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中国 - 开源社区

 找回密码
 骑士注册

QQ登录

微博登录


有种生活态度叫 Linux

2015-7-5 08:00    评论: 6 收藏: 1    

我的 Linux 之旅始于三年前。那时我结束了高中生涯,开始把更多的关注点指向计算机和网络的安全。学习这个领域的东西真正令我为之着迷,有许多新东西要学习。当时我立马就被吸引进入了。

首先,安全和 Kali Linux 总是如影随形的。没有它你就很难成为一名安全研究员。因此,我就从在Windows 操作系统上实现 Kail Linux 的双操作系统开始。

那时候我还没有深入研究过 GNOME。由于我的个人品味,一切都在我小小的显示器(1366X768的分辨率)上看起来太大。而且我的笔记本经常比正常的状态要热(有85到90摄氏度)。那时我盘算着 Kali Linux上 有关那个领域的所有东西都是我所需要的。我所需要的了解的是 Metasploit  框架,它其实也还是可以被安装到其它基于 Linux 的操作系统上的。

那时正好是爱德华斯诺登第一次发布机要。是我们第一次发现有关 PRISM 法案,而且有企业与那个法案有牵涉。微软就在其列,而那时使用他们的操作系统的我也实在没有感到怎么舒服。作为一名当时几乎在完全使用着来自美国的服务和产品的欧洲公民,我个人深受触动。我是在意自己的互联网隐私的,因此斯诺登事件对我的启示直接影响我想要有所改变。

于是我开始尝试使用不同的发行版。我尝试过 Fedora,Linux Mint,还有 OpenSUSE。之前的每一次使用体验都相当类似,我安装了系统,使用一俩月,意识到笔记本的发热问题还在那儿,最终在尝试解决那些问题时系统发生奔溃。我为AMD图形卡使用过开源的驱动程序,而它们当时运作起来并不理想。AMD的支持对我很有帮助。面向我所使用的图形卡的专有驱动只能同 Linux 内核的古老版本兼容,所以每次我安装了它们,重启笔记本后屏幕看不到任何东西。

但我是固执的。我并没有想要放弃。因为使用 Windows 让我没有安全感。因此,我当时决定给了 Arch Linux 一次机会。安装它是一次令人心醉的体验。在这个过程中我学到了很多。但是发热问题再一次摆在了面前。尝试解决它们的时候,我又一次让系统用不了了。

这之后我就有点灰心了。我准备承认自己已经被打败了。我想是我的笔记本并不真的能同 Linux 兼容,又用上了 Windows。可很快感觉就不爽了。我不能改变不喜欢的东西(像文件浏览器里面的 Ribbon 界面)。而且随着斯诺登向公众揭露更多有关 NSA 的法案的信息,我的消极情绪只增不减。之后,我开始阅读有关基础 OS 的东西。

Elementary OS 开启像是漂亮的,设计良好的操作系统。我把它烧录到了一个顺手拿到的空 CD 上,可是我不准备再去给 Linux 一次尝试。之后,某天晚上,我在朋友那儿喝醉了,回到家对自己说:噢,什么鬼!

所以我安装了它,并且装好后看起来轻量到足够能使我的笔记本在使用时发热更少。我安装并且按照自己的需要配置好了 tlp 包,出现的问题比以前小很多。当然,在功耗上它还是没有击败我的 Windows 系统,但已经比我以前尝试过的 Linux 发布版好很多了。而系统事实上也好看呢。我享受这使用它的每一分钟,它有一些我在 Windows 上找不着的小功能(比如多工作区)。
几个月之后,Elementary OS 新发布了代号为 Freya 的 Beta 1 版本。我立刻就去安装了,而且我自此使用 Elementary OS 至今。我感觉自己是 Elementary OS 社区的一员,在他们的社交网络上渐渐活跃起来。之后很快我就开始报告自己遇到的 bug,使用我的母国(波黑)语言对系统进行了翻译,而且甚至向 Elementary OS 项目网站的新外观工程做过一两次贡献。能够看到 Freya 发布版从 Beta 1 发展到稳定版本,是一次可以改变生活的体验。而且我是其中的一员。我竟然是创造某些新的,某些很棒的东西的活动里面的一分子!

在此期间,我家新入两台新的笔记本和一台新的台式机,但我没用过它们。我和我的老本子有着特殊的关系,因为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试试,现在我还在使用它哦。

大概仨月前,功耗的表现有了显著的改善。我的笔记本不再过热了。事实上,现在的温度已经比我在用 Windows 时低很多了。到现在我还没有明白什么事情的发生会使得功耗表现得到那么显著的改善,而电池使用时间确实从半小时增加到了一个半小时(对比 Windows 的是两小时十五分钟)。

我是今年4月份荷兰大会的志愿者,也是欧洲志愿者服务的一份子。我们团队使用了我的笔记本创建了演示文稿,准被向其他志愿者展示这个演示文稿,以协调我们的志愿者项目。我们使用了微软的PowerPoint,那样就可以使用 OneDrive 来很轻松的同其它人共享这个演示文稿。但当时 Windows 这家伙竟然决定进行更新。我的笔记本在演示文稿播放的一开头就重启了。更新持续了太久(超过了15分钟),而我有任务在身,需要当机立断。我不得不不顾“不要关掉你的计算机”的警告,强制关闭了我的笔记本。随后我启动了我乖乖的 Elementary OS,挂载了 Windows 的那个驱动器,在那个驱动器上找到了演示文稿并在 LibreOffice Impress 中打开。演示文档能持续播放,没有任何问题。LibreOffice Impress 完全支持我们创建的演示文稿!

经历过那次之后,我再未去检查过我的 Windows 系统是否已经完全奔溃。因为我再也不用操心那个了。 Elementary OS 作为我主要的操作系统完全替代了它。我再也没看到自己使用那个性感的万神殿桌面环境之外的任何系统。经历过漫长而痛苦的转型之后,我最终在使用我的笔记本时感到了完全的舒适。我把它安装到了家里其它的每一台电脑设备上。我全家现在日常都使用的是 Elementary OS,他们都喜欢它。现在我家完全从 Windows 那里解放了,我们的智能手机上全部运行的是 Cyanogenmod。

我不会骗你,我的转型并不容易。这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但最后我完成了,感觉也没什么。感谢我的固执,我可以真正在生活中拥抱开源。我向一些世界知名的开源项目给与一些小贡献,比如 Reddit 和 Tor 项目。我也经常在博客上写些有关我在开源方面的经验之谈。我开始向 Opensource.com 和自由软件杂志投稿,用的是塞尔维亚语言。我甚至成了两个同开源和 IT 相关的博客网站的常驻客座博客哦。

向开源软件做贡献是我的第一次志愿者体验,但这并不是尾声。我在我当地社区的不同场合积极扩展我的志愿者服务经验,还有机会到欧洲另一端参加了一个月志愿者之旅,感谢这次经历,对我是一次改变生活的体验。开源让我得以完成如此多的事情,如果没有那次牛刀小试,我将一事无成。开源让我拥抱开放和协作,我也会把这些原则运用到生活的其它领域。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我也要发表评论

来自 - 新疆 的 Safari/Linux 用户 2015-7-27 00:34
如果要学ubuntu,有一个群,因为是新建的,才四人,希望支持一下,人自然越来越多203406848
回复
renjieyanhong 2015-7-7 09:59
好文章学习了
4 回复
来自 - 四川成都 的 Chrome/Windows 用户 2015-7-5 11:38
从文章看,作者还是处于摸索阶段,无论是 Windows, 还是 Linux。Windows 更新重启,一定是 TA 点着重启按钮了,因为既然用 Ribbon,那至少是 Windows 8,从 Windows 7 开始系统不会在安装更新后强制重启。为了降低功耗一次次把 Linux 搞崩溃了,TA 就不会预先做个备份?
4 回复
来自 - 四川成都 的 Chrome/Windows 用户 2015-7-5 11:36
从文章看,作者还是处于摸索阶段,无论是 Windows, 还是 Linux。Windows 更新重启,一定是他点着重启按钮了,因为既然用 Ribbon,那至少是 Windows 8,从 Windows 7 开始系统不会在安装更新后强制重启。为了降低功耗一次次把 Linux 搞崩溃了,TA 就不会预先做个备份?
回复
来自 - 广东广州 的 Safari/Linux 用户 2015-7-5 11:30
奔溃不是崩溃吗?
4 回复
来自 - 广东广州 的 Safari/Linux 用户 2015-7-5 11:28
每次发出来的东西都那么高水平,真郁闷,看不懂。
1 回复

热点评论

renjieyanhong 2015-7-7 09:59
好文章学习了
4
来自 - 广东广州 的 Safari/Linux 用户 2015-7-5 11:30
奔溃不是崩溃吗?
4
来自 - 四川成都 的 Chrome/Windows 用户 2015-7-5 11:38
从文章看,作者还是处于摸索阶段,无论是 Windows, 还是 Linux。Windows 更新重启,一定是 TA 点着重启按钮了,因为既然用 Ribbon,那至少是 Windows 8,从 Windows 7 开始系统不会在安装更新后强制重启。为了降低功耗一次次把 Linux 搞崩溃了,TA 就不会预先做个备份?
4
来自 - 广东广州 的 Safari/Linux 用户 2015-7-5 11:28
每次发出来的东西都那么高水平,真郁闷,看不懂。
1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