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站外平台:

《代码英雄》第二季(1):按下启动键

作者: Redhat 译者: LCTT XianLei Gao

| 2020-09-03 22:28      

代码英雄讲述了开发人员、程序员、黑客、极客和开源反叛者如何彻底改变技术前景的真实史诗。

什么是《代码英雄》

代码英雄Command Line Heroes是世界领先的企业开源软件解决方案供应商红帽(Red Hat)精心制作的原创音频播客,讲述开发人员、程序员、黑客、极客和开源反叛者如何彻底改变技术前景的真实史诗。该音频博客邀请到了谷歌、NASA 等重量级企业的众多技术大牛共同讲述开源、操作系统、容器、DevOps、混合云等发展过程中的动人故事。

本文是《代码英雄》系列播客第二季(1):按下启动键音频脚本。

导语:在“开源”和“互联网”这两个词被发明出来之前,就有了游戏玩家。他们创建了早期的开源社区,在彼此的工作基础上分享和创造。对于许多程序员来说,游戏引领他们走向了职业生涯。

在本期节目中,我们将探索在 ARPANET 平台上的,早期游戏开发天马行空的创意。游戏开发汇集了大量的创意并聚集了编程人才。虽然创建视频游戏在最开始是一个开放的过程,但如今很多事情已经发生了变化。听听你该如何参与打造我们自己的《命令行英雄》游戏,以及本着游戏的精神,找找本集的复活节彩蛋

00:00:01 - Saron Yitbarek

一群朋友正在玩 《D&D》(龙与地下城Dungeons and Dragons )游戏。 他们靠在一起,听他们的地下城城主dungeon master(DM)说话。

00:00:09 - D20 菜鸟地下城城主

好的,你在念咒语,你拿起你的权杖,把自然的力量注入其中。你可以看到藤蔓从里面伸出来,和你结合在一起。它在你手中的重量明显不同了,你感觉到了更强大的力量。

00:00:26

所以我要施一个魔法……

00:00:27

好的,你做到了,你还有一次行动机会。你要做什么呢?

00:00:34 - Saron Yitbarek

好吧,我得承认:我小的时候,从来没有坐在地下室里玩过《D&D》游戏,我也从没有渴望过成为一名 DM,不管它是什么。我不会在真人角色扮演游戏中的树林里找我的第一个男朋友,也不会在游览动漫展的过道上和我的死党黏在一起。那不是我。

00:00:52

但我知道是,游戏把人们聚集到了一起并形成了社区。而且,对于众多的开发者而言,游戏是编程的入门良方。正是游戏让他们了解计算机,并第一次将他们带入一个,以极客为骄傲的空间。

00:01:12

正是对游戏的热爱让他们想自己开发一款游戏,然后去打造游戏,不停超越自身。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东西。

00:01:23

在我们的第一季中,我们探讨了开源从何而来,以及它如何影响了开发者世界的每个部分。这一季我们就在代码里面讲述:在今天,成为一名开发人员意味着什么。

00:01:39

这一切都是从找到你的伙伴开始的。所以,开始游戏吧。

00:01:51

甚至在“开源open source”和“互联网Internet”这两个术语被创造之前,就已经有了游戏玩家。那些游戏玩家想要相互连接起来。因此,当世界开始联网时,他们走在了前列。他们要建立连接和共享所需的一切,并且 ——

00:02:09 - D20 菜鸟甲

哦,它上楼了。哦,天哪,要疯。

00:02:11 - D20 菜鸟乙

放心,这把武器可以打死它,伤害是 8 点呢。

00:02:16 - D20 菜鸟地下城城主

随便你,来吧!

00:02:17 - D20 菜鸟乙

所以,捅它!耶!

00:02:19 - D20 菜鸟丙

捅谁,德鲁伊吗?

00:02:19 - D20 菜鸟甲

我干掉它了!

00:02:27 - Saron Yitbarek

好吧,接着玩吧。我是 Saron Yitbarek,这里是红帽原创播客 代码英雄Command Line Heroes 第二季。今天的节目,《按下启动键,游戏和开源社区》。

00:02:45 - 配音

你站在一条路的尽头,前面是一座砖砌的小型建筑。你周围是一片森林。一条小溪从建筑物里流出,顺着沟壑而下。

00:02:56 - Saron Yitbarek

你对这些话有印象吗?如果你还记得,可以给你的历史知识打 10 分。但是,如果你和我一样,对它们没有印象,那么这些都是 《巨洞探险》Colossal Cave Adventure 的开场白。

00:03:09

什么是《巨洞探险》?我的朋友,一切的改变始于 1976 年。那条路,森林边的砖房,那条流入沟壑的小溪,当时没有人知道,但这款基于文本的游戏(是的,根本没有图形)将是一扇闪亮的红色大门,通向了新的社区和协作形式。

00:03:38 - Jon-Paul Dyson

《巨洞探险》是一种被称为文本冒险的游戏。你可以通过输入命令与计算机交互:向西走、拿上剑、爬山等等。

00:03:51 - Saron Yitbarek

这是 Jon-Paul Dyson。他是 斯特朗国家游乐博物馆Strong National Museum of Play 的副馆长,也是其电子游戏历史中心的主任。是的,相当有趣的工作。

00:04:04 - Jon-Paul Dyson

《巨洞探险》是一种非常不同类型的游戏。它更像是一款流程自由的探险游戏,就像在此时问世的《龙与地下城》一样。

00:04:17

因此,它开启了想象力。这是一场真正革命性的游戏……

00:04:22 - Saron Yitbarek

在 70 年代中期出现了一种新型游戏,这绝非偶然。正在其时,互联网的鼻祖 ——阿帕网ARPANET出现了。

00:04:32 - Jon-Paul Dyson

事情是这样的,一位在 ARPANET 上工作的人,他叫 Will Crowther,有了开发这个洞穴探险游戏的想法。他大致依据他曾探索过的,肯塔基州猛犸象洞穴的一部分为基础,创作了这款游戏。

00:04:50

这真是革命性的突破,因为它给了玩家一个探索环境的机会。不过更有趣的是,他去度假了。而另一个人,叫 Don Woods 的伙计,因为当时 ARPANET 的存在而发现了这个游戏,然后做了些调整。

00:05:09

因此,几乎从一开始,这个游戏的开发就是一个协作过程,因为它已在网络上被共享。这恰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了该游戏是如何被开发、修改、改进,然后广泛传播的,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些计算机是连接在一起的。

00:05:28 - Saron Yitbarek

因此,在计算机联网后,我们可以立即开始使用这些网络来分享游戏。而这些游戏本身也在不断演变。

00:05:38

事情是这样的:不仅仅是网络改善了游戏,游戏也改善了网络。因为越多的人想要分享这些游戏,他们就越需要一个社区的论坛。

00:05:53

因此,有了游戏技术,以及热爱它们的社区,它们彼此在相互促进。这是一个正反馈回路。同样,游戏开发人员彼此启发,相互借鉴。

00:06:09

ARPANET 真是一片肥沃的土地。Jon-Paul Dyson 再次发言:

00:06:16 - Jon-Paul Dyson

所以像《冒险Adventure》这样的文本冒险游戏就在这个空间里运转,这个空间被技术先锋们占据,他们知道如何无厘头、搞笑,知道如何才好玩。

00:06:28

早期的游戏确实为开发者社区该如何协同工作提供了一种模式。

00:06:36 - Saron Yitbarek

记住,我们这里谈论的不是 《我的世界》Minecraft,也不是 《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s,我们谈论的是黑色屏幕上一行行绿色的文字,读完游戏内置的故事,并让你做出决定。这是一种相当简单的游戏文化,但它给了我们巨大的回报。

00:06:56 - Jon-Paul Dyson

有一种共同体的信念,认为分享有好处,即与生产专有产品相比,更多的协作可以产生更好的结果。因此,结果就是你开发的游戏都是从社区中涌现出来的,这些游戏本身对改变持开放态度,并鼓励人们改变游戏,可能是小的方面,也可能是大的方面。但有一种感觉是,如果游戏变得更好,那么一切都是好的。

00:07:31

所以我认为历史上的这种早期的理念,尤其是计算机游戏方面,在推动计算机社区的发展方面确实很重要。

00:07:45 - Saron Yitbarek

Dennis Jerz 教授特别研究了游戏的历史,尤其是《巨洞探险》。对他来说,这些原始开源社区对于所有创造力来说,都是一次自由的释放。

00:07:58 - Dennis Jerz

当时的文化是,人们在自己工作的基础上建立和分享自己的想法。而且很常见的是找到源代码后,第一件事就是在现有的源代码上再增加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

00:08:22

这和同人小说的想法很像,就是人们创造自己的故事,这些故事穿插在《哈利·波特》的不同章节之间,或者是《饥饿游戏the Hunger Games》中 Katniss 的世界里的小角色的故事。这种在主叙事的基础上进行补充、阐述和构建的文化。

00:08:44 - D20 菜鸟玩家甲

好吧,所以我现在急着要找 Van Tyler,看看她的伤口。哦,上面说武器的伤害变成了 d8。

00:08:56 - Saron Yitbarek

在基于图像或视频的游戏出现之前,这些基于想象力的游戏风格为大规模的在线社区铺平了道路。游戏社区和在线社区之间的是共生的,拥有强韧的联系。

00:09:11

但如果说有一件事是游戏玩家都知道,那就是强大的玩家可以将任务推动到一个新的方向。随着网络游戏的发展,它以社区为基础的根基开始被侵蚀。

00:09:24 - D20 菜鸟玩家甲

这次试着把它放在他的脖子后面。搞定!

00:09:33 - Saron Yitbarek

好的,让我们快进到如今。互联网已经成熟。有了它,在线游戏社区已经有了很大进步。如今,游戏每年的收入超过 1000 亿美元。预计在未来十年,这一数字将翻一番以上。

00:09:53 - Saron Yitbarek

但这些取得的成功也改变了游戏规则。这不是一群独立开发者在一个摇摇欲坠的论坛上分享他们的作品。今天尚存的游戏社区与《巨洞探险》早期的情况完全不同。

00:10:11 - Saku Panditharatne

大家好,我叫 Saku,我是一家名为 Asteroid 的初创公司的创始人,我公司为游戏开发者制作增强现实(AR)工具。

00:10:19 - Saron Yitbarek

Saku Panditharatne 觉得开放的互联网与游戏开发之间的关系最近已经扭曲。她说的很清楚,为什么游戏公司之间不共享部分代码,而有时候大型科技公司之间却能共享代码呢?

00:10:37 - Saku Panditharatne

如果你是唯一一个与所有人共享你的代码的游戏公司,那么你的竞争对手只会复制你的代码,他们会拿走你的所有秘密,并且他们会制作出比你更好的 3A 游戏。

00:10:47

这对大型科技公司来说也是个问题。但实际上,我认为是软件工程师的努力打破了这种平衡。因为如果没有人为一家闭源的公司工作,那么每个人都会被迫开源,然后所有的大科技公司都能尽可能地共享,这对软件整体来说是非常好的。

00:11:11

但这在游戏行业中从未发生过。

00:11:14 - Saron Yitbarek

Saku 的理论是,与其他领域相比,在游戏领域的传统上,开发者没有同样的决策控制权。那太糟糕了,因为这意味着我们都错过了开放。

00:11:26 - Saku Panditharatne

我们基本上知道具体如何将渲染、着色以及物理操作做到很高的标准。那不应该是每个游戏工作室都在复制的东西。但是,奇怪的是,游戏工作室通常仍会在内部构建引擎。不幸的是,他们陷入了这种……

00:11:46

我觉得游戏有点像电影,而不是像软件。你会使游戏开发陷入到地狱。你会遇到所有的问题,比如制作人的融资问题等等。

00:11:59

我认为所有这些因素都不利于软件变得更好。

00:12:05 - Saron Yitbarek

因此,游戏开发中的专有制度,导致了大量重复的工作,每个工作室都必须解决同样的问题。而且它们中的大多数都不是最佳解决方案。

00:12:18

同时,对于可能会提供新东西的独立开发人员来说,事情很快变得难以承受。游戏开发人员通常必须购买某个主流游戏引擎的许可证。或者,他们必须得购买一个脚本。

00:12:33

另一方面,Web 开发人员拥有更多可接受的选择。

00:12:37 - Saku Panditharatne

我觉得真正有趣的一个事实是,拍一部电影比做一架飞机更复杂。这只是因为你拥有的所有这些各种人都具有不同的技能,他们的工作时间表不同,他们受到的激励也不同。

00:12:51

所以,让他们一起工作就像一场组织挑战。而游戏引擎和其他游戏软件所做的事情之一:它是用来弥合这种鸿沟的,几乎成为最有效的工作软件。

00:13:06 - Saron Yitbarek

游戏开发的问题很像电影制作问题。你有艺术家、编剧、角色设计师,都在与程序员和系统管理员角力。如果不采取开源的态度,或者没有建立共享和同步的方式,那一群不同角色的人就会变得混乱。

00:13:27

这一切都归结为建设社区的挑战。那些最初的游戏,是由开发者利用自己的空闲,例如午休时间开发的。

00:13:38

另一方面,像《魔兽世界World of Warcraft》这样的游戏,他们有大量的创意人员和程序员。社区已经达到了极限。例如,我认为没有任何论坛可以让开发人员向角色设计师提出“PR”以供审查。

00:13:54

但也许应该有 PR,Saku 知道我在说什么。

00:13:57 - Saku Panditharatne

我认为游戏的一个大问题是,它是一个跨学科的东西。跨学科做任何事情都是困难的,因为这几乎就像 C.P.Snow Essay 的文章 《两种文化The Two Cultures》,你必须把用右脑的、富有创造性思维的人和用左脑的、富有逻辑思维的人聚集在一起,让他们共同努力做一些事情。

00:14:18 - Saron Yitbarek

我们能不能花点时间让全世界做点什么?如果 GitHub 上有人想找出一种开源游戏开发的方法,在开发者和艺术家之间进行转译,你就为世界做出了贡献。

00:14:32 - Saku Panditharatne

我有点觉得,游戏的限制一直都是把两群不怎么说话的人聚集在一起,然后努力创造一些东西。

00:14:42 - Saron Yitbarek

对我来说,简而言之就是开源的事。不过,特别值得一提的是,Saku 在想办法弥合两个社区之间的差距,从而形成一个更大的社区。

00:14:53 - Saku Panditharatne

是的,我认为这实际上可以真正改善整个行业。我认为那些大型的新兴创业公司很多都出现在 2007 年左右,都是因为他们可以使用大量的开源软件。

00:15:07

而且我认为,如果没有开发者把他们的东西免费放到网上,那股创业热潮就不会发生。

00:15:13

如果类似的事情发生在游戏行业中,我想我们会有比现在更多的独立游戏开发者。

00:15:21 - Saron Yitbarek

但有个好消息。游戏领域的开源革命,可能已经开始了。Jon-Paul Dyson 再次出现:

00:15:30 - Jon-Paul Dyson

在视频游戏的历史上,确实存在两个流派:一个是人们创造专有产品的地方,即封闭系统。它们通常经过精心打磨,出于商业目的而发布。想想像任天堂Nintendo这样的公司。任天堂创造了令人赞叹的游戏,但你无法真正进行修改。

00:15:52

但在电子游戏和电脑游戏的历史上也出现了一种相反的趋势,这是一种更具协作性的方法。像《我的世界》这样的游戏就是一个现代的例子,人们正在参与对游戏的修改,那里有一个围绕游戏而生的社区。

00:16:14

你可以从互联网上的某个地方下载 MOD,然后在游戏中引入。因此,你拥有的是一种非常不同的,几乎是有机的开发游戏的方式,而不是一种更结构化的,可能是商业化的、工程化的方式。

00:16:35

在很多方面,《我的世界》都是诸如《太空大战》或《巨洞探险》等早期游戏的继承者,该游戏在社区中发展,对进行修改和改变的人们更开放。而且,其治理理念是,从某种意义上说,以长远角度来看,群体的工作将会比一个小团队或个人的工作更好。

00:17:04 - Saron Yitbarek

我认为我们现在要说的是,游戏行业并没有完成社区的建设,你也永远不能消灭这种开源精神。

00:17:14

这就是我们所知道的:游戏仍然激发了许多开发人员,这就是许多代码英雄最初进入该行业的原因。比如像 Josh Berkis 这样的代码英雄,

00:17:28 - Josh Berkus

嗯,我是从 Atari 800 开始的,因为它可以设计自己的游戏。

00:17:34 - Saron Yitbarek

以及 Ann Barcomb,

00:17:36 - Ann Barcomb

我写的大多是冒险游戏,那是可怕的意大利面代码。

00:17:42 - Saron Yitbarek

还有 Justin Flory。

00:17:43 - Justin Flory

在我意识到我在做开源之前,我就已经开源了。我从一台运行着《我的世界》的游戏服务器开始的,那时我 15 岁。

00:17:54 - Saron Yitbarek

当人们热爱某事时,那么对社区、对开源的态度就会蓬勃发展。Saku 对专有游戏元素的警告,实际上正是游戏在其旅程中必须克服的障碍。

00:18:09

一些游戏行业的领先者正开始实现这一飞跃。

00:18:17 - 在玩堡垒之夜的孩子们

我们实际上做得很好。

00:18:18

我当时正在疯狂射击,我干掉了 3 个,他们干掉了 1 个。

00:18:21

哦,Campbell 在背着我。

00:18:24 - Saron Yitbarek

如果你去年就快到 12 岁了,你很可能听说过一个叫《堡垒之夜Fortnite》的小游戏。嗯,很小的游戏。在它发布的第一年,它就获得了超过 1.25 亿的玩家,所有玩家都在一场大逃杀中。

00:18:43 - 在玩堡垒之夜的孩子们

我得下线了,好吧,就一会,我得给我父母打个电话。

00:18:47 - Saron Yitbarek

是的,游戏在建立社区方面还是很不错的。实际上,《堡垒之夜》 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免费主机游戏。它背后的工作室 Epic 还创建了《堡垒之夜》所使用的虚幻游戏引擎Unreal engine

00:19:02

很多其他的游戏也都使用虚幻引擎,因为 Epic 向世界免费发布了虚幻引擎。它不是直接开源的,但它的源代码是可访问的。这远超了大多数工作室。

00:19:16

有了虚幻引擎,任何人都可以获取到源代码。他们不仅提供了代码,还致力于建立一个答案中心、论坛、开发者支持。Epic 正在加倍努力建设一个尽可能大而广泛的社区。

00:19:32

而且他们并不孤单。你已经有了像 Godot 和 MonoGame 这样的完整的开源游戏引擎,它们正在催生自己的开发社区。红帽公司的软件工程师 Jared Sprague 是新一代的一员,他们可以使用所有这些工具和引擎来构建令人惊叹的游戏,如果没有这些社区,他们是永远不可能构建出来这种东西的。

00:19:55 - Jared Sprague

独立游戏行业最近发展很快。因此,你应该发现几年前,大多数游戏都是由大型工作室制作的。这些都还在市场上,对吧,任天堂之类的。

00:20:09

独立产业正在爆炸式增长。我认为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 Steam。

00:20:17 - Saron Yitbarek

他说的就是 Steam 平台,它让开发者可以将游戏内聊天功能、社交网络服务等所有好的东西整合在一起。他们在这方面已经做了 15 年了。

00:20:29 - Jared Sprague

Steam 使任何游戏开发者,都有可能发布一款游戏给数百万人。有很多大型游戏是从独立游戏开始的,也许只有一两个人在做,最后大放异彩。

00:20:48

《我的世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刚开始,只有一个人,是独立开发者。现在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游戏之一。但这只是一个例子,说明独立游戏是如何真正成为游戏行业的主要力量。

00:21:06 - Saron Yitbarek

Jared 与他的红帽伙伴 Michael Clayton 合作制作了游戏 Jams,一群独立游戏开发人员聚集在一起,在很短的时间内开发出游戏。就像黑客马拉松一样,但用于游戏。

00:21:17

GitHub 上有一个叫做 Game Off 的版本,Jared 的版本叫做 Open Jam。如果你问他,他会说这是基于社区的游戏开发未来的一部分,而且会变得越来越大。

00:21:31 - Jared Sprague

例如,你可以使用 Linux,因为它是开源的,所有人都可以为它做贡献,添加工具、补丁等等,这就是它如此伟大的原因。比一个人独自完成的要好得多。

00:21:47

而且我认为开源的游戏或某种游戏系统或虚拟世界仍有潜力,成千上万的人可以做出比一个人可以做的更大的东西。

00:22:03 - Saron Yitbarek

游戏工作室已经开始转变了对开源态度。

00:22:10 - Jordan Weisman

我认为游戏能够让你的社区开启创造,它的这种力量是毋庸置疑的。

00:22:18 - Saron Yitbarek

Jordan Weisman 是 Harebrained Schemes 的联合创始人。 《血色苍穹Crimson Skies》、 《战斗机甲Battle Tech》、《机械战士Mech Warrior》这些都是他的作品,他长期从事游戏开发。而他现在看到的是,随着工作室开始意识到好处,对开源的态度也在转变。

00:22:35 - Jordan Weisman

甚至像《战斗机甲》之类的游戏也有很多…… 我们已经尝试向玩家开放尽可能多的游戏数据。而且我们已经看到玩家为游戏提供了惊人的 MOD。看到他们的创意和成果,令我们兴奋,这与我们的原创内容相比,它以不同的方式吸引着玩家。

00:22:58

这只是关于你能做什么的一个小例子。随着游戏的发展,我们更加知晓了这一点,越来越开放,让玩家表达他们的创造力。

00:23:10 - Saron Yitbarek

Jordan 认为,不断变化的文化有助于他的游戏成为最好的。但是,你知道,就像我们在本期节目的《D&D》开场白中所暗示的那样,对社区的推动始终存在。

00:23:24 - Jordan Weisman

TRPG 来自于 GM 与玩家之间,互相用语言编织一场冒险的 RPG 游戏,人们围坐在一张桌子前合作讲故事并分享经验。在某段时间内,当我们开始分享某些电子游戏时,这两派非常分裂。

00:23:41

我认为,随着 MOD 工具和大家都能接触的引擎的诞生,以及工具更高的可访问性,和开发商转向开源。这在某种程度上,让我们重新回到了游戏的创建之初,这种非常社交化的。具有娱乐形式的协作。

00:23:58

所以我觉得这很令人兴奋。

00:24:01 - Saron Yitbarek

我也这样认为。至于 Jared Sprague,他将再次与 Michael Clayton 合作,开发一款全新的社区驱动的开源游戏。它被称为…… 代码英雄Command Line Heroes

00:24:21

是的,我们正式成为一个多平台 IP。当然,代码英雄Command Line Heroes 游戏将成为一个开源项目。所以我们邀请社区(也就是你)与我们一起打造这款游戏。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一个目标。

00:24:40

灵感来自 NASA,这将是一个火星之旅。它的细节?这取决于我们所有人的共同努力。这将是一个基于网络的游戏,我们将在整整这一季的播客节里致力于这项工作。GitHub 仓库将对任何想要贡献的人开放。

00:24:59

而且,再说一次,如果你正在收听此内容,则邀请你参与,与我们一起开发该游戏。设计一个角色,提一个拉取请求。或者只是玩测试版,然后将你的反馈发送给我们。

00:25:21

我们将利用我们在本期节目中谈到的所有开源魔法,共同构建一些东西。

00:25:22

趣事:还记得《巨洞探险》吗? 好吧,虽然这个游戏的代码一直可以访问的,但《巨洞探险》在 40 年后终于完全开源了。2017 年,官方版本在 BSD 许可证下发布了。

00:25:39

从最初的互动式文字游戏开始,游戏社区已经走过了很长一段路。

00:25:45 - 配音

你站在一条路的尽头……

00:25:50 - Saron Yitbarek

问题是,我们不是站在路的尽头。这条游戏之路绵延不绝。在此过程中,游戏正在帮助我们联合起来并建立整个宇宙。坦率地说,我们不知道我们的社区将如何安排自己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00:26:07

但我们知道游戏将会推动这一进程,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停止过 —— 按启动键。

00:26:15

想了解更多关于早期开源社区和开源游戏起源的知识吗?在 代码英雄Command Line Heroes 网站上有更多的内容等着你。你可以通过访问 redhat.com/comandlineheros 更深入地挖掘。在我们告别之前,我想让你知道我们在导语中有一项特殊礼物在等着你。这是 Warren Robinett 的故事,他创造了 Atari 游戏《冒险Adventure》,这款游戏的灵感来自于《巨洞探险》。

00:26:48

他告诉我们,他与老板的争论是如何导致出现了第一个视频游戏的复活节彩蛋Easter egg。这是一个很棒的故事,是我们发展史上很可爱的一部分,但我们想给它应有的空间。

00:27:03

所以请到 redhat.com/commandlineheroes 网站上听一听。

00:27:10

代码英雄Command Line Heroes 是 Red Hat 的原创播客。在 Apple Podcast、Google Podcast 或任何你收听播客的地方免费收听它。

00:27:20 - Saron Yitbarek

我是 Saron Yitbarek,下次见,编程不止。

什么是 LCTT SIG 和 LCTT LCRH SIG

LCTT SIG 是 LCTT 特别兴趣小组Special Interest Group,LCTT SIG 是针对特定领域、特定内容的翻译小组,翻译组成员将遵循 LCTT 流程和规范,参与翻译,并获得相应的奖励。LCRH SIG 是 LCTT 联合红帽(Red Hat)发起的 SIG,当前专注任务是《代码英雄》系列播客的脚本汉化,已有数十位贡献者加入。敬请每周三、周五期待经过我们精心翻译、校对和发布的译文。

欢迎加入 LCRH SIG 一同参与贡献,并领取红帽(Red Hat)和我们联合颁发的专属贡献者证书。


via: https://www.redhat.com/en/command-line-heroes/season-2/press-start

作者:Red Hat 选题:bestony 译者:gxlct008 校对:Bestonywxyacyanbird

本文由 LCRH 原创编译,Linux中国 荣誉推出



最新评论

LCTT 译者
共计翻译: 0.0 篇 | 共计贡献: 54
贡献时间:2020-07-22 -> 2020-09-13
访问我的 LCTT 主页 | 在 GitHub 上关注我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顶部的“╋”,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