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中国 - 开源社区

 找回密码
 骑士注册

QQ登录

微博登录


有理想,有追求的系统管理员会在 Linux 中成长

2016-10-21 08:47    评论: 2    

我第一次看到运行着的 Linux 操作系统是在我的首份工作时,大约是在 2001 年。当时我在澳大利亚的一家汽车业供应商担任客户经理,和公司的 IT 工程师共用一间办公室。他做了一台 CD 刻录工作站(一个可以同时刻录好几张 CD 的巨大的东西),然后我们可以把汽车零配件目录刻录到 CD 并送给客户。刻录工作站最初是为 Windows 设计的,但是他一直没能让刻录机正常工作。最终他放弃在 Windows 上使用的念头并且换成在 Linux 上使用,刻录机完美工作了。

对我来说,Linux 的一切都是晦涩难懂的。大部分工作都在看起来像 DOS(LCTT 译注:磁盘操作系统,早期的个人电脑操作系统) 的命令行下完成,但它更加强大(后来我才认识到这一点)。我从 1993 年就开始使用 Mac 电脑,在那个时候,在我看来命令行界面有点过时了。

直到几年后——我记得是 2009 年,我才真正的认识 Linux。那时我已经移民荷兰并且在一家零售供应商那里找到了工作。那是一个只有 20 人的小公司,我除了做一个关键客户经理的正常工作,还无意间成了个一线 IT 技术支持。只要东西有了故障,他们总是会在花大价钱请外部 IT 顾问之前先来询问我。

我的一个同事因为点击了一封似乎来自 DHL(LCTT 译注:全球著名的邮递和物流集团 Deutsche Post DHL 旗下公司) 的电子邮件所附带的一个 .exe 文件而受到了一次网络钓鱼攻击。(是的,这的确发生了。)他的电脑被完全入侵了,他什么事都做不了。甚至完全格式化电脑都不起作用,好像病毒只靠它丑陋的脑袋就能活下来。我在后来才了解到这种情况可能是病毒被复制到了 MBR(主引导记录)里。而此时,为了节约成本,公司已经终止了和外部 IT 顾问的合同。

于是我帮助同事安装了 Ubuntu 操作系统让他继续工作,这的确很有效。他的电脑再次嗡嗡的运转了,而且我找到了他们工作必需的所有应用。我承认,从某些方面来说这不是最优雅的解决方案,不过他(包括我)喜欢这个操作系统的流畅度和稳定性。

然而我的同事在 Windows 世界形成的观念根深蒂固,他无法习惯新的使用方式,开始不停的抱怨。(很耳熟吧?)

虽然我的同事不能忍受新的使用方式,但我发现到这对我这个 Mac 用户已经不是一个问题。它们之间有很多相似点,我被迷住了。所以我在我工作用的笔记本电脑上又安装了一个 Ubuntu 组成双系统,我的工作效率提高了,让机器做我想做的事也变得更容易。从那时起我有规律的使用了几个 Linux 发行版,但我最喜欢 Ubuntu 和 Elementary。

当时我失业了,因此我有大量的时间给自己充电。由于我一直对 IT 行业很感兴趣,所以我致力于研究对 Linux 操作系统的管理。但是目前得到一个展示学识的机会太难了,因为我多年来所学的 95% 都不能简单的通过邮寄一份简历展示出来。我需要一个入职面试来展示我所知道的东西,所以我进行了 Linux 认证得到证书,希望能给我一些帮助。

我对开源做贡献已经有好一阵子了。刚开始时是为 xTuple ERP(LCTT 译注:世界领先的开源 ERP 软件)做翻译工作(英语译德语),现在已经转为在 Twitter 上做 Mozilla 的“客户服务”,提交 bug 报告等。我为自由和开源软件做推广宣传(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并且尽我所能在财政方面支持一些 FOSS(LCTT 译注:自由及开源软件)倡导组织(DuckDuckGo、bof.nl、EFF、GIMP、LibreCAD、维基百科以及其他)。目前我也在准备设立一个本地的隐私咖啡馆(LCTT 译注:这是荷兰的一个旨在强化网上个人隐私安全的咖啡馆/志愿者组织,参见: https://privacycafe.bof.nl/)。

除此之外,我已经开始写我的第一本书。这应该是一本涉及计算机隐私和安全领域的简易实用手册,适用于普通计算机用户,我希望它能在今年年底自主出版。(这本书遵循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CC。)至于这本书的内容,正如你预料的那样我会详细解释为什么隐私如此重要,以及“我没有什么需要隐藏“这种思想错的有多么离谱。但是最主要的部分还是指导读者如何避免让人讨厌的广告追踪,加密你的硬盘和邮件,通过 OTR(LCTT 译注:一种安全协议,为即时通讯提供加密保护)网上聊天,如何使用 TOR(LCTT 译注:第二代洋葱路由,可以在因特网上进行匿名交流)等等。虽然起初说这是一个手册,但我尽量会使用随和的语调来叙述,并且会根据精彩的我亲身经历的故事让它更加通俗易懂。

我依然爱着我所有的 Mac,只要买得起(主要因为它那伟大的构造),我还会使用它们,但是我的 Linux 一直在虚拟机里完成我的几乎所有的日常工作。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不是自夸:文档编辑(LibreOffice 和 Scribus),建立我的网页和博客(Wordpress 和 Jekyll),编辑图片(Shotwell 和 Gimp),听音乐(Rhythmbox),以及几乎其他任何工作。

不论我最后怎么找到工作,Linux 永远都是我必用的操作系统。


via: https://opensource.com/life/16/5/my-linux-story-rene-raggl

作者:Rene Raggl 译者:fuowang 校对:wxy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我也要发表评论

来自江西的 Chrome 53.0|GNU/Linux 用户 2016-10-21 11:43
1
来自陕西西安的 Chrome 54.0|GNU/Linux 用户 发表于 2016-10-21 11:10 的评论:
物理机直接上Debian Gnu/Linux已经很多年了,主要感觉Debian Gnu/Linux提供的全组件ISO创建本地源实在是非常方便,比任何一个发行版都好一点点,在单一发行版本中体现组件的模块化,需要什么功能直接装下就好了。APT-GET提供冲突监测,并保证安装组之间的不兼容冲突并进行选择。确实为用户想得多一点点。不用浪费无意义的流量和时间在寻找和设置源的问题上。不能自由下载其实本身就是一种不自由。也让用户感受到了某种未知的阻隔导致用户用脚投票
有优必有缺,本地源的方便抵消了及时更新
4 回复
来自陕西西安的 Chrome 54.0|GNU/Linux 用户 2016-10-21 11:10
物理机直接上Debian Gnu/Linux已经很多年了,主要感觉Debian Gnu/Linux提供的全组件ISO创建本地源实在是非常方便,比任何一个发行版都好一点点,在单一发行版本中体现组件的模块化,需要什么功能直接装下就好了。APT-GET提供冲突监测,并保证安装组之间的不兼容冲突并进行选择。确实为用户想得多一点点。不用浪费无意义的流量和时间在寻找和设置源的问题上。不能自由下载其实本身就是一种不自由。也让用户感受到了某种未知的阻隔导致用户用脚投票
回复

热点评论

来自江西的 Chrome 53.0|GNU/Linux 用户 2016-10-21 11:43
有优必有缺,本地源的方便抵消了及时更新
4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