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骑士注册

QQ登录

微博登录

搜索
❏ 站外平台:

Linux中国开源社区 观点 查看内容

LEDE 和 OpenWrt 分裂之争

2017-10-15 10:10       

本文导航

对于家用 WiFi 路由器和接入点来说,OpenWrt 项目可能是最广为人知的 Linux 发行版;在 12 年以前,它产自现在有名的 Linksys WRT54G 路由器的源代码。(2016 年)五月初,当一群 OpenWrt 核心开发者 宣布 他们将开始着手 OpenWrt 的一个副产品 (或者,可能算一个分支)叫 Linux 嵌入开发环境 (LEDE)时,OpenWrt 用户社区陷入一片巨大的混乱中。为什么产生分裂对公众来说并不明朗,而且 LEDE 宣言惊到了一些其他 OpenWrt 开发者也暗示这团队的内部矛盾。

LEDE 宣言被 Jo-Philipp Wich 于五月三日发往所有 OpenWrt 开发者列表和新 LEDE 开发者列表。它将 LEDE 描述为“OpenWrt 社区的一次重启” 和 “OpenWrt 项目的一个副产品” ,希望产生一个 “注重透明性、合作和权利分散”的 Linux 嵌入式开发社区。

给出的重启的原因是 OpenWrt 遭受着长期以来存在且不能从内部解决的问题 —— 换句话说,关于内部处理方式和政策。例如,宣言称,开发者的数目在不断减少,却没有接纳新开发者的方式(而且貌似没有授权委托访问给新开发者的方法)。宣言说到,项目的基础设施不可靠(例如,去年服务器挂掉在这个项目中也引发了相当多的矛盾),但是内部不合和单点错误阻止了修复它。内部和从这个项目到外面世界也存在着“交流、透明度和合作”的普遍缺失。最后,一些技术缺陷被引述:不充分的测试、缺乏常规维护,以及窘迫的稳固性与文档。

该宣言继续描述 LEDE 重启将怎样解决这些问题。所有交流频道都会打开供公众使用,决策将在项目范围内的投票决出,合并政策将放宽等等。更详细的说明可以在 LEDE 站点的规则页找到。其他细节中,它说贡献者将只有一个阶级(也就是,没有“核心开发者”这样拥有额外权利的群体),简单的少数服从多数投票作出决定,并且任何被这个项目管理的基础设施必须有三个以上管理员账户。在 LEDE 邮件列表, Hauke Mehrtens 补充到,该项目将会努力把补丁投递到上游项目 —— 这是过去 OpenWrt 被批判的一点,尤其是对 Linux 内核。

除了 Wich,这个宣言被 OpenWrt 贡献者 John Crispin、 Daniel Golle、 Felix Fietkau、 Mehrtens、 Matthias Schiffer 和 Steven Barth 共同签署,并以给其他有兴趣参与的人访问 LEDE 站点的邀请作为了宣言结尾。

回应和问题

有人可能会猜想 LEDE 组织者预期他们的宣言会有或积极或消极的反响。毕竟,细读宣言中批判 OpenWrt 项目暗示了 LEDE 阵营发现有一些 OpenWrt 项目成员难以共事(例如,“单点错误” 或 “内部不和”阻止了基础设施的修复)。

并且,确实,有很多消极回应。OpenWrt 创立者之一 Mike Baker 回应 了一些警告,反驳所有 LEDE 宣言中的结论并称“像‘重启’这样的词语都是含糊不清的,且具有误导性的,而且 LEDE 项目未能揭晓其真实本质。”与此同时,有人关闭了那些在 LEDE 宣言上署名的开发者的 @openwrt.org 邮件入口;当 Fietkau 提出反对, Baker 回复账户“暂时停用”是因为“还不确定 LEDE 能不能代表 OpenWrt。” 另一个 OpenWrt 核心成员 Imre Kaloz 到,他们现在所抱怨的 OpenWrt 的“大多数[破]事就是 LEDE 团队弄出来的”。

但是大多数 OpenWrt 列表的回应对该宣言表示困惑。邮件列表成员不明确 LEDE 团队是否将对 OpenWrt 继续贡献,或导致了这次分裂的架构和内部问题的确切本质是什么。 Baker 的第一反应是对宣言中引述的那些问题缺乏公开讨论表示难过:“我们意识到当前的 OpenWrt 项目遭受着许多的问题,”但“我们希望有机会去讨论并尝试着解决”它们。 Baker 作出结论:

我们想强调,我们确实希望能够公开的讨论,并解决掉手头事情。我们的目标是与所有能够且希望对 OpenWrt 作出贡献的参与者共事,包括 LEDE 团队。

除了有关新项目的初心的问题之外,一些邮件列表订阅者提出了 LEDE 是否与 OpenWrt 有相同的使用场景定位,给新项目取一个听起来更一般的名字的疑惑。此外,许多人,像 Roman Yeryomin,对为什么这些问题需要 LEDE 团队的离开(来解决)表示了疑惑,特别是,与此同时,LEDE 团队由大部分活跃核心 OpenWrt 开发者构成。一些列表订阅者,像 Michael Richardson,甚至不清楚谁还会继续开发 OpenWrt。

澄清

LEDE 团队尝试着深入阐释他们的境况。在 Fietkau 给 Baker 的回复中,他说在 OpenWrt 内部关于有目的地改变的讨论会很快变得“有毒,”因此导致没有进展。而且:

这些讨论的要点在于那些掌握着基础设施关键部分的人精力有限却拒绝他人的加入和帮助,甚至是面对无法及时解决的重要问题时也是这样。

这种像单点错误一样的事已经持续了很多年了,没有任何有意义的进展来解决它。

Wich 和 Fietkau 都没有明显指出具体的人,虽然在列表的其他人可能会想到这个基础设施和 OpenWrt 的内部决策问题要归咎于某些人。 Daniel Dickinson 陈述到:

我的印象是 Kaloz (至少) 以基础设施为胁来保持控制,并且根本性的问题是 OpenWrt 是民主的,而且忽视那些真正在 OpenWrt 工作的人想要的是什么,无视他们的愿望,因为他/他们把控着要害。

另一方面, Luka Perkov 指出 很多 OpemWrt 开发者想从 Subversion 转移到 Git,但 Fietkau 却阻止这种变化。

看起来是 OpenWrt 的管理结构并非如预期般发挥作用,其结果导致个人冲突爆发,而且由于没有完好定义的流程,某些人能够简单的忽视或阻止提议的变化。明显,这不是一个能长期持续的模式。

五月六日,Crispin 在一个新的帖子中写给 OpenWrt 列表,尝试着重构 LEDE 项目宣言。他说,这并不是意味着“敌对或分裂”行为,只是与结构失衡的 OpenWrt 做个清晰的划分并以新的方式开始。问题在于“不要归咎于一次单独的事件、一个人或者一次口水战”,他说,“我们想与过去自己造成的错误和多次作出的错误管理决定分开”。 Crispin 也承认宣言没有把握好,说 LEDE 团队 “弄糟了发起纲领。”

Crispin 的邮件似乎没能使 Kaloz 满意,她坚持认为 Crispin(作为发行经理)和 Fietkau(作为领头开发者)可以轻易地在 OpenWrt 内部作出想要的改变。但是讨论的下文后来变得沉寂;之后 LEDE 或者 OpenWrt 哪边会发生什么还有待观察。

目的

对于那些想要探究 LEDE 所认为有问题的事情的更多细节的 OpenWrt 成员来说,有更多的信息来源可以为这个问题提供线索。在公众宣言之前,LEDE 组织花了几周谈论他们的计划,会议的 IRC 日志现已发布。特别有趣的是,三月三十日的会议包含了这个项目目标的细节讨论。

其中包括一些针对 OpenWrt 的基础设施的抱怨,像项目的 Trac 工单追踪器的缺点。它充斥着不完整的漏洞报告和“我也是”的评论,Wich 说,结果几乎没有贡献者使用它。此外,他们也在 Github 上追踪 bug,人们对这件事感到困惑,这使得工单应该在哪里讨论不明了。

这些 IRC 讨论也定下了开发流程本身。LEDE 团队想作出些改变,以使用会合并到主干的阶段开发分支为开端,与 OpenWrt 所使用的“直接提交到主干”方式不同。该项目也将提供基于时间的发行版,并通过只发行已被成功测试的二进制模块来鼓励用户测试,由社区而不是核心开发者在实际的硬件上进行测试。

最后,这些 IRC 讨论也确定了 LEDE 团队的目的不是用它的宣言吓唬 OpenWrt。Crispin 提到 LEDE 首先是“半公开的”并渐渐做得更公开。 Wich 解释说他希望 LEDE 是“中立的、专业的,并打开大门欢迎 OpenWrt 以便将来的合并”。不幸的是,前期发起工作并不是做得很好。

在一封邮件中, Fietkau 补充到 OpenWrt 核心开发者确实在任务中遇到瓶颈,像补丁复审和基础设施维护这些事情让他们完成不了其他工作,比如配置下载镜像和改良构建系统。在 LEDE 宣言之后短短几天内,他说,团队成功解决了镜像和构建系统任务,而这些已被搁置多年。

我们在 LEDE 所做的事情很多是基于转移到 Github 的去中心化软件包开发经验,并放弃了软件包应如何被维护的许多控制。这样最终有效减少了我们的工作量,而且我们有了很多更活跃的开发者。

我们真的希望为核心开发做一些类似的事,但是基于我们想作出更大改变的经验,我们觉得在 OpenWrt 项目内做不到。

修复基础设施也将收获其他好处,他说,就比如改进了用于管理签署发布版本的密码的系统。团队正在考虑在某些情况下非上游补丁的规则,像需要补丁的描述和为什么没有发送到上游的解释。他也提到很多留下的 OpenWrt 开发者表示有兴趣加入 LEDE,相关当事人正试图弄清楚他们是否会重新合并该项目。

有人希望 LEDE 更为扁平的管理模式和更为透明的分工会在困扰 OpenWrt 的方面取得成功。解决最初的宣言中被诟病的沟通方面的问题会是最大的障碍。如果那个过程处理得好,那么,未来 LEDE 和 OpenWrt 可能能够求同存异并协作。否则,之后两个团队可能一起被迫发展到比以前拥有更少资源的方向,这也许不是开发者或用户想看到的。


via: https://lwn.net/Articles/686767/

作者:Nathan Willis 译者:XYenChi 校对:wxy

本文由 LCTT 原创编译,Linux中国 荣誉推出

最新评论

我也要发表评论

LCTT 译者

XYenChi 🌟 🌟
共计翻译: 8 篇 | 共计贡献: 236
贡献时间:2017-04-06 -> 2017-11-28
访问我的 LCTT 主页 | 在 GitHub 上关注我

收藏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顶部的“╋”,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