:34 - Saron Yitbarek

哦,我喜欢。这很酷。是的,Jarod 实际上在 Twilio 工作,对吗?

00:26:38 - Sandra Persing

是的。是的,他负责运营亚太区的 DevRel。

00:26:42 - Robyn Bergeron

我从前在红帽的同事之一 Chris Grams,现在在一家名为 Tidelift 的公司里工作,他曾经有一个名为暗物质很重要Dark Matter Matters的博客,因为它有点儿像是 ——

00:26:52 - Saron Yitbarek

嗯嗯。

00:26:54 - Robyn Bergeron

你知道,你所看不到的东西实际上仍然很重要,所以 ——

00:26:58 - Saron Yitbarek

确实是这样。 Robyn,你呢?你会用你的魔杖做什么呢?

00:27:03 - Robyn Bergeron

哦,用我的魔杖,有很多事情,但是根据这次谈话,我想我会更好地管理彼此之间的依赖关系,而且也许并不令人惊讶,尤其是当我们之中有许多人在 OpenStack、 OPNFV、 Ansible 以及所有这些建立在彼此之上的东西工作时。只是确保我们项目之间的关系比你筋疲力尽时所能看到的关系更加明显。因此,我非常期待来年的事情,因为我们在事物上越来越受关注。现在这非常令人兴奋。

00:27:39 - Saron Yitbarek

吸引力总是那么好。它是如此令人兴奋。好吧,我想感谢你们所有人,非常感谢你们今天加入我们并分享你们的思维、想法和故事。非常感谢大家。那么现在说再见?

00:27:51 - Robyn Bergeron

再见,各位。

00:27:54 - Sandra Persing

很好。非常感谢你, Saron。能上这期节目很荣幸。

00:27:58 - Ricky Robinett

它已经开始了,游戏工作室对于开源的态度已经开始转变。

00:27:59 - Saron Yitbarek

确实。今天的圆桌会议包括红帽的社区架构师 Robyn Bergeron、 Mozilla 的全球策略师 Sandra Persing 以及 Twilio 的开发者网络总监 Ricky Robinet。我认为自己很幸运,能有这样的平台让我分享对于我们社区将何去何从的愿景,无论是这档播客节目还是在其他地方,但我想要指出的是,你无需拥有自己的播客就能够成为推广大使。成为推广大使只是意味着睁大眼睛并代表他人大声疾呼。这确实可以是每个人的工作。因此,我希望 Robyn、 Sandra 和 Ricky 给了你一点儿有关倡导你觉得重要的事情的启发。

00:28:50 - Saron Yitbarek

同时,《代码英雄》第 3 季已经在制作中了。当新剧集在今年春天推出时,你可以成为最早了解新剧集的人之一。如果你尚未注册,请在 Apple Podcasts、 Google Podcasts 或任何你获得播客节目的地方进行订阅。只需点击一下,100% 免费。我是 Saron Yitbarek。非常感谢你的收听,在第 3 季到来之前,继续编程。

什么是 LCTT SIG 和 LCTT LCRH SIG

LCTT SIG 是 LCTT 特别兴趣小组Special Interest Group,LCTT SIG 是针对特定领域、特定内容的翻译小组,翻译组成员将遵循 LCTT 流程和规范,参与翻译,并获得相应的奖励。LCRH SIG 是 LCTT 联合红帽(Red Hat)发起的 SIG,当前专注任务是《代码英雄》系列播客的脚本汉化,已有数十位贡献者加入。敬请每周三、周五期待经过我们精心翻译、校对和发布的译文。

欢迎加入 LCRH SIG 一同参与贡献,并领取红帽(Red Hat)和我们联合颁发的专属贡献者证书。


via: https://www.redhat.com/en/command-line-heroes/season-2/developer-advocacy-roundtable

作者:Red Hat 选题:bestony 译者:JonnieWayy 校对:windgeekNorthurlandwxy

本文由 LCRH 原创编译,Linux中国 荣誉推出



最新评论

LCTT 译者
共计翻译: 0.0 篇 | 共计贡献: 118
贡献时间:2020-07-16 -> 2020-11-11
访问我的 LCTT 主页 | 在 GitHub 上关注我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顶部的“╋”,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