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站外平台:

Linus Torvalds 谈工作与生活、Rust 和他的 M2 MacBook Air

作者: Steven Vaughan-nichols 译者: LCTT Xingyu.Wang

| 2022-09-16 22:00      

在 LPC 2022 大会上,Torvalds 和我有机会坐下来,再次谈论生活、Linux 和潜水。

爱尔兰,都柏林:我认识 Linus Torvalds 已经几十年了,但是自从全球疫情爆发以来,我们已经多年没有机会进行面对面的访谈了。终于,在 2022 年的 Linux Plumbers 大会上,这个世界顶级 Linux 开发者的年度聚会上,我们有机会再次面对面进行了交谈。

在这次会议之前,Torvalds 在荷属西印度群岛的博内尔岛潜水了六天。如果有选择的话,他说他"宁愿潜水也不愿去参加会议"。我们不都是这样吗?

Torvalds 还说,尽管他在 Linux 内核上工作了很多,但他不是工作狂。

真的,我之所以还能年复一年地为之工作,是因为我可以离开它。但我不会离开很久,因为我会感到无聊。唯一让我觉得日子漫长,而且精疲力尽的时候是在一个合并周期开始的时候。即使如此,我还是尽量在我可以集中精力的合并的第一周做完所有主要的事情。

如果你想知道谁是 Linux 内核真正的工作狂,Torvalds 建议你看看 Greg Kroah-Hartmann(GKH),他是 Linux 稳定版内核 的维护者。“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Torvalds 坦承,“我想他把很多事情都自动化了,但这是无休无止的,而且每周都要做。”

然而,全球疫情对 Linux 内核的开发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当然,Torvalds 和许多顶级内核维护者一样,多年来一直在家里工作。一个大的变化是,“多年来,我们第一次召开了一场面对面的 Plumbers 和 Linux 内核维护者峰会”,这是一个由前 20 名内核维护者组成的圆桌会议。

Torvalds 说,另一个很大的不同是,那些以前没有在家工作的开发者发现,他们很大程度上喜欢在家工作。Torvalds 希望他们中的许多人能够继续这样做。

这并不是说没有任何变化。Torvalds 同意 Linux 内核开发者 Jonathan Corbet 的观点,他在当天早些时候在附近召开的欧洲开源峰会上说:“现在不再是孤独的 Linux 子系统维护者,而是团队在管理子系统,而且效果很好。” Torvalds 补充说:“有些子系统仍然由一个人管理,但这种情况越来越少。与其说是委员会,不如说是由三个人轮流组成的小组”。这就减轻了维护者的负担,正如 Corbet 所说,这有助于代码维护者“快乐更多,暴躁更少”。没有人愿意在试图让代码补丁通过时面对一个暴躁的代码维护者。

说到脾气暴躁,Torvalds 虽然不是 Rust 的超级粉丝,但他已经准备好看到 Rust 进入 Linux 内核了。

我已经觉得我们会在这个版本(Linux 内核 6.0)中拥有它,但显然,这并没有发生。我不会打包票说它会进入 6.1 版本(10 月发布)。但是,它已经进行了足够长的时间,我们所差的就是临门一脚了,因为不合并它并没有什么好处。而且肯定会合并。当然,有些人仍然认为我们可能会遇到一些麻烦,但如果两年后有问题,我们可以在那时再解决。

Rust 还没有完全进入的一个原因是,一些开发者担心需要让所有非标准的 Rust 扩展在 Linux 中工作。例如,在新的 Rust Linux NVMe 驱动中,需要对 Rust 进行 70 多项扩展才能使其工作。

但是,Torvalds 说,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在使用标准 C 的例外用法。“我一直很坚定地表示,这个领域的标准是垃圾。而我们要忽略这个标准,因为这个标准是错误的。因此,在 Rust 方面也将是如此。”

在他看来,更重要的部分是 Rust 编译器需要可靠和稳定。人们的一个问题是,GCC Rust 肯定还不够可靠或稳定。所以实际上,现在要做 Linux Rust 的开发,你必须使用 Clang。但是,Torvalds 补充说,“Clang 确实可以工作,所以合并 Rust 应该对内核有好处,而不是伤害。”

这些天,当他在路上的时候,Torvalds 正在使用一台带有 M2 处理器的苹果 MacBook Air。在这台崭新的机器上,他运行的是 Fedora Workstation 36。他还不能向普通人推荐这个。因为没有针对 ARM-64 M2 处理器 的 Fedora 移植版,所以他自己做了这些改造。目前,支持 M2 处理器的主要 Linux 发行版是 Asahi Linux for Mac,但它使用了晦涩的 Pacman 软件包管理器。或者,正如 Torvalds 所说,“Pacman!?什么鬼!”但是,他能够迅速地搞定它,让 Fedora 出现在它上面。

当然,它还不完美。例如,这些代码还不支持 M2 FPU,所以 Torvalds 不能使用 3D 图形功能,但“我不需要游戏”。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也意味着 GNOME 40 的一些图形效果,如屏幕调光,不能工作,但“我喜欢这种方式,它使显示更敏捷。我可能也会在我的其他机器上关闭这些效果”。

更加恼人的是,Chrome 还不能在这个平台上的 Linux 上运行。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 Chromium 浏览器在上面运行得很好。除了,“我把琐碎的密码保存在 Chrome 密码管理器上,所以我必须用我的智能手机把它们转移过来。”

然而,对于他真正从事的工作,修补和编译 Linux 内核,M2 Air 工作得很好。即使只有 16GB 的内存和 256GB 的固态硬盘,它也能很好地工作。当然,它在他 自制的 Linux 工作站 上运行得更快,但 “我这次旅行只带了我的 Mac Air。这就是我需要的一切”。

Linux 软件和 Mac 硬件是天作之合。或者说,Torvalds 所做的搭配使他很高兴。


via: https://www.zdnet.com/article/linus-torvalds-rust-may-make-it-into-the-next-linux-kernel-after-all/

作者:Steven Vaughan-Nichols 译者:wxy 校对:wxy

本文由 LCTT 原创编译,Linux中国 荣誉推出



最新评论

LCTT 译者
Xingyu.Wang 💎💎💎
共计翻译: 896.0 篇 | 共计贡献: 2988
贡献时间:2014-07-25 -> 2022-09-29
访问我的 LCTT 主页 | 在 GitHub 上关注我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顶部的“╋”,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