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站外平台:

学习 Linux 是我们的爱情语言

作者: Christopher Cherry, Jessica Cherry 译者: LCTT sndnvaps

| 2020-03-22 16:38      

当一个妻子教丈夫一些新技能的时候,他们都学到了比期待更多的东西。

2019 年是我们 Cherry 家学习的一年。我是一个喜欢学习新技术的高级软件工程师,并把学到的内容一起教给了我的丈夫 Chris。通过教给他一些我学到的东西,并让他全程经历我的技术演练文章,我帮助 Chris 学习到了新技术,使他能够将自己的职业生涯更深入地转向技术领域。而我学习到了新的方法,使我的演练和培训材料更易于让读者理解。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来讨论一下我们各自和彼此学习到了什么东西,然后探讨这对于我们的未来有何影响。

向学生的提问

Jess: Chris,是什么导致你想深入学习我的领域的技能呢?

Chris: 主要目的是为了让我事业更进一步。作为一个网络工程师的经历告诉我,现在的网络专家已经不像以前一样有价值了,我必须掌握更多的知识。由于网络经常被认为是造成这些天程序中断或出错的原因,我想从开发人员的角度了解更多关于编写应用程序的知识,以便于了解它们如何依赖网络资源。

Jess: 我首先教你什么内容?你从中学到什么?

Chris: 首先是从学习除此安装 Linux 系统开始的,之后又安装了 Ansible。只要硬件兼容,我用过的每一个 Linux 发行版都很容易安装,但可能会出现个别不兼容的情况。这就意味着我有时候第一手学习到的是如何解决系统安装过程的最初 5 分钟出现的问题了(这个我最喜欢了)。Ansible 给了一个我学习使用软件管理器来安装程序的理由。当程序安装完成后,通过查看 yum 安装的程序,我快速了解了程序管理器是如何处理程序的依赖项的,因此,用 Python 编写的 Ansible 能够在我的系统运行。自此之后,我开始使用 Ansible 来安装各种各样的程序。

Jessica: 你喜欢我这种教学方式不?

Chris: 我们一开始有过争吵,直到我们弄清楚了我喜欢的学习方式,你也知道了应该怎样为我提供最好的学习方式。在一开始的时候,我很难跟上你讲的内容。例如,当你说“一个码头工人集装箱”的时候,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讲什么。比较早的时候,我的回答就是“这是一个集装箱”,然而当时这对我来说,完全没有意义。当你对这些内容进行一些更深入的讲解后,才让学习更有趣。

Jess: 老实说,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重要的教训。在你之前,我从来没有教过在这个技术领域知识比我少的人,所以你帮助我认识到我需要解释更多细节。我也得说声谢谢。

当你通过这几个学习步骤的时候,你觉得我的这篇测试文章怎样呢?

Chris: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这很容易,但我错了。在我主要学习的内容中,比如你介绍的Vagrant,它在不同的 Linux 发行版间的变化比我想像的要多。操作系统的变化会影响设置的方式、运行都要求和特定的命令。这看起来比我用的网络设备变化更大。这让我花费更多的精力去查看这些说明是对应我的系统还是其它的系统(有时候很难知道)。在这学习路上,我似乎碰到很多问题。

Jess: 我每天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对我来说日常就是用各种方法解决各种问题。

向老师的提问

Chris: Jess,你将来教我的方式会有所改变吗?

Jess: 我想让你像我一样读多一些书。通过翻阅书籍来学习新技术。每天起床后一小时和睡觉前一小时我都会看书,花费一个星期左右我就能看一到两本书。我也会创建为期两周的任务计划来实践我从书本中学习到的技能。这是除了我一天中第一个小时在喝大量咖啡时读到的科技文章之外的。当我考虑到你的职业发展目标的时候,我认为除了我们谈到的优秀博客文章和文章之外,书籍是一个重要的元素。我觉得我的阅读量使我保持进步,如果你也这么做了,你也会很快赶上我的。

Chris: 那么学生有没有教过老师呢?

Jess: 我在你那里学习到耐心。举个例子,当你完成了安装 Ansible 的时候,我问你下一步要怎样操作的时候。你直接回复我,“不知道”,这不是我想让你学习到的内容。所以我改变了策略,现在在逐步安装任何组件之前,我们将详细讨论你想要实现的目标。当我们在写 Vagrant 文章的时候,我们一起进行相应的演示操作,我以创建它时就牢记目标,因此我们就有一些需要马上实现的目标。

这实际上对我在工作中的培训方式产生了巨大的改变。现在我在大家学习的过程中会问更多问题,并更多地进行手把手讲解。我更愿意坐下来仔细检查,确保有人明白我在说什么和我们在做什么。这是我之前从来没有做过的。

我们一起学到了什么

做为一对夫妇,在这一年的技术合作中我们的技术都有所增长。

Chris: 我对自己学到的东西感到震惊。通过一年课程学习,我认识了新操作系统、如何使用 API、使用 Ansible 部署 Web 应用和使用 Vagrant 启动虚拟机器。我还学习到了文档可以让生活变得更好,所以我也会尝试去写一写。然而,在这个工作领域,操作并不总是被记录在案,所以我学会了准备好处理棘手的问题,并记录如何解决它们。

Jess: 除了我在教你中学到的知识外,我还专注于学习 Kubernetes 在云环境中的应用知识。这包括部署策略、Kubernetes API 的复杂度、创建我自己的容器,并对环境进行加密处理。我还节省了探索的时间:研究了 serverless 的代码、AI 模型、Python 和以图形方式显示热图。对于我来说,这一年也很充足。

我们下一个目标是什么?现在还不知道,但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们将会继续进行分享它。


via: https://opensource.com/article/20/2/linux-love-language

作者:Christopher Cherry 选题:lujun9972 译者:sndnvaps 校对:wxy

本文由 LCTT 原创编译,Linux中国 荣誉推出



最新评论

LCTT 译者
sndnvaps 🌟🌟
共计翻译: 2.0 篇 | 共计贡献: 402
贡献时间:2019-02-06 -> 2020-03-13
访问我的 LCTT 主页 | 在 GitHub 上关注我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顶部的“╋”,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