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中国 - 开源社区

 找回密码
 骑士注册

QQ登录

微博登录


开源最终能产生多大的影响力?

2014-12-24 15:58       

经过了Opensource.com Community Moderators一整天的年会。议程的最后一项,简单的说“特别嘉宾:待定”。项目负责人、Opensource.com的社区经理Jason Hibbets,站起来解释到“实际上并不是没确定,我只是不想说出特别嘉宾是谁。”

All Things Open 会议的来自世界各地的版主都在这张桌子旁边。Jason说:“接下来一个半小时让我们认真聆听,探讨一系列问题。”这时门打开了,仿佛所有的时间都是为了等他,在桌子的尽头的唯一一个空位置被一个高大的人占领,没有西装革履,只是衬衫和休闲裤。

他说“大家都是做什么工作的?”

房间里第二高的男人Jeff Mackanic,Red Hat的全球宣传部高级主管解释道:今天大多数的社区版主都在这里,他让每个人简要的介绍自己。 

  • “Jen Wike Huger,Opensouce.com 的内容经理。非常高兴见到大家。”
  • “Nicole,ByWater Solutions 教育部副总裁,我们设图书馆的FOSS。我教人们如何使用开源软件。”
  • “Robin,我从2013年加入moderator项目,为OSDC做了许多东西,工作在 City of the Hague,维护他们的网站。”
  • “Marcus Hanwell,来自英国,现在在Kitware。是FOSS科技软件的技术主管。我和国家实验室工作,使用Titan Z 做 GPU编程。曾经和 Gentoo 、KDE合作。我热爱FOSS和开源技术。”
  • “Phil Shapiro,我在DC的校图书馆管理28个Linux工作平台。我把这些人们看做我的同事。知道我们都能得到能量,分享想法就很高兴。我的主要兴趣是如何用FOSS更有尊严的工作。”
  • “Joshua Holm,我花费大部分时间在系统更新和在网络上找工作。”
  • “Mel Chernoff,我工作在Red Hat,主要和Jason Hibbets、Mark Bohannon一起为 政府工作。”
  • “Scott Nesbitt,我为许多东西协作,而且用FOSS很长时间了。我是一个“凡人”只是想提高工作效率,我不是一个系统管理员或程序员。我帮人将FOSS融合到他们的商业和个人生活。”
  • “Luis Ibanez,我刚刚加入Google,但是我对DIY和FOSS非常感兴趣。”
  • “Remy DeCausemaker,RIT MAGIC Center 的Resident Hackademic,也是Department of Interactive Games and Media的兼职教授。在Opensource.com大约四年时间了。”
  • “Jason Baker,我是Red Hat的云计算专家,大部分时间使用OpenStack。”
  • “Mark Bohannan,我在华盛顿的Red Hat Global Public Policy仪器工作。和Mel一样,我花费很多时间来写,或者寻找来自法律或政府渠道的人。这让我我有一个讨论政府内发生的积极事情的地方。”
  • “Jason Hibbets,现在这里的这个有组织的活动是我组织的。”整个屋子都笑了。。。

我坐在他的左边,我注意到在充满智慧的双眼后面是意味深长的笑容,这个人自从2008年一月领导公司,他就是Jim Whitehurst,Red Hat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我拥有地球上最好的工作。”Whitehurst说着向后靠去,翘起二郎腿,将他的手放在脑袋后。“我领导Red Hat,全世界跑,看事情进行的怎么样。我在这里的第七年,FOSS发生了令人吃惊的事情,广泛的开放式创新让他脱离边缘。现在,我想说:IT在FOSS早些年曾经呆过的相同位置。我们目睹了FOSS从可替换的发展到创新动力。我们的客户也看到了这一切。他们使用FOSS不仅是因为它便宜,也因为它提供给他们解决方案和创新的方法。这也是一个全球的现象。例如,我在印度时发现,对印度人来说,有两个原因拥护开源:第一,创新的通道;第二,市场不同,渴望完全掌控。”

“Bombay Stock Exchange渴望拥有所有资源并控制它。这不是5年前股票交易市场你在哪里都能听到的。当时,FOSS的敲门砖是那些创造已经存在事情的免费副本。看看今天,大数据中任何事情的虚拟都在FOSS中发生了。基本任何结构,语言,方法论,以及手机都在开源技术中最先发生。”

“这是因为用户已经达到一定的数量和规模。不仅仅是 Red Hat—— Google,Amazon,Facebook 以及其他的,他们都想解决他们的问题,并且是用开源的方式。忘记那些许可——开源比那些更多。我们已经建造了一辆车,以及一些标准。像 Hadoop,Cassandra 已经其他工具。事实是,开源引导创新。例如,供应商意识到这里有一系列的大规模的问题需要解决之前 Hadoop 在批量生产。他们实际上有足量的资金、技术和标准去解决他们自己的问题。”开源现在对许多东西来说是默认的技术。尤其是在世界更加关注具体内容的时候,例如3D打印以及其他产品能够收集信息并应用。

“源代码很酷,但也是有限的。但是在不同的行业有很多机遇。我们必须问问自己“开源代码能为教育,政府和法律做些什么?这些有什么关系?其他领域能从我们学到什么?””

“这里也有一个content的问题。content现在是免费的,而且我们也可以寄希望于更加免费的content。但是我们需要content周围有一个商业模式。这是更多人应该关系的问题。如果你相信开放创新更好,那么我们需要更多的模式。”

“我担心的是教育在content方面的定位而不是communities的定位。例如,我走过的每个地方,我总是听大圩校长说:等等,教育将会免费?实际上FOSS对下载免费是很棒的,对上传也很有力。分散的免费课程很好,但是我们需要反复沟通,让他更好。这是很多不同的人都在做的事情,Opensource.com是在这个领域内进行分享的地方。问题不仅仅是:我们如何获得content?以及更进一步:如何建立并分配?如何确保在线的东西变得更好,是否可以应用在不同的领域?”

“但是改变世界的潜能是无限的,我们已经做出的进步是令人惊讶的。6年前我们痴迷于定义一个宗旨。我们上来就说“我们是主宰。”但是这表达是错的,因为那意味着控制权。主动参与也不见得能获得,Máirín Duffy提出一个词catalyst。所以我们成为Red Hat,创造催化行为和方向的环境。”

“Opensource.com在其他领域也是一个催化剂,这也就是Opensource.com本身。我希望你也能这样看到你自己。当我们开始之后content的质量和现在相比是惊人的。你可以看到每一个季度它都在变得更好。谢谢您贡献您的时间,感谢您成为催化剂。这对我们来说是让世界变得更好的机会。也可能听到你们的声音。”

之后,Whitehurst再次回顾了会议开源教育的主题“发挥到极致。如果你有一个课程是关于Ulysses这本书。现在你可以想想,如何众包一个模式让人们在一堂课上工作在一起。当然,用一段代码也是一样的:人们一起工作代码本身也会变好。”

此时此刻,我有话要说。像基础和可能是不可调和的这种词在讨论FOSS和学术社区的不同时被提出。如果你犯了错误,公开论文的数据和代码是致命性的。学校总是在避免失败,并推测着正确的结果。抄袭是欺骗。轮子被从头重新创造。在FOSS,你的工作很快会失败,但是在学术界,你等待失效。”

  • Nicole:“在学术领域有很多egos,你需要一个发布经理。”
  • Marcus:“合作时,你需要展示你不懂的部分,以及发生在门后面的事情。奖励制度只和你能接受到的荣誉有关。我们需要改变奖励制度。尽你可能的开发,我们最后发布,但我们希望更早发布。”
  • Luis:“团队合作,分享优先权。Red Hat能反馈给他们更多。”
  • Jim:“这里面有公司能发挥积极作用的地方么?”
  • Phil Shapiro:“我对FOSS的tipping点很感兴趣。Fed还没有转向 LibreOffice,这快把我逼疯了。我们没有将纳税人的钱花在软件上,当然也不应该花费在文字处理或微软的办公软件上。”
  • Jim:“我很提倡这个。我们能做的更多么?这是一个有意义的问题。首先,我们已经在我们创造的领域取得了进步。我们有坚实的政府支持。我们比私营部门的IT预算要多。银行和电信公司比政府更进一步。我们在欧洲做的更好,我认为相比于在这里,在那里工作他们花费更少的美元。吓一大电脑更像一个'do-over'。我们在每个方便都取得很大的进步,但是这也让人忧虑。”

会议结束的时候,他站起并再次感谢了在座每位的共组、奉献和微笑。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我也要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