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站外平台:

比特币是一个邪教

作者: Adam Caudill 译者: LCTT qhwdw

| 2018-08-11 14:48   收藏: 1    

经过这些年,比特币社区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社区成员从闭着眼睛都能讲解 梅克尔树 的技术迷们,变成了被一夜爆富欲望驱使的投机者和由一些连什么是梅克尔树都不懂的人所领导的企图寻求 10 亿美元估值的区块链初创公司。随着时间的流逝,围绕比特币和其它加密货币形成了一股热潮,他们认为比特币和其它加密货币远比实际的更重要;他们相信常见的货币(法定货币)正在成为过去,而加密货币将从根本上改变世界经济。

每一年他们的队伍都在壮大,而他们对加密货币的看法也在变得更加宏伟,那怕是对该技术的新奇的用法而使它陷入了困境。虽然我坚信设计优良的加密货币可以使金钱的跨境流动更容易,并且在大规模通胀的领域提供一个更稳定的选择,但现实情况是,我们并没有做到这些。实际上,正是价值的巨大不稳定性才使得投机者赚钱。那些宣扬美元和欧元即将死去的人,已经完全抛弃了对现实世界客观公正的看法。

一点点背景 …

比特币发行那天,我读了它的白皮书 —— 它使用有趣的 梅克尔树 去创建一个公共账簿和一个非常合理的共识协议 —— 由于它新颖的特性引起了密码学领域中许多人的注意。在白皮书发布后的几年里,比特币变得非常有价值,并由此吸引了许多人将它视为是一种投资,和那些认为它将改变一切的忠实追随者(和发声者)。这篇文章将讨论的正是后者。

昨天(2018/6/20),有人在推特上发布了一个最近的比特币区块的哈希,下面成千上万的推文和其它讨论让我相信,比特币已经跨越界线进入了真正的邪教领域。

一切都源于 Mark Wilcox 的这个推文

#00000000000000000021e800c1e8df51b22c1588e5a624bea17e9faa34b2dc4a

— Mark Wilcox (@mwilcox) June 19, 2018

张贴的这个值是 比特币 #528249 号区块 的哈希值。前导零是挖矿过程的结果;挖掘一个区块就是把区块内容与一个现时数nonce(和其它数据)组合起来,然后做哈希运算,并且它至少有一定数量的前导零才能被验证为有效区块。如果它不是正确的数字,你可以更换现时数再试。重复这个过程直到哈希值的前导零数量是正确的数字之后,你就有了一个有效的区块。让人们感到很兴奋的部分是接下来的 21e800

一些人说这是一个有意义的编号,挖掘出这个区块的人实际上的难度远远超出当前所看到的,不仅要调整前导零的数量,还要匹配接下来的 24 位 —— 它要求非常强大的计算能力。如果有人能够以蛮力去实现它,这将表明有些事情很严重,比如,在计算或密码学方面的重大突破。

你一定会有疑问,为什么 21e800 如此重要 —— 一个你问了肯定会后悔的问题。有人说它是参考了 E8 理论(一个广受批评的提出标准场理论的论文),或是表示总共存在 2,100,000,000 枚比特币(21 x 10^8 就是 2,100,000,000)。还有其它说法,因为太疯狂了而没有办法写出来。另一个重要的事实是,在前导零后面有 21e8 的区块平均每年被挖掘出一次 —— 这些从来没有人认为是很重要的。

这就引出了有趣的地方:关于这是如何发生的理论

  • 一台量子计算机,它能以某种方式用不可思议的速度做哈希运算。尽管在量子计算机的理论中还没有迹象表明它能够做这件事。哈希是量子计算机认为安全的东西之一。
  • 时间旅行。是的,真的有人这么说,有人从未来穿梭回到现在去挖掘这个区块。我认为这种说法太荒谬了,都懒得去解释它为什么是错误的。
  • 中本聪回来了。尽管事实上他的私钥没有任何活动,一些人从理论上认为他回来了,他能做一些没人能做的事情。这些理论是无法解释他如何做到的。

因此,总的来说(按我的理解)中本聪,为了知道和计算他做的事情,根据现代科学,他可能是以下之一:

A) 使用了一台量子计算机 B) 来自未来 C) 两者都是

— Crypto Randy Marsh REKT June 21, 2018

如果你觉得所有的这一切听起来像 命理学numerology,不止你一个人是这样想的。

所有围绕有特殊意义的区块哈希的讨论,也引发了对在某种程度上比较有趣的东西的讨论。比特币的创世区块,它是第一个比特币区块,有一个不寻常的属性:早期的比特币要求哈希值的前 32 bit是零;而创始区块的前导零有 43 位。因为产生创世区块的代码从未发布过,不知道它是如何产生的,也不知道是用什么类型的硬件产生的。中本聪有学术背景,因此可能他有比那个时候大学中常见设备更强大的计算能力。从这一点上说,只是对古怪的创世区块的历史有点好奇,仅此而已。

关于哈希运算的简单题外话

这种喧嚣始于比特币区块的哈希运算;因此理解哈希是什么很重要,并且要理解一个非常重要的属性,哈希是单向加密函数,它能够基于给定的数据创建一个伪随机输出。

这意味着什么呢?基于本文讨论的目的,对于每个给定的输入你将得到一个随机的输出。随机数有时看起来很有趣,很简单,因为它是随机的结果,并且人类大脑可以很容易从任何东西中找到顺序。当你从随机数据中开始查看顺序时,你就会发现有趣的事情 —— 这些东西毫无意义,因为它们只是简单地随机数。当人们把重要的意义归属到随机数据上时,它将告诉你很多这些参与者观念相关的东西,而不是数据本身。

币之邪教

首先,我们来定义一组术语:

  • 邪教Cult:一个宗教崇拜和直接向一个特定的人或物虔诚的体系。
  • 宗教Religion:有人认为是至高无上的追求或兴趣。

币之邪教Cult of the Coin有许多圣人,或许没有人比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更伟大,他是比特币创始者(们)的假名。(对他的)狂热拥戴,要归因于他的能力和理解力远超过一般的研究人员,认为他的远见卓视无人能比,他影响了世界新经济的秩序。当将中本聪的神秘本质和未知的真实身份结合起来时,狂热的追随着们将中本聪视为一个真正值得尊敬的人物。

当然,除了追随其他圣人的追捧者之外,毫无疑问这些追捧者认为自己是正确的。任何对他们的圣人的批评都被认为也是对他们的批评。例如,那些追捧 EOS 的人,可能会视中本聪为一个开发了失败项目的黑客,而对 EOS 那怕是最轻微的批评,他们也会作出激烈的反应,之所以反应如此强烈,仅仅是因为攻击了他们心目中的神。那些追捧 IOTA 的人的反应也一样;还有更多这样的例子。

这些追随者在讨论问题时已经失去了理性和客观,他们的狂热遮盖了他们的视野。任何对这些项目和项目背后的人的讨论,如果不是溢美之词,必然以某种程序的刻薄言辞结束,对于一个技术的讨论那种做法是毫无道理的。

这很危险,原因很多:

  • 开发者 & 研究者对缺陷视而不见。由于追捧者的大量赞美,这些参与开发的人对自己的能力的看法开始膨胀,并将一些批评看作是无端的攻击 —— 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是不可能错的。
  • 真正的问题是被攻击。技术问题不再被看作是需要去解决的问题和改进的机会,他们认为是来自那些想去破坏项目的人的攻击。
  • 物以类聚,人以币分。追随者们通常会结盟到一起,而圣人仅有一个。承认其它项目的优越,意味着认同自己项目的缺陷或不足,而这是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
  • 阻止真实的进步。进化是很残酷的,死亡是必然会有的,项目可能失败,也要承认这些失败的原因。如果忽视失败的教训,如果不允许那些应该去死亡的事情发生,进步就会停止。

许多围绕加密货币和相关区块链项目的讨论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有毒“,善意的人想在不受攻击的情况下进行技术性讨论越来越不可能。随着对真正缺陷的讨论,那些在其它环境中注定要失败的缺陷,在没有做任何的事实分析的情况下即刻被判定为异端已经成为了惯例,善意的人参与其中的代价变得极其昂贵。至少有些人已经意识到极其严重的安全漏洞,由于高“毒性”的环境,他们选择保持沉默。

曾经被好奇、学习和改进的期望、创意可行性所驱动的东西,现在被盲目的贪婪、宗教般的狂热、自以为是和自我膨胀所驱动。

我对受这种狂热激励的项目的未来不抱太多的希望,而它持续地传播,可能会损害多年来在这个领域中真正的研究者。这些技术项目中,一些项目成功了,一些项目失败了 —— 这就是技术演进的方式。设计这些系统的人,就和你我一样都有缺点,同样这些项目也有缺陷。有些项目非常适合某些使用场景而不适合其它场景,有些项目不适合任何使用场景,没有一个项目适合所有使用场景。关于这些项目的讨论应该关注于技术方面,这样做是为了让这一研究领域得以发展;在这些项目中掺杂宗教般狂热必将损害所有人。

[注意:这种行为有许多例子可以引用,但是为了保护那些因批评项目而成为被攻击目标的人,我选择尽可能少的列出这种例子。我看到许多我很尊敬的人、许多我认为是朋友的人成为这种恶毒攻击的受害者 —— 我不想引起人们对这些攻击的注意和重新引起对他们的攻击。]

(题图:news.bitcoin.com)


关于作者:

我是一个资深应用安全顾问、研究员和具有超过 15 年的经验的软件开发者。我主要关注的是应用程序安全、安全通信和加密, 虽然我经常由于无聊而去研究新的领域。我通常会写了一些关于我的研究和安全、开发和软件设计,和我当前吸引了我注意力的爱好的文章。


via: https://adamcaudill.com/2018/06/21/bitcoin-is-a-cult/

作者:Adam Caudill 选题:lujun9972 译者:qhwdw 校对:wxy

本文由 LCTT 原创编译,Linux中国 荣誉推出

LCTT 译者
qhwdw 💎
共计翻译: 156.5 篇 | 共计贡献: 380
贡献时间:2017-10-31 -> 2018-11-14
访问我的 LCTT 主页 | 在 GitHub 上关注我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顶部的“╋”,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