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站外平台:

《代码英雄》第三季(6):Bash Shell 中的英雄

作者: Red Hat 译者: LCTT Jonathan Wang

| 2020-12-24 16:45      

代码英雄讲述了开发人员、程序员、黑客、极客和开源反叛者如何彻底改变技术前景的真实史诗。

什么是《代码英雄》

代码英雄Command Line Heroes是世界领先的企业开源软件解决方案供应商红帽(Red Hat)精心制作的原创音频播客,讲述开发人员、程序员、黑客、极客和开源反叛者如何彻底改变技术前景的真实史诗。该音频博客邀请到了谷歌、NASA 等重量级企业的众多技术大牛共同讲述开源、操作系统、容器、DevOps、混合云等发展过程中的动人故事。

本文是《代码英雄》系列播客《代码英雄》第三季(6):Bash Shell 中的英雄音频脚本。

导语:Shell 使得大规模 IT 成为可能。它们是现代计算的必要组成部分。但是,如果没有自由软件基金会Free Software Foundation一位名叫 Brian Fox 的开发者的辛勤工作,它可能不会变成这样。现在,世界上几乎每台电脑都有 Bash shell。

在上世纪 70 年代,贝尔实验室Bell Labs希望将重复的、复杂的命令序列自动化。Chet Ramey 描述了贝尔实验室是如何开发出几个 shell 的 —— 但 UNIX 只能有一个官方支持的 shell。获选的是 Bourne shell。尽管 Bourne shell 是这些之中最好的一个 shell,但它也有其局限性。而且它只有在受到限制的 UNIX 许可证下才能使用。Brian J. Fox 讲述了他在自由软件基金会的工作,他需要创建一个自由的 Bourne shell 版本。它必须兼容但不使用任何原始源代码的元素。这个 Bourne-Again Shell,即 Bash,可能是这个星球上使用最广泛的软件。而 Taz Brown 描述了它是如何成为一个开发者可以学习使用的最重要的工具之一。

00:00:07 - Saron Yitbarek

那是 1987 年。里根总统治下的美国正蓬勃发展,一个怀揣远大梦想的人正驱车前往他位于圣巴巴拉Santa Barbara的新家。这个人名叫 Brian Fox,27 岁,是高中辍学生。在他车的后备箱里,有两盒巨大的磁带,里面载满了他当时正在编写的代码。

00:00:28

Fox 多年来一直以程序员的身份工作在所谓的自由软件运动中。他相信他锁在这个后备箱里的代码,可以带来一场革命,这是一种全新的软件范例。他的社区正在一点一点地使之成为现实。

00:00:49

那年,理查德•斯托曼Richard Stallman(RMS)的自由软件基金会Free Software Foundation的一组程序员,正在想尽办法给计算机界带来自由。他们想要构建一个 UNIX 的替代品,以取代自从 70 年代以来就主导编程的 UNIX 操作系统。他们的 GNU(表示 GNU's not UNIX)将成为公众的操作系统,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它,无需担心许可费用或版权问题。

00:01:18

多年以来,基金会一直在努力制造这个崭新的系统。那么 Brian Fox 汽车后备箱里的那两盒装着代码的巨型磁带是什么?它们存储着这个系统一个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这是一个自由的,而且可更改的 shell,它能够使 GNU 操作系统变得完整。这是 Brian Fox 送给自由软件运动的礼物。他称之为 Bash。

00:01:46

我是 Saron Yitbarek,这里是代码英雄Command Line Heroes,一档来自红帽Red Hat的原创播客节目。在这一集中,我们将来看看 Bash shell 中的英雄们。我们将探索 shell 的历史,以及它们为什么对我们如今的工作如此重要。大家可以将 shell 看作要给演员的剧本。它们提供了完整的命令序列,然后 shell 可以快速地运行,就像演员可以一行接一行地读她的台词一样。这是对于实现重复且复杂的代码的,是最终的解决方案,也是自动化的关键。你可能会说,shell 脚本是我们开发的一大助力。但是,是否可以编写一个,能给所有人带来帮助的 shell?这就是挑战所在。

00:02:38 - Ken Thompson

让我们回到 1969 年。那时候贝尔实验室的几位计算机科学家,正在根据自己的需求开发程序。

00:02:48 - Saron Yitbarek

这位是代码英雄先驱 Ken Thompson。由贝尔实验室设计的 UNIX 操作系统,在一开始确实是供他们个人使用的。最初,它只是一个内部系统。UNIX 鼓励程序员之间进行密切的交流,不过目的并不是要改变整个世界,而是改变贝尔实验室。

00:03:13 - Ken Thompson

到现在,几乎整个贝尔实验室都在使用这个系统。我们公司拥有近两万个计算机终端,其中大多数使用 UNIX 系统。

00:03:25 - Saron Yitbarek

一款由 Ken Thompson 所设计的 UNIX shell 在 1971 年发布。 虽然 Thompson shell 被设计为命令行解释器,但是它却不能很好地支持脚本。所以直到六年后的 1977 年,脚本才开始兴起。

00:03:44 - Chet Ramey

Shell 参数、特殊参数以及我们如今认为理所当然的变量,起源于 Steve Bourne 和 Bourne shell。

00:03:57 - Saron Yitbarek

这位是 Chet Ramey,Case Western Reserve 大学的 IT 架构师。Chet 致力于维护 Bash,他也为我们讲述了许多 Bash 的起源故事。他描述了贝尔实验室当时研究 UNIX shell 样子时的情景。

00:04:13 - Chet Ramey

我们如今使用的编程结构起源于 Steve Bourne,他的 shell 赢得了这场比赛。当时有大量使用 Mashey shell 的用户社区,也有大量用户开始使用 Bourne shell。那时候成立了一个委员会来决定哪一个将会获胜,哪一个将会成为从那时候起得到官方支持的 UNIX shell, Bourne 的 shell 赢了。而其他的 shell,正如他们所说,成为了历史。

00:04:54 - Saron Yitbarek

不过,这还不是历史的终结。当然,Bourne shell 是一个巨大的飞跃。它打开了一扇通向更高自动化水平的大门。但是尽管有一段时间 Bourne 占据了上风,但是 Bourne shell 并不能解决我们所有的脚本需求。

00:05:14 - Chet Ramey

Bourne 撰写自己的 shell 时所受到的限制,几乎是现在的你我难以想象的。显然,当你遇到这些限制时,你不得不放弃很多东西,Bourne 就放弃了很多。考虑到他所处理的空间、内存和 CPU 限制,他能够让 Bourne shell 包含那么多东西,这相当了不起。

00:05:42 - Saron Yitbarek

请记住,Bourne shell 仍然是贝尔实验室 UNIX 系统的一部分。它仍然与 UNIX 许可证绑定。这意味着它不是自由的,不是开放的。这款 shell 是私有的。

00:05:55 - Chet Ramey

如果你不在大学里,获取 UNIX 源码将会非常困难。显然,这对 Berkeley UNIX 的普及产生了影响。Berkeley UNIX 始于大学中,在大学社区中成长,并走了一条阻力最小的道路。因此,如果你在正确的地方,访问到 Bourne shell 的源码并不困难,但是总的来说,这并不是大众都能够认可的方案。

00:06:36 - Saron Yitbarek

Chet Ramey 是 Bash shell 的维护者。

00:06:41

因此,我们有了 shell 的雏形,可以着手写这些关键的组成部分,但是目前为止,最好的 shell 的许可证却有个大大的问题,它是闭源的。对于理查德•斯托曼和他的自由软件基金会而言,这是绝对无法接受的事情。我们所需要的是一个不与任何公司绑定的 shell,一个面向所有人的 shell。

00:07:05

但这就带来了问题。这意味着我们需要编写某种,能做到 Bourne shell 所能做到的一切,而又不会侵犯到版权的东西。如果逐字复制 Bourne shell 的代码,你会被起诉。

00:07:20

为了使人们摆脱 Bourne shell 的束缚,你必须找到一位能在没看过 Bourne shell 任何源代码的情况下,编写这款复杂程序的程序员。你必须找到这样的一位局外人天才。而理查德•斯托曼找到了完成这项工作的程序员。

00:07:46

Brian Fox 是一名 20 来岁的高中辍学生,比贝尔实验室的大多数人更懂代码。他从来没有见过任何 Bourne shell 的源代码,这使得他非常适合手头的任务。

00:08:02 - Brian Fox

我是 Brian Fox。

00:08:04 - Saron Yitbarek

为什么不直接问问这个年轻人,这个故事是什么样的呢?现如今,Fox 是一位开源倡导者以及 Opus Logica 的 CEO。但是早在 80 年代后期,他只是一个信仰开源软件运动的年轻人。我们聊了聊过去的日子,以及 Bash 是如何从那时演变过来的。

00:08:23

所以那时候理查德•斯托曼请你为 UNIX 开发一款 shell。那将会是一款自由的 shell,并且是 Bourne shell 的替代品。你是如何回应的呢?

00:08:38 - Brian Fox

“我们就不能做个更棒的吗?”

00:08:41 - Saron Yitbarek

我喜欢这个。再多跟我说说。

00:08:45 - Brian Fox

我为斯托曼所做的第一件事,其实就是编写个信息技术文档系统。我让理查德惊讶于我做这种编程的速度。他是个优秀的程序员而且工作的很快,但是他不认为其他人也能写得那么快。

00:09:00 - Brian Fox

因此,在第一周内,我完成了一款名为 GNU Info 的程序的第一版实现,理查德对此有点儿震惊。我说:“我的下一个项目是什么?我的下一个项目是什么?”他说:“好吧,现在给它做个编译器吧。”我就做了,一周时间之内就完成了。然后我说:“我的下一个项目是什么?我的下一个项目是什么?”他说:“好吧,另一个家伙一直在研究那个 shell,但他还没有太多进展。”我说了“好的”,九个月后, Bourne shell 的替代品完成了。

00:09:29 - Saron Yitbarek

九个月,哇。再多告诉我一些。为什么它如此具有挑战性?

00:09:33 - Brian Fox

这真是个有趣的问题。它之所以如此具有挑战性,是因为我们必须忠实地模仿 Stephen Bourne 最初的 Bourne shell 的所有行为,同时对其进行扩展,让它成为人们能使用的、更好的工具。

00:09:51

那时候,我和 Korn shell 的作者 David Korn 私下进行了秘密争论。POSIX 委员会,也就是规定了什么是标准 UNIX 的委员会,他们也参与了进来,并说:“哦,很好,我们需要知道 shell 到底要包含些什么。”而这方面最重要的两个人是我和 David Korn。David Korn 已经写了一个名为 KSH 的 shell。对于他所加入到 KSH 中的每一个功能,他都说:“这应该是一个标准功能。”是这样吗?对他来说这比起拥有最完美的 POSIX shell 要容易得多,如果这仅仅是他的 shell 的话。

00:10:31

其中的一些功能并不是很好的功能,不是很好的选择,而且使得这款 shell 与 Bourne shell 有些不兼容,或者我觉得缺少功能,对此我们进行了一些讨论和争论,因此构建一个兼容 POSIX 的 shell 与过去为 Bourne shell 所编写的每个 shell 脚本都完全兼容花了超过 3 个月时间。

00:10:54 - Saron Yitbarek

因此,如果你正在设计的产品不仅可以取代 Bourne shell,而且还试图模仿 Bourne shell 的每个部分,听起来你可能会遇到一些版权问题。你是如何处理的?

00:11:08 - Brian Fox

为了构建真正开源而自由的软件,你必须得在一个干净的空间里,开始做这项工作。你不能从查看别人的代码开始然后重新实现它。因此,我从未见过与任何贝尔的系统、UNIX 或者甚至 Berkeley UNIX 相关的任何软件,也从未见过这些东西的源代码。

00:11:29

当我开始构建 Bash shell 时,我使用了一个名为 Bison 的解析器,理查德已经将其整合到自由软件基金会里,并且与之前任何的其他程序完全不同。因此,我已经知道我所要构建的东西,绝对不会侵犯任何先前构建的东西的版权。

00:11:55 - Saron Yitbarek

创建 Bash 的工作有很多小插曲,对于那些硬核的代码英雄来说,这只是其中一个例子。

00:12:03 - Brian Fox

有一次,我正致力于在 shell 中实现通配扩展globbing。举例来说,这是允许你匹配大量文件的通配符扩展。你可以给出 *.c,而这会匹配所有带有 .c 扩展名的文件。

00:12:17

因此我在通配扩展上忙活了几个小时,并且使其生效了,对此我感到很兴奋。这是一个很好的实现。而在创建这一版实现的过程中,我在我的目录里创建了一个名为 *.c 的文件,然后我想:“好吧,我应该删掉这个文件”,然后我输入了 RM、空格、引号、星号点 C、闭合引号,在现代 shell 中当你使用了括号,这意味着“不要扩展这个”,然后我按下了回车,提示符过了很长时间才重新出现,因为我们正在使用 Sun 350s,运行缓慢。我意识到,之所以花了很长时间是因为它要删除这个目录里的所有源文件。

00:12:58 - Saron Yitbarek

哦,不!

00:12:59 - Brian Fox

是的。所以我当时删掉了 Bash 的源代码。

00:13:01 - Saron Yitbarek

哦,不要。

00:13:04 - Brian Fox

这 ——

00:13:05 - Saron Yitbarek

哦我的天哪,嗯。

00:13:06 - Brian Fox

这件事让我笑了很久,笑的很大声。我甚至没有感到一丝沮丧。然后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重新输入了全部。这份代码在我脑海里是完全是崭新的。

00:13:20 - Saron Yitbarek

哇。

00:13:20 - Brian Fox

问题解决了。只需将其记录到文件中即可。

00:13:25 - Saron Yitbarek

好的。因此,大多数人会在那一刻完全惊慌失措。而你笑了,只是说:“哦,我想我必须重新做一遍了。”为什么你当时那么冷静呢?

00:13:35 - Brian Fox

这让我感到疯狂很荒唐,也非常好笑,我正在打造这个工具,而要确保自己能搞好,确保该工具正常工作,你得在构建它的过程中就使用它。但是该工具无法正常工作。我还没有实现引号,并且因为我还没实现引号,所以我输入的命令没有按照我所预期的去执行,我觉得这真的很滑稽。

00:14:06 - Saron Yitbarek

太神奇了。

00:14:08

不过,甚至是关于错误的这个故事也能说明 Fox 的才华。他们说莫扎特在头脑中完成了交响曲,然后只需要在完成后写下来即可。Fox 也有类似的天赋。

00:14:23

因此,当你最终完成并交付 Bash 时,感觉如何呢?

00:14:27 - Brian Fox

呵,其实感觉很壮观。那么这里有一个故事,其实我一般不讲的。构建这款 shell 花了大约 8 个月的时候,当时我知道,我大概还需要大约一个月时间才能完成工作,然后另一个 shell 发布了 —— ASH,一个开源的 shell 被发布了,我很沮丧,因为我们还没有向任何人发布 Bash shell,所以只有少数人在使用它。我知道这还需一个月的工作量,于是我想:“哦,这太糟糕了。我投入的全部能量和精力都不会得到赞许,甚至可能都不会被看见。”所以我非常沮丧。这次我没有笑。

00:15:13 - Saron Yitbarek

然而,布丁好不好,吃了才知道。GNU 的 Bash 发布于 1989 年并且变成了 Linux 的默认 shell。如今,它是计算机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00:15:25

它无处不在。如此多的人每天都在使用它。它遍布于每一台计算机上。作为 Bash 的作者感觉如何?

00:15:34 - Brian Fox

大多数时候,我甚至都没有注意到 Bash 是比工具更加重要的东西。我真的没有经常想这件事。每隔一段时间,我会走进一家苹果商店,环顾四周然后想:“哇,这里的每台计算机不仅运行着我 27 年前编写的软件,甚至上面还包含有我的名字。”然后我想:“互联网上的每台计算机、每台服务器都在运行着 Bash shell,并且其中包含有我的名字。”然后 Windows 在去年还是前年推出了 Power shell,就是 Bash,当时我想:“哦,天哪。我的名字遍及地球上的每台计算机了。”

00:16:21 - Saron Yitbarek

不过,我想让你们能仔细听听 Fox 接下来告诉我的内容,因为它是很重要。他从未想过,它的程序会这样统治全球。他试图提供帮助,试图帮助他所置身其中的编程文化。

00:16:37 - Brian Fox

我并没有打算去实现出现在每个人的计算机上这样的宏伟目标。我对此一点都不感兴趣。我想制作一款有用的软件,我希望它有典型的 3 到 5 年软件寿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疯狂的 30 年的寿命。

00:16:58 - Saron Yitbarek

难道你对于你在计算机领域有如此巨大影响力的事情,一直反应那么平淡吗?

00:17:06 - Brian Fox

我为自己写了 Bash 而感到骄傲,而且它让我意识到了我的价值,所以有时候我会做一些事情,诸如接受播客邀约谈论 shell 之类的事情。

00:17:14 - Saron Yitbarek

非常感谢你。

00:17:15 - Brian Fox

谢谢。但这不是存在于我日常生活中的东西。幸运的是,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对吧?的确,我的软件正运行在每家每户的计算机上,不过也确实没有人知道这一点,对吧?因此我保持了许多个人隐私,而这个 shell 以及某个住在圣芭芭拉的人编写了它这一事实正越来越广为人知,我开始在生活中越来越多地注意到它。人们有时候来看我演奏音乐,然后告诉我说:“你是写了 shell 的那个家伙。”我感觉有点儿像 Keanu Reeves。

00:17:54 - Saron Yitbarek

很酷。所以你说过你不指望 Bash 出现在每台计算机上。你打算做的是什么呢?你对 Bash 有什么期望?

00:18:04 - Brian Fox

一个有用的替代工具,成为 GNU 项目的一部分,并帮助创建这个自由的开源操作系统。我实际上以为一旦我们完成了该开源操作系统的创建,该系统上的软件就可以升级,并且我将有机会创建自己想要创建的那种 shell,以帮助人们在某种程度上促进计算机科学的发展。

00:18:35 - Brian Fox

我最终意识到,Bash 被创建的原因实际上是与已经存在的 UNIX 世界向后兼容,并且这种势头使其保持了活力,这是另一个独一无二的地位,你的工具如此基础,几乎是一副不可或缺的螺母和螺栓。

00:19:01 - Saron Yitbarek

确实是这样。

00:19:01 - Brian Fox

知道我创造了世界上某种有价值的、别人仍然还在使用的东西,这真的是一种很棒的感觉。然后当我注意到这是怎么回事时,我意识到,更重要的是,“自由软件”和“开源”这些词存在于日常英语和全世界的日常语言之中了,而最初并不是这样的。这是我和理查德•斯托曼还有其他人所投入努力的产物。作为这一运动的一部分,我很幸运能这么早参与,但让我回过头来看时,也感到非常满意,我想:“哇,开源软件已经存在,而且我就是其中的一部分。”

00:19:50 - Saron Yitbarek

Brian Fox 是 Bash shell 的创建者和 Opus Logica 的 CEO。

00:20:01 - Steve Bourne

事实上,我确实听说过 Bash。

00:20:03 - Saron Yitbarek

这位就是被 Brian Fox 的工作所替代的 Bourne shell 的创建者 Steve Bourne。我们想知道 Bourne 对 Fox 的工作有何看法。他是否将重生的 shell Bash 视为自己作品的开源复制品?我的意思是,他觉得 Bash 怎么样?

00:20:20 - Steve Bourne

有一天,写了 Bash 的那个人在一次会议上找我,给了我一件 T 恤,前面印着 “Bourne again” 的字样。

00:20:26 - Saron Yitbarek

那就是 Brian Fox。

00:20:29 - Steve Bourne

那是一种友好的情绪,当时是:“好吧,希望您不介意,但我只是重写了您的 shell”,而我说:“听起来不错”,然后他给了我一件 T 恤。

00:20:38 - Saron Yitbarek

如果我在编程领域学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每个人都喜欢意外之喜。事实证明,Stephen Bourne 认为 Bash 是他和其他人在贝尔实验室所做工作的必要扩展。一点儿都不为此苦恼。

00:20:52 - Steve Bourne

曾经有一些人们想要,但是我没做的特性,例如变量替换和字符串管理,但是这些都被加入到了 Bash 中,现如今人们经常会用到。Bash 和原始 shell 之间的关系,我当时的印象是,它只是对语言的重新实现,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确实添加了功能,因此它确实取得了超越我所写作品的进步,当然是在字符串管理领域。我现在一直在用它。

00:21:21 - Saron Yitbarek

Steve Bourne 是 Bourne shell 的创建者和 Rally Ventures 的 CTO。

00:21:32 - Saron Yitbarek

自从 Bash 在前往圣芭芭拉的长途车程中被塞进 Brian Fox 的卡车以来,已经过去了很多年。 2019 年,版本 5.0 被发布,就像 Fox 提到的那样,Bash 现在被内置进了 Linux 中、macOS 中,甚至微软 Windows 中。Bash 已经成了开源世界中脚本编写的基石。这是我们自动化的基础。

00:22:02 - Taz Brown

随着组织规模的扩大,使用能够使我们更快完成工作的工具变得至关重要。它成为了必需品。

00:22:16 - Saron Yitbarek

Taz Brown 是 Red Hat 的资深 Ansible 自动化顾问,因此她非常了解 Bash 的价值。

00:22:24 - Taz Brown

我绝对认为人们在职业生涯初期就应该使用 Bash。与其使用 GUI 或者说是图形用户界面,不如将自己视为管理员或 DevOps 人员。

00:22:39 - Saron Yitbarek

而这是因为作为一名 Bash 程序员,你将会掌握能让你晋升的核心价值。

00:22:45 - Taz Brown

学习写脚本有一定的价值,因为这可以让你从自动化的角度,为程序的长期运行做打算。你可以看到脚本的运行方式,然后可以说:“好吧,我可以做到,我可以使这项任务自动化执行。”它开始使你成为与之前不一样的思想家和技术专家。

00:23:09 - Saron Yitbarek

对于运维而言,自动化已经变得不可或缺。复杂的程序、应用和工具均由优雅的 Bash 代码实现。

00:23:21 - Taz Brown

如果你愿意的话,你不必重复造轮子。你可以从 GitHub 库或是其他任何你存储这些特定文件的地方拉取它们。Bash 允许你这么做。Bash 允许你执行这些常见任务,并且可以从 10 台服务器扩展到 1000 台服务器。

00:23:42

关于自动化的伟大之处在于,一旦你制定了计划,就可以以一种非常有效的方式执行。它允许你执行那些,无法手动执行的操作。

00:23:56 - Saron Yitbarek

最近 Taz Brown 所从事开发的 Ansible® 这样的最新产品可以始终与 Bash 集成在一起,完成了工作。

00:24:04 - Taz Brown

虽然时代在不停前进,但是我认为 Bash 永远都会是管理员会去选择使用的工具,特别是他们想要快速自动化的情况下。

00:24:14 - Saron Yitbarek

最后,这一切的成功,都可以追溯到它是一个自由的、允许所有人加以改进的软件这件事上。它是 Brian Fox 提供给世界的,某种没有许可证和限制的东西。满足了人们一直的需求,所以是 Bash 成功的关键。实际上,他甚至已经不再主管 Bash 开发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这位是 Chet Ramey,他维护了 Bash 数十年。

00:24:38 - Chet Ramey

我想,Brian 在发布 1.05 版本后就已经决定了他想要继续去从事其他工作。他曾在自由软件基金会负责过其他任务,他想做除了 Bash 以外的事情,而我是 Bash 最活跃的贡献者。他和我一起开发了许多新功能。我们共同努力解决了许多 bug,因此当到了需要其他人接手时,我是最佳人选。

00:25:16 - Saron Yitbarek

就像 Fox 一样,Ramey 也必须继续努力,因为 Bash 比任何一位维护者都重要。

00:25:25 - Chet Ramey

我是从 23 岁开始贡献的,有点儿像是我和 Bash 共同成长。在某些时刻,我会需要征集一个团队。我需要征集那些愿意并且有能力投入时间推动 shell 发展向前的人们。

00:25:46 - Saron Yitbarek

Bash,这款再次降生的 shell 明年将迎来 30 岁(LCTT 译注:Bash 发布于 1989 年,至本译文发表时,已经 31 岁了),并且没有衰老的迹象。Bash 乘着自由软件浪潮,然后是开源浪潮,直到传播至编程世界的每个角落。但曾经,它只是存储在 Brian Fox 汽车后备箱里磁带上的代码。它只是一些程序员,想要带给大家的 shell 语言。几乎偶然的,Brian Fox 在此过程中成为了一名伟大的代码英雄。

00:26:23

顺便说一句,有些事情始终困扰着我, Brian Fox 驱车将所有 Bash 代码载到了 Santa Barbara。为什么要转移呢?我的意思是,他在某家科技公司找到了新工作吗?

00:26:34 - Brian Fox

我想要继续我的音乐生涯,而我认为做到这一点的最佳去处就是气温总在 72 华氏度左右、天空没有乌云、海滩很美的地方。

00:26:45 - Saron Yitbarek

很好,我更喜欢这个理由。

00:26:49

现在让我们向 Wayne A. Lee 致敬,是他向我们建议了这一集标题《Bash Shell 中的英雄》。干得好,Wayne。

00:26:57

在下一集中,我们对于自动化的兴趣,将提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并且着眼于 AI 语言,特别是 John McCarthy 创造的 LISP。

00:27:11

《代码英雄》是 Red Hat 的原创播客节目。如果你访问节目的网站 redhat.com/commandlineheroes,你将更深入了解到有关 Bash 或是我们本季所介绍的任何编程语言的故事。

00:27:28 - Saron Yitbarek

我是 Saron Yitbarek。下棋之前,坚持编程。

什么是 LCTT SIG 和 LCTT LCRH SIG

LCTT SIG 是 LCTT 特别兴趣小组Special Interest Group,LCTT SIG 是针对特定领域、特定内容的翻译小组,翻译组成员将遵循 LCTT 流程和规范,参与翻译,并获得相应的奖励。LCRH SIG 是 LCTT 联合红帽(Red Hat)发起的 SIG,当前专注任务是《代码英雄》系列播客的脚本汉化,已有数十位贡献者加入。敬请每周三、周五期待经过我们精心翻译、校对和发布的译文。

欢迎加入 LCRH SIG 一同参与贡献,并领取红帽(Red Hat)和我们联合颁发的专属贡献者证书。


via: https://www.redhat.com/en/command-line-heroes/season-3/heroes-in-a-bash-shell

作者:Red Hat 选题:bestony 译者:JonnieWayy 校对:acyanbirdwxy

本文由 LCRH 原创编译,Linux中国 荣誉推出



最新评论

LCTT 译者
Jonathan Wang 🌟🌟🌟
共计翻译: 11.0 篇 | 共计贡献: 118
贡献时间:2020-07-16 -> 2020-11-11
访问我的 LCTT 主页 | 在 GitHub 上关注我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顶部的“╋”,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