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中国 - 开源社区

 找回密码
 骑士注册

QQ登录

微博登录


你不知道的 Docker CTO 的浪漫狂放

2015-7-9 09:32       

Docker一问世,IaaS、PaaS等云端公司就纷纷抢攻Docker商机,而受到Docker兴起所威胁的VMware与微软,也化敌为友加入Docker阵营。Docker现在被Google、Spotify、RedHat等IT巨擘众星拱月,在开源领域发展得也有声有色。

Forbes采访了当前最火的Docker创办人与CTO──Solomon Hykes,针对背后不为人知的有趣轶事做了精采分享。

Hykes说,“当你就要成功时,你永不知道原来成功离你如此靠近。” (左边为Docker CEO Ben Golub,右为CTO Solomon Hykes。)

在网咖打电动 让Hykes走入编程

落腮胡、皮夹克和摩托车,是Docker的灵魂人物CTO Solomon Hykes的标准记号,外型看起来像是推动社会运动的老大。

Hykes出生于纽约,父亲是美国人,母亲为法国、加拿大混血。他四岁搬到法国,毕业于巴黎的计算器本科,接着有半年在美国加州圣地牙哥大学就学。回到巴黎前,曾短暂在洛杉矶的法国电影公司工作。他的人生经历游走在法国与美国之间,带着浪漫与奔放的血液。

有趣的是,Hykes七岁就开始写代码。不过最初他只是为了打电动游戏,喜欢和朋友花上数小时的时光,在家附近的网咖玩星际大战。但这也让他获得了生平第一份工作──免费运维网咖服务器。“我尝试了一段新代码,每个在网咖的人就说‘为什么网速这么慢”,于是我就谨慎地把它调回来。而我的时间从玩游戏变成写编程。” Hykes打趣地说。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个经验悄悄地引领他步上自己后来的新创公司。 

Docker未走红前,热爱摩托车的Hykes,正大力尝试要将初生的Docker项目在硅谷Santa Clara大会进行短讲与推广,然而当时群众们期待听见的是关于DotCloud的主题。在这关键的时刻,Hykes第一次骑上他的新车,他说,“我还记得当时心里想着,或许这就是象征要冒险的一天吧。”

Hykes不平凡的事业旅程,从他青少年时期在法国做服务器管理员,到如今已成为一家最火的新创公司的创始人兼CTO。

Docker前身 早像温水煮青蛙

时值31岁的Solomon Hykes,2010年从美国知名的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毕业后,建立的新创企业叫DotCloud。这个软件提供开发者平台在亚马逊的云端上编程,成功募资1100万美元,投资人包括了Yahoo创办人杨致远。

DotCloud的商业模式为:以多语言PaaS为卖点,使得用户可以选择不同的开发组件和语言来运行程序。

但DotCloud的客户逐渐成熟饱和,而亚马逊自己的支持已经强化,意味DotCloud的成长变得缓慢,有些人开始取消对他们的投资。董事会花了数月寻找有经验的运营者。早期投资人Peter Fenton说DotCloud在2012年的挣扎,像温水煮青蛙。 

直到他们找到了Golub,转机开始来到。Golub同意Hykes的想法,认为要做点大胆举动。“不然,他们就要在水中溺死了。”Peter Fenton贴切地形容。于是新CEO Golub赌上银行存款中最后的500万美金,大胆压注在Docker以及“容器”的技术概念上。因为Hykes在运作DotCloud过程中,发现多平台的需求越来越受到用户的关注,成为构建Docker的灵感。最后,他们跨出更大胆的一步──大家都知道的:开源,一举让Docker成为今日之星。

面对那段艰困的时期,Hykes表示,“我们从来不开无聊的会议,我们总是想要证明些什么。但我也不断面临两难的抉择,要不计一切代价突围,或者再一次重新思考。而当你就要成功时,你永不知道原来成功离你如此靠近。”

Hykes也不讳言地透露,他之前一直认为Docker这名字糟透了。“我们一定要在发布它以前换掉这个名字。”没想到Docker容器中的App下载量目前高达53.5亿,一跃成为无人不晓的当红炸子鸡。

Hykes生态圈无法是Docker十倍  我们就走错方向

朋友和战友,这是容器生态快速发展的新写照。高人气的Docker两年内不可思议地快速崛起,容器和他们提倡新的基础建设方式,已经引领新创公司和创投爆炸性投入。

围绕Docker形成的新创公司并非复制品,至少现在还不是。它们反而聚焦在Docker还未处理的问题,或当你进入容器领域初期才会发生的问题。它让你在服务器空间能更快、更有效率地运行App。例如Weave works聚焦在容器的网络议题。一家日前募资850万美金的新创公司Portworx,也在和Weave works交涉。

因着Docker的成功,其他相关公司的轮廓也愈来愈清晰。但是停下来思考时,会发现事情似乎变得愈来愈复杂,那些声称支持Docker并与其合作的,却提供不同的服务来运行他的基础建设。像新创公司Hashicorp,聚焦在不只可以包含Docker,也包括其他各种广泛资源的工作流。

另一个例子,是关于曾在Airbnb担任工程师的Florian Leibert,他现在已成为Mesosphere的CEO。从前他最厌恶凌晨三点被电话叫醒,只因为服务器挂掉或是亚马逊断电必须重开机。因此他的新创公司Mesosphere,通过将数据中心全部连结到同等的、且任何暂时失误发生时都能持续运作的大计算机,企图减少这類的问题。而Yelp就使用它们的产品Mesos来每天发布100万个Docker容器。

由此,“或许你可以这样思考,如同Windows生态系开始时,微软变成了最大的巨人,但有很多好生意、商业模式与机会建立都在它之上。” Leibert解释到。

随着近5000万美元的总融资(大多是去年12月B轮3600万的融资),Mesosphere已经拥有一些主要的客户和支持者,希望它最后会和Docker的规模一样大、甚至超越Docker。

Solomon Hykes认为,每个人都试图用仁慈互相残杀。你希望在舞台的中心,但每个人都整合每一个人,而最后这对使用者是最好的结果。

对此,Hykes和Golub都一致表示,他们知道除非开源项目和其社区存活,他们的公司才可能成功。“如果生态系无法是Docker本来的十倍,那我们就走错了方向。对我们来说,身为一家企业,以及面对产业,正确的方向应该是聚焦在能为用户带来什么。”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我也要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