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骑士注册

QQ登录

微博登录

搜索
❏ 站外平台:

Kubernetes 网络运维

作者: Julia Evans 译者: LCTT qhwdw

| 2018-09-11 22:01      

最近我一直在研究 Kubernetes 网络。我注意到一件事情就是,虽然关于如何设置 Kubernetes 网络的文章很多,也写得很不错,但是却没有看到关于如何去运维 Kubernetes 网络的文章、以及如何完全确保它不会给你造成生产事故。

在本文中,我将尽力让你相信三件事情(我觉得这些都很合理 :)):

  • 避免生产系统网络中断非常重要
  • 运维联网软件是很难的
  • 有关你的网络基础设施的重要变化值得深思熟虑,以及这种变化对可靠性的影响。虽然非常“牛x”的谷歌人常说“这是我们在谷歌正在用的”(谷歌工程师在 Kubernetes 上正做着很重大的工作!但是我认为重要的仍然是研究架构,并确保它对你的组织有意义)。

我肯定不是 Kubernetes 网络方面的专家,但是我在配置 Kubernetes 网络时遇到了一些问题,并且比以前更加了解 Kubernetes 网络了。

运维联网软件是很难的

在这里,我并不讨论有关运维物理网络的话题(对于它我不懂),而是讨论关于如何让像 DNS 服务、负载均衡以及代理这样的软件正常工作方面的内容。

我在一个负责很多网络基础设施的团队工作过一年时间,并且因此学到了一些运维网络基础设施的知识!(显然我还有很多的知识需要继续学习)在我们开始之前有三个整体看法:

  • 联网软件经常重度依赖 Linux 内核。因此除了正确配置软件之外,你还需要确保许多不同的系统控制(sysctl)配置正确,而一个错误配置的系统控制就很容易让你处于“一切都很好”和“到处都出问题”的差别中。
  • 联网需求会随时间而发生变化(比如,你的 DNS 查询或许比上一年多了五倍!或者你的 DNS 服务器突然开始返回 TCP 协议的 DNS 响应而不是 UDP 的,它们是完全不同的内核负载!)。这意味着之前正常工作的软件突然开始出现问题。
  • 修复一个生产网络的问题,你必须有足够的经验。(例如,看这篇 由 Sophie Haskins 写的关于 kube-dns 问题调试的文章)我在网络调试方面比以前进步多了,但那也是我花费了大量时间研究 Linux 网络知识之后的事了。

我距离成为一名网络运维专家还差得很远,但是我认为以下几点很重要:

  1. 对生产网络的基础设施做重要的更改是很难得的(因为它会产生巨大的混乱)
  2. 当你对网络基础设施做重大更改时,真的应该仔细考虑如果新网络基础设施失败该如何处理
  3. 是否有很多人都能理解你的网络配置

切换到 Kubernetes 显然是个非常大的更改!因此,我们来讨论一下可能会导致错误的地方!

Kubernetes 网络组件

在本文中我们将要讨论的 Kubernetes 网络组件有:

  • 覆盖网络overlay network的后端(像 flannel/calico/weave 网络/romana)
  • kube-dns
  • kube-proxy
  • 入站控制器 / 负载均衡器
  • kubelet

如果你打算配置 HTTP 服务,或许这些你都会用到。这些组件中的大部分我都不会用到,但是我尽可能去理解它们,因此,本文将涉及它们有关的内容。

最简化的方式:为所有容器使用宿主机网络

让我们从你能做到的最简单的东西开始。这并不能让你在 Kubernetes 中运行 HTTP 服务。我认为它是非常安全的,因为在这里面可以让你动的东西很少。

如果你为所有容器使用宿主机网络,我认为需要你去做的全部事情仅有:

  1. 配置 kubelet,以便于容器内部正确配置 DNS
  2. 没了,就这些!

如果你为每个 pod 直接使用宿主机网络,那就不需要 kube-dns 或者 kube-proxy 了。你都不需要一个作为基础的覆盖网络。

这种配置方式中,你的 pod 们都可以连接到外部网络(同样的方式,你的宿主机上的任何进程都可以与外部网络对话),但外部网络不能连接到你的 pod 们。

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我认为大多数人想在 Kubernetes 中运行 HTTP 服务并与这些服务进行真实的通讯),但我认为有趣的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网络的复杂性并不是绝对需要的,并且有时候你不用这么复杂的网络就可以实现你的需要。如果可以的话,尽可能地避免让网络过于复杂。

运维一个覆盖网络

我们将要讨论的第一个网络组件是有关覆盖网络的。Kubernetes 假设每个 pod 都有一个 IP 地址,这样你就可以与那个 pod 中的服务进行通讯了。我在说到“覆盖网络”这个词时,指的就是这个意思(“让你通过它的 IP 地址指向到 pod 的系统)。

所有其它的 Kubernetes 网络的东西都依赖正确工作的覆盖网络。更多关于它的内容,你可以读 这里的 kubernetes 网络模型

Kelsey Hightower 在 kubernetes 艰难之路 中描述的方式看起来似乎很好,但是,事实上它的作法在超过 50 个节点的 AWS 上是行不通的,因此,我不打算讨论它了。

有许多覆盖网络后端(calico、flannel、weaveworks、romana)并且规划非常混乱。就我的观点来看,我认为一个覆盖网络有 2 个职责:

  1. 确保你的 pod 能够发送网络请求到外部的集群
  2. 保持一个到子网络的稳定的节点映射,并且保持集群中每个节点都可以使用那个映射得以更新。当添加和删除节点时,能够做出正确的反应。

Okay! 因此!你的覆盖网络可能会出现的问题是什么呢?

  • 覆盖网络负责设置 iptables 规则(最基本的是 iptables -A -t nat POSTROUTING -s $SUBNET -j MASQUERADE),以确保那个容器能够向 Kubernetes 之外发出网络请求。如果在这个规则上有错误,你的容器就不能连接到外部网络。这并不很难(它只是几条 iptables 规则而已),但是它非常重要。我发起了一个 拉取请求,因为我想确保它有很好的弹性。
  • 添加或者删除节点时可能会有错误。我们使用 flannel hostgw 后端,我们开始使用它的时候,节点删除功能 尚未开始工作
  • 你的覆盖网络或许依赖一个分布式数据库(etcd)。如果那个数据库发生什么问题,这将导致覆盖网络发生问题。例如,https://github.com/coreos/flannel/issues/610 上说,如果在你的 flannel etcd 集群上丢失了数据,最后的结果将是在容器中网络连接会丢失。(现在这个问题已经被修复了)
  • 你升级 Docker 以及其它东西导致的崩溃
  • 还有更多的其它的可能性!

我在这里主要讨论的是过去发生在 Flannel 中的问题,但是我并不是要承诺不去使用 Flannel —— 事实上我很喜欢 Flannel,因为我觉得它很简单(比如,类似 vxlan 在后端这一块的部分 只有 500 行代码),对我来说,通过代码来找出问题的根源成为了可能。并且很显然,它在不断地改进。他们在审查拉取请求方面做的很好。

到目前为止,我运维覆盖网络的方法是:

  • 学习它的工作原理的详细内容以及如何去调试它(比如,Flannel 用于创建路由的 hostgw 网络后端,因此,你只需要使用 sudo ip route list 命令去查看它是否正确即可)
  • 如果需要的话,维护一个内部构建版本,这样打补丁比较容易
  • 有问题时,向上游贡献补丁

我认为去遍历所有已合并的拉取请求以及过去已修复的 bug 清单真的是非常有帮助的 —— 这需要花费一些时间,但这是得到一个其它人遇到的各种问题的清单的好方法。

对其他人来说,他们的覆盖网络可能工作的很好,但是我并不能从中得到任何经验,并且我也曾听说过其他人报告类似的问题。如果你有一个类似配置的覆盖网络:a) 在 AWS 上并且 b) 在多于 50-100 节点上运行,我想知道你运维这样的一个网络有多大的把握。

运维 kube-proxy 和 kube-dns?

现在,我有一些关于运维覆盖网络的想法,我们来讨论一下。

这个标题的最后面有一个问号,那是因为我并没有真的去运维过。在这里我还有更多的问题要问答。

这里的 Kubernetes 服务是如何工作的!一个服务是一群 pod 们,它们中的每个都有自己的 IP 地址(像 10.1.0.3、10.2.3.5、10.3.5.6 这样)

  1. 每个 Kubernetes 服务有一个 IP 地址(像 10.23.1.2 这样)
  2. kube-dns 去解析 Kubernetes 服务 DNS 名字为 IP 地址(因此,my-svc.my-namespace.svc.cluster.local 可能映射到 10.23.1.2 上)
  3. kube-proxy 配置 iptables 规则是为了在它们之间随机进行均衡负载。Kube-proxy 也有一个用户空间的轮询负载均衡器,但是在我的印象中,他们并不推荐使用它。

因此,当你发出一个请求到 my-svc.my-namespace.svc.cluster.local 时,它将解析为 10.23.1.2,然后,在你本地主机上的 iptables 规则(由 kube-proxy 生成)将随机重定向到 10.1.0.3 或者 10.2.3.5 或者 10.3.5.6 中的一个上。

在这个过程中我能想像出的可能出问题的地方:

  • kube-dns 配置错误
  • kube-proxy 挂了,以致于你的 iptables 规则没有得以更新
  • 维护大量的 iptables 规则相关的一些问题

我们来讨论一下 iptables 规则,因为创建大量的 iptables 规则是我以前从没有听过的事情!

kube-proxy 像如下这样为每个目标主机创建一个 iptables 规则:这些规则来自 这里

-A KUBE-SVC-LI77LBOOMGYET5US -m comment --comment "default/showreadiness:showreadiness" -m statistic --mode random --probability 0.20000000019 -j KUBE-SEP-E4QKA7SLJRFZZ2DD[b][c]  
-A KUBE-SVC-LI77LBOOMGYET5US -m comment --comment "default/showreadiness:showreadiness" -m statistic --mode random --probability 0.25000000000 -j KUBE-SEP-LZ7EGMG4DRXMY26H  
-A KUBE-SVC-LI77LBOOMGYET5US -m comment --comment "default/showreadiness:showreadiness" -m statistic --mode random --probability 0.33332999982 -j KUBE-SEP-RKIFTWKKG3OHTTMI  
-A KUBE-SVC-LI77LBOOMGYET5US -m comment --comment "default/showreadiness:showreadiness" -m statistic --mode random --probability 0.50000000000 -j KUBE-SEP-CGDKBCNM24SZWCMS 
-A KUBE-SVC-LI77LBOOMGYET5US -m comment --comment "default/showreadiness:showreadiness" -j KUBE-SEP-RI4SRNQQXWSTGE2Y 

因此,kube-proxy 创建了许多 iptables 规则。它们都是什么意思?它对我的网络有什么样的影响?这里有一个来自华为的非常好的演讲,它叫做 支持 50,000 个服务的可伸缩 Kubernetes,它说如果在你的 Kubernetes 集群中有 5,000 服务,增加一个新规则,将需要 11 分钟。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真实的集群中,我认为这将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在我的集群中肯定不会有 5,000 个服务,但是 5,000 并不是那么大的一个数字。为解决这个问题,他们给出的解决方案是 kube-proxy 用 IPVS 来替换这个 iptables 后端,IPVS 是存在于 Linux 内核中的一个负载均衡器。

看起来,像 kube-proxy 正趋向于使用各种基于 Linux 内核的负载均衡器。我认为这只是一定程度上是这样,因为他们支持 UDP 负载均衡,而其它类型的负载均衡器(像 HAProxy)并不支持 UDP 负载均衡。

但是,我觉得使用 HAProxy 更舒服!它能够用于去替换 kube-proxy!我用谷歌搜索了一下,然后发现了这个 thread on kubernetes-sig-network,它说:

kube-proxy 是很难用的,我们在生产系统中使用它近一年了,它在大部分的时间都表现的很好,但是,随着我们集群中的服务越来越多,我们发现它的排错和维护工作越来越难。在我们的团队中没有 iptables 方面的专家,我们只有 HAProxy & LVS 方面的专家,由于我们已经使用它们好几年了,因此我们决定使用一个中心化的 HAProxy 去替换分布式的代理。我觉得这可能会对在 Kubernetes 中使用 HAProxy 的其他人有用,因此,我们更新了这个项目,并将它开源:https://github.com/AdoHe/kube2haproxy。如果你发现它有用,你可以去看一看、试一试。

因此,那是一个有趣的选择!我在这里确实没有答案,但是,有一些想法:

  • 负载均衡器是很复杂的
  • DNS 也很复杂
  • 如果你有运维某种类型的负载均衡器(比如 HAProxy)的经验,与其使用一个全新的负载均衡器(比如 kube-proxy),还不如做一些额外的工作去使用你熟悉的那个来替换,或许更有意义。
  • 我一直在考虑,我们希望在什么地方能够完全使用 kube-proxy 或者 kube-dns —— 我认为,最好是只在 Envoy 上投入,并且在负载均衡&服务发现上完全依赖 Envoy 来做。因此,你只需要将 Envoy 运维好就可以了。

正如你所看到的,我在关于如何运维 Kubernetes 中的内部代理方面的思路还是很混乱的,并且我也没有使用它们的太多经验。总体上来说,kube-proxy 和 kube-dns 还是很好的,也能够很好地工作,但是我仍然认为应该去考虑使用它们可能产生的一些问题(例如,”你不能有超出 5000 的 Kubernetes 服务“)。

入口

如果你正在运行着一个 Kubernetes 集群,那么到目前为止,很有可能的是,你事实上需要 HTTP 请求去进入到你的集群中。这篇博客已经太长了,并且关于入口我知道的也不多,因此,我们将不讨论关于入口的内容。

有用的链接

几个有用的链接,总结如下:

我认为网络运维很重要

我对 Kubernetes 的所有这些联网软件的感觉是,它们都仍然是非常新的,并且我并不能确定我们(作为一个社区)真的知道如何去把它们运维好。这让我作为一个操作者感到很焦虑,因为我真的想让我的网络运行的很好!:) 而且我觉得作为一个组织,运行你自己的 Kubernetes 集群需要相当大的投入,以确保你理解所有的代码片段,这样当它们出现问题时你可以去修复它们。这不是一件坏事,它只是一个事而已。

我现在的计划是,继续不断地学习关于它们都是如何工作的,以尽可能多地减少对我动过的那些部分的担忧。

一如继往,我希望这篇文章对你有帮助,并且如果我在这篇文章中有任何的错误,我非常喜欢你告诉我。


via: https://jvns.ca/blog/2017/10/10/operating-a-kubernetes-network/

作者:Julia Evans 译者:qhwdw 校对:wxy

本文由 LCTT 原创编译,Linux中国 荣誉推出

LCTT 译者
qhwdw 💎
共计翻译: 146.5 篇 | 共计贡献: 309
贡献时间:2017-10-31 -> 2018-09-04
访问我的 LCTT 主页 | 在 GitHub 上关注我


最新评论

我也要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顶部的“╋”,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