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中国 - 开源社区

 找回密码
 骑士注册

QQ登录

微博登录


戴着面具的复仇者 —— 揭秘:激进黑客组织“匿名者”(中)

2014-9-30 12:30       

4

2010 年的秋天,“和平阵营”的抗议活动终止,政府只做出了略微让步,“流浪者管理法案”仍然有效。Doyon 希望通过借助“匿名者”组织的方略扭转局势。他回忆当时自己的想法,“也许我可以发动‘匿名者’组织来教训这种看似不堪一击的市政府网站,它们绝对会【哔~】地沦陷。最终我们使得市政府永久性废除‘流浪者管理法案’。”

Joshua Covelli 是一位 25 岁的匿名者,他的昵称是“Absolem”,他非常钦佩 Doyon 的果敢。“过去我们的组织完全是各种混乱的一盘散沙,”Covelli 告诉我。在“Commander X”加入之后,“组织似乎开始变得有模有样了。”Covelli 的工作是俄亥俄州费尔伯恩的一所大学接待员,他从不了解任何有关圣克鲁斯的政治。但是当 Doyon 提及帮助“和平阵营”抗击活动的计划后,Covelli 立即回复了一封表示赞同的电子邮件:“我期待参加这样的行动已经很久了。”

Doyon 使用 PLF 的昵称邀请 Covelli 在 IRC 聊天室进行了一次秘密谈话:

Absolem:抱歉,有个比较冒犯的问题...请问 PLF 是组织的一部分还是分开的?
Absolem:我会这么问,是因为看你们聊天,觉得你们都是非常有组织的。
PLF:不不不,你的问题一点也不冒犯。很高兴遇到你。PLF 是一个来自波士顿的黑客组织,已经成立 22 年了。我在 1981 年就开始了我的黑客生涯,但那时我并没有使用计算机,而是使用的 PBX(Private Branch Exchange,电话交换机)。
PLF:我们组织内所有成员的年龄都超过了 40 岁。我们当中有退伍士兵和学者。并且我们的成员“Commander Adama”,正在躲避一大帮警察还有间谍的追捕。
Absolem:听起来很棒!我对这次行动很感兴趣,不过“匿名者”组织看起来太混乱无序,不知道我是否可以提供一些帮助。我的电脑技术还不错,但我在入侵技术上还完全是一个新手。我有一些小工具,但不知道怎么去使用它们。

庄重的入会仪式后,Doyon 正式接纳 Covelli 加入 PLF:

PLF:把所有可能使你受牵连的敏感文件加密。
PLF:还有,想要联系任何一位 PLF 成员的话,给我发消息就行。从现在起,请叫我... Commander X。

2012 年,美联社称“匿名者”组织为“一帮专家级的黑客”;Quinn Norton 在《连线》杂志上发文称“‘匿名者’组织可以入侵任何坚不可摧的网站”,并在文末赞扬他们为“一群卓越的民间黑客”。事实上,有些匿名者的确是很有天赋的程序员,但绝大部分成员根本不懂任何技术。人类学家 Coleman 告诉我只有大约五分之一的匿名者是真正的黑客——其他匿名者则是“极客与抗议者”。

2010 年 12 月 16 日,Doyon 以 Commander X 的身份向几名记者发送了电子邮件。“明天当地时间 12:00 的时候,‘人民解放阵线’组织与‘匿名者’组织将从互联网中删除圣克鲁斯政府网站”,他在邮件中写道,“12:30 之后我们将恢复网站的正常运行。”

圣克鲁斯数据中心的工作人员收到了警告,匆忙地准备应对攻击。他们在服务器上运行起安全扫描软件,并向当地的互联网供应商 AT & T 求助,后者建议他们向 FBI 报警。

第二天,Doyon 走进了一家星巴克并启动了笔记本电脑。即便是在这样一个小镇上,Doyon 也显得格外醒目:一个疲惫的流浪汉疯狂地敲击着键盘。随后,Covelli 和他在一间秘密聊天室碰头。

PLF:去社区,登录——检查一下右上角的“聊天”菜单栏,上面有今天的具体方案。感谢你对我们的支持。
Absolem:一切为了 PLF,长官。

他们都打开了 DDoS 软件。尽管只有少数人参加了这次“和平阵营”的行动,但 Doyon 好似统率千军万马般下令:

PLF:注意:每一位支持 PLF 或者站在我们这边的朋友——还有那些对抗邪恶保卫正义的勇士们:‘和平阵营’行动进行中,战斗的号角已经响起!目标:www.co.santa-cruz.ca.us。随意开火。重复指令:开火!
Absolem:收到,长官。

数据中心的工作人员紧张地盯着服务器,上面反馈出一连串拒绝服务的请求。尽管他们尽了最大的努力,网站还是崩溃了。25 分钟后,Doyon 决定遵守承诺。他下令“停止攻击”,政府网站开始恢复了正常运行。(这次攻击后,“流浪者管理法案”依旧没有废除。)

Doyon 没有时间去庆祝胜利,他显得焦躁不安。“我得走了,”他告诉 Covelli。他飞一般得逃回了山中小屋。Doyon 的感觉是正确的:一位 FBI 的探员早就在 IRC 上盯住了他。这位 FBI 的探员已经获许搜查 Doyon 的笔记本电脑。

几周后,Doyon 的食物吃完了,他不得不下山进行采购。当 Doyon在 Coffee Roasting Company 咖啡厅逗留的时候,两位联邦探员走了进来将他拘捕。Doyon 给“和平阵营”的创建者,同时也是一名律师的 Ed Frey 打了一个电话,Ed Frey 来到了警察局。Doyon 告诉了 Frey 他的另一个身份“Commander X”的事。

随后 Doyon 被释放,但 FBI 没收了他的笔记本电脑,里面满是犯罪证据。Frey 一个几乎不了解网络世界的维权律师,把 Doyon 载回了他的山边露营。“接着你要怎么办?”Frey 问道。

“Zach 很聪明... 并且... 是一个天才... 但.. 你们... 不在一个班。”

Doyon 引用了一句电影台词。“拼命地跑,”他说。“我会躲起来,尽可能保持我的行动自由,用尽全力和这帮混蛋们作斗争。”Frey 给了他两张 20 美元的钞票并祝他好运。

1234下一页
查看其它分页: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我也要发表评论

运维世界大会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