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站外平台:

Web 的成长,就是一篇浏览器的故事

作者: Mike Bursell 译者: LCTT XYenChi

| 2021-02-18 16:18   评论: 1    

互联网诞生之时我的个人故事。

最近,我和大家 分享了 我在 1994 年获得英国文学和神学学位离开大学后,如何在一个人们还不知道 Web 服务器是什么的世界里成功找到一份运维 Web 服务器的工作。我说的“世界”,并不仅仅指的是我工作的机构,而是泛指所有地方。Web 那时当真是全新的 —— 人们还正尝试理出头绪。

那并不是说我工作的地方(一家学术出版社)特别“懂” Web。这是个大部分人还在用 28.8K 猫(调制解调器,俗称“猫”)访问网页的世界。我还记得我拿到 33.6K 猫时有多激动。至少上下行速率不对称的日子已经过去了,[1] 以前 1200/300 的带宽描述特别常见。这意味着(在同一家机构的)印刷人员制作的设计复杂、色彩缤纷、纤毫毕现的文档是完全不可能放在 Web 上的。我不能允许在网站的首页出现大于 40k 的 GIF 图片,这对我们的许多访问者来说是很难接受的。大于大约 60k 图片的会作为独立的图片,以缩略图链接过去。

如果说市场部只有这一点不喜欢,那是绝对是轻描淡写了。更糟的是布局问题。“浏览器决定如何布局文档,”我一遍又一遍地解释,“你可以使用标题或者段落,但是文档在页面上如何呈现并不取决于文档,而是取决于渲染器!”他们想控制这些,想要不同颜色的背景。后来明白了那些不能实现。我觉得我就像是参加了第一次讨论层叠样式表(CSS)的 W3C 会议,并进行了激烈地争论。关于文档编写者应控制布局的建议真令人厌恶。[2] CSS 花了一些时间才被人们采用,与此同时,关心这些问题的人搭上了 PDF 这种到处都是安全问题的列车。

如何呈现文档不是唯一的问题。作为一个实体书出版社,对于市场部来说,拥有一个网站的全部意义在于,让客户(或者说潜在的客户)不仅知道一本书的内容,而且知道买这本书需要花多少钱。但这有一个问题,你看,互联网,包括快速发展的万维网,是开放的,是所有都免费的自由之地,没有人会在意钱;事实上,在那里谈钱是要回避和避免的。

我和主流“网民”的看法一致,认为没必要把价格信息放在线上。我老板,以及机构里相当多的人都持相反的意见。他们觉得消费者应该能够看到书要花多少钱。他们也觉得我的银行经理也会想看到我的账户里每个月进了多少钱,如果我不认同他们的观点的话,那我的收入就可能堪忧。

幸运的是,在我被炒鱿鱼之前,我已经自己认清了一些 —— 可能是在我开始迈入 Web 的几星期之后,Web 已经发生变化,有其他人公布他们的产品价格信息。这些新来者通常被那些从早期就开始运行 Web 服务器的老派人士所看不起,[3] 但很明显,风向是往那边吹的。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网站就赢得了战争。作为一个学术出版社,我们和大学共享一个域名(在 “ac.uk” 下)。大学不太相信发布价格信息是合适的,直到出版社的一些资深人士指出,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正在这样做,如果我们不做……看起来是不是有点傻?

有趣的事情还没完。在我担任站点管理员(“webmaster@…”)的短短几个月后,我们和其他很多网站一样开始看到了一种令人担忧的趋势。某些访问者可以轻而易举地让我们的 Web 服务器跪了。这些访问者使用了新的网页浏览器:网景浏览器(Netscape)。网景浏览器实在太恶劣了,它居然是多线程的。

这为什么是个问题呢?在网景浏览器之前,所有的浏览器都是单线程。它们一次只进行一个连接,所以即使一个页面有五张 GIF 图,[4] 也会先请求 HTML 基本文件进行解析,然后下载第一张 GIF,完成,接着第二张,完成,如此类推。事实上,GIF 的顺序经常出错,使得页面加载得非常奇怪,但这也是常规思路。而粗暴的网景公司的人决定,它们可以同时打开多个连接到 Web 服务器,比如说,可以同时请求所有的 GIF!为什么这是个问题呢?好吧,问题就在于大多数 Web 服务器都是单线程的。它们不是设计来一次进行多个连接的。确实,我们运行的 HTTP 服务的软件(MacHTTP)是单线程的。尽管我们花钱购买了它(最初是共享软件),但我们用的这版无法同时处理多个请求。

互联网上爆发了大量讨论。这些网景公司的人以为他们是谁,能改变世界的运作方式?它应该如何工作?大家分成了不同阵营,就像所有的技术争论一样,双方都用各种技术热词互丢。问题是,网景浏览器不仅是多线程的,它也比其他的浏览器更好。非常多 Web 服务器代码维护者,包括 MacHTTP 作者 Chuck Shotton 在内,开始坐下来认真地在原有代码基础上更新了多线程测试版。几乎所有人立马转向测试版,它们变得稳定了,最终,浏览器要么采用了这种技术,变成多线程,要么就像所有过时产品一样销声匿迹了。[5]

对我来说,这才是 Web 真正成长起来的时候。既不是网页展示的价格,也不是设计者能定义你能在网页上看到什么,[6] 而是浏览器变得更易用,以及成千上万的浏览者向数百万浏览者转变的网络效应,使天平向消费者而不是生产者倾斜。在我的旅程中,还有更多故事,我将留待下次再谈。但从这时起,我的雇主开始看我们的月报,然后是周报、日报,并意识到这将是一件大事,真的需要关注。


  1. 它们又是怎么回来的? ↩︎

  2. 你可能不会惊讶,我还是在命令行里最开心。 ↩︎

  3. 大约六个月前。 ↩︎

  4. 莽撞,没错,但它确实发生了 [7] ↩︎

  5. 没有真正的沉寂:总有一些坚持他们的首选解决方案具有技术上的优势,并哀叹互联网的其他人都是邪恶的死硬爱好者。 [8] ↩︎

  6. 我会指出,为那些有各种无障碍需求的人制造严重而持续的问题。 ↩︎

  7. 噢,不,是 GIF 或 BMP,JPEG 还是个好主意,但还没有用上。 ↩︎

  8. 我不是唯一一个说“我还在用 Lynx”的人。 ↩︎


via: https://opensource.com/article/19/3/when-web-grew

作者:Mike Bursell 选题:lujun9972 译者:XYenChi 校对:wxy

本文由 LCTT 原创编译,Linux中国 荣誉推出



最新评论

来自香港的 Firefox 86.0|Android 8.1 用户 2021-02-18 22:40 18 回复
最喜欢听前辈们讲互联网前期的故事了
LCTT 译者
XYenChi 🌟🌟
共计翻译: 11.0 篇 | 共计贡献: 1411
贡献时间:2017-04-06 -> 2021-02-15
访问我的 LCTT 主页 | 在 GitHub 上关注我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顶部的“╋”,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