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站外平台:

可望不可及的开源:Google是如何逐步牢牢控制开源系统Android

| 2013-10-23 22:45      

下篇

导语: “开源”就如一只妖精,一旦放出来让它回到水晶瓶里可没那么容易,Google究竟如何控制一个开源平台呢?虽然 Google已经在千方百计地削弱开源代码库的价值,但通过升级app并使其闭源化并非Google赢得这场博弈的唯一法门。

对绝大多数OEM品牌商、第三方应用开发者而言,选择闭源的Google Andoid已是一个“无法拒绝的邀约”,Google极为优质的API资源已然让OEM们和开发者在相互牵制中无以自拔地“团结”在Google周围,任何衍生版的Android(Android Forker)都难于突围,任何违法Google禁令的依附者都不可避免地受到惩罚。

锁定OEM制造商

虽然 Google 已经在千方百计地削弱开源代码库的价值,但通过升级 app 并使其闭源化并非 Google 赢得这场博弈的唯一法门。即使半路突然杀出一个更具威力的 Android 来,它也很难博取广大制造商的支持。在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中,谈妥一个 OEM 厂商并不是难事,但 Google 正让这变得越来越难。

Google 在移动端的控制力主要源于 app 群—— Gmail、Maps、Google Now、Hangouts、YouTube 和 Play Store。这些都 是 Android 的杀手级应用,大大小小的制造商们都希望它们出现在自家的设备上。可这些 app 并非开源的,因此它们须得到 Google 的授权。这让人自然而然联想到电影《教父》中的场面,因为“这是一个无法拒绝的邀约”。

虽然这不能算是硬性条款,但加入 Open Handset Alliance(OHA) 而获得 Google 授权会让日子好过得多。OHA 是一个与 Android——Google 的 Android 达成协议的公司联盟,按照协定,未经 Google 允许各公司皆不得生产相关 Android 设备。一个公司加入 OHA 就等同于签署了卖身契,其设备也就不能运行其它版本的 Android 系统了。

Acer 就是因为采用了阿里巴巴的阿里云系统(一个 Android 衍生版本)而受到了惩罚。Google 获悉后马上就切断了它的 Google apps 接入权。为此 Google 甚至发了篇官博来解释:

“虽然 Android 面向所有人开放,但只有兼容 Android 的设备才能从完整的 Android 生态中受益。任何加入 Open Handset Alliance 的成员都应致力于建设一体化的 Android 平台——而非一系列不兼容版本。”

这让西方世界唯一一个坚挺抗争的“异端”Android 设备品牌亚马逊日子很难过。因为 Kindle OS 属非兼容版本,任何主要的 OEM 厂商都不得为亚马逊生产 Kindle Fire 。所以亚马逊寻找其下一个平板生产商时,它不得不自觉地绕过 Acer、Asus、Dell、Foxconn、Fujitsu、HTC、Huawei、Kyocera、Lenovo、LG、Motorola、NEC、Samsung、Sharp、Sony、Toshiba 和 ZTE 这一长串名单。目前,亚马逊将其 Kindle 设备的订单一股脑地承包给了 Quanta Computer, 一个笔记本电脑生产商。这或许是亚马逊的无奈选择吧。

这意味着任何“移情别恋”的 OEM 都会招致死神之吻,被踢出 Android 阵营。跟 Google 一刀两断对任何一家 OEM 来说都很可怕,选择 Google Android 就是一条骑虎难下的不归路。

任何希望获得 Google Apps 授权的 OEM 都要接受 Google 所谓“兼容性测试”。兼容保证的是 Play Store 里的应用都能在特定品牌的设备上运行。“兼容性”对 Google 别有深意,在 Google 内部,工程师们把它称之为 " 让 OEM 言听计从的一把锁 "。虽然 Google 已经推出了一套自动化工具来检测设备的“兼容性”,而获取 Google apps 的接入权 OEM 仍然需要私下里与 Google 邮件交流。这些协议大抵都是在幕后达成的。

此外,凡获取 Google apps 授权的 OEM 须对其照单全收,如果看上了 Gmail 和 Maps,你也得一并收了 Google Play Services、Google+ 和 Google 认为应该放在套餐里的东西。基于位置的 WiFi 服务商 Skyhook 在为 Android 平台开发一款位置服务时就遇到了重重阻力。如果 OEM 设备内置了 Skyhook 的服务,那么 Google 就无从收集用户的地理位置数据了。这显然对 Goolge 不利,所以 Skyhook 就被判为“不兼容”。Skyhook 也因此把 Goolge 告上了法庭,案件至今还没有说法。

影子软件

对大部分 OEM 而言,脱离 Google 生态系统谋生无异于痴人说梦。一个保持独立而又不得罪 Google 这个老大的办法就是额外提供一系列全套的 Google apps 衍生版本,虽然这常被诟病为“冗余软件”。

三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它有一套自成体系的帐户系统、云端同步和应用商店,以及全套的 Google apps 替代品,比如 Internet、E-mail 和日历等。这些应用仍基于 AOSP,只是三星长期以来一直为用户提供自家的升级服务。

一台设备上同时预装两个日历应用似乎又傻气又累赘,但很多 OEM 却视之为防范 Goolge app 的 Plan B——万一遇不测好歹有个后路。如果 Google 不按常理出牌致使自己受迫出局的话,公司至少还有拿给潜在消费者看的东西,顺便也能收集一些有价值的反馈。何乐不为呢?

虽然这让用户感到负担和困惑,但就某些核心应用而言,也许少数用户会喜欢 OEM 提供的版本。三星这么做似乎有随时跳槽的可能性,但搞出一套影子 app 出来其挣脱 Google 生态系统很有限的动作,Android 真正为 OEM 所看重的部门其实是大量可供选择的第三方应用。Google 清楚这是自己最大的弱点,因此该公司已经在设法提高整个 app 生态对自己的依附性了。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顶部的“╋”,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