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骑士注册

QQ登录

微博登录

搜索
❏ 站外平台:

Linux中国开源社区 观点 查看内容

逐层拼接云原生栈

作者: Zoe Allen 译者: LCTT qhwdw

| 2018-08-29 00:26      

看着我们在纽约的办公大楼,我们发现了一种观察不断变化的云原生领域的完美方式。

在 Packet,我们的工作价值(基础设施infrastructure自动化)是非常基础的。因此,我们花费大量的时间来研究我们之上所有生态系统中的参与者和趋势 —— 以及之下的极少数!

当你在任何生态系统的汪洋大海中徜徉时,很容易困惑或迷失方向。我知道这是事实,因为当我去年进入 Packet 工作时,从 Bryn Mawr 获得的英语学位,并没有让我完全得到一个 Kubernetes 的认证。:)

由于它超快的演进和巨大的影响,云原生生态系统打破了先例。似乎每眨一次眼睛,之前全新的技术(更不用说所有相关的理念了)就变得有意义……或至少有趣了。和其他许多人一样,我依据无处不在的 CNCF 的 “云原生蓝图” 作为我去了解这个空间的参考标准。尽管如此,如果有一个定义这个生态系统的元素,那它一定是贡献和引领它们的人。

所以,在 12 月份一个很冷的下午,当我们走回办公室时,我们偶然发现了一个给投资人解释“云原生”的创新方式,当我们谈到从 Aporeto 中区分 Cilium 的细微差别时,以及为什么从 CoreDNSSpiffeDigital RebarFission 的所有这些都这么有趣时,他的眼里充满了兴趣。

在新世贸中心的影子里向我们位于 13 层的狭窄办公室望去,我们突然想到一个把我们带到那个神奇世界的好主意:为什么不把它画出来呢?(LCTT 译注:“rabbit hole” 有多种含义,此处采用“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兔子洞”含义。)

于是,我们开始了把云原生栈逐层拼接起来的旅程。让我们一起探索它,给你一个“仅限今日有效”的福利。(LCTT 译注:意即云原生领域变化很快,可能本文/本图中所述很快过时。)

查看高清大图(25Mb)或给我们发邮件索取副本。

从最底层开始

当我们开始下笔的时候,我们希望首先亮出的是我们每天都在打交道的那一部分:硬件,但我们知道那对用户却是基本上不可见的。就像任何投资于下一个伟大的(通常是私有的)东西的秘密实验室一样,我们认为地下室是其最好的地点。

从大家公认的像 Intel、AMD 和华为(传言他们雇佣的工程师接近 80000 名)这样的巨头,到像 Mellanox 这样的细分市场参与者,硬件生态系统现在非常火。事实上,随着数十亿美元投入去攻克新的 offload(LCTT 译注:offload 泛指以前由软件及 CPU 来完成的工作,现在通过硬件来完成,以提升速度并降低 CPU 负载的做法)、GPU、定制协处理器,我们可能正在进入硬件的黄金时代。

著名的软件先驱艾伦·凯(Alan Kay)在 25 年前说过:“真正认真对待软件的人应该自己创造硬件”。说得不错,Alan!

云即资本

就像我们的 CEO Zac Smith 多次跟我说的:一切都是钱的事。不仅要制造它,还要消费它!在云中,数十亿美元的投入才能让数据中心出现计算机,这样才能让开发者消费它。换句话说(根本没云,它只是别人的电脑而已):

我们认为,对于“银行”(即能让云运转起来的借款人或投资人)来说最好的位置就是一楼。因此我们将大堂改造成银行家的咖啡馆,以便为所有的创业者提供幸运之轮。

连通和动力

如果金钱是润滑油,那么消耗大量燃料的引擎就是数据中心供应商和连接它们的网络。我们称他们为“连通”和“动力”。

从像 Equinix 这样处于核心地位的接入商的和像 Vapor.io 这样的接入新贵,到 VerizonCrown Castle 和其它接入商铺设在地下(或海底)的“管道”,这是我们所有的栈都依赖但很少有人能看到的一部分。

因为我们花费大量的时间去研究数据中心和连通性,需要注意的一件事情是,这一部分的变化非常快,尤其是在 5G 正式商用时,某些负载开始不再那么依赖中心化的基础设施了。

边缘计算即将到来!:-)

嗨,它就是基础设施!

居于“连通”和“动力”之上的这一层,我们爱称为“处理器层”。这是奇迹发生的地方 —— 我们将来自下层的创新和实物投资转变成一个 API 终端的某些东西。

由于这是纽约的一个大楼,我们让在这里的云供应商处于纽约的中心。这就是为什么你会看到(Digital Ocean 系的)鲨鱼 Sammy 和对 “meet me” 房间里面的 Google 标志的致意的原因了。

正如你所见,这个场景是非常写实的。它是由多层机架堆叠起来的。尽管我们爱 EWR1 的设备经理(Michael Pedrazzini),我们努力去尽可能减少这种体力劳动。毕竟布线专业的博士学位是很难拿到的。

供给

再上一层,在基础设施层之上是供给层。这是我们最喜欢的地方之一,它以前被我们称为配置管理config management。但是现在到处都是一开始就是不可变基础设施immutable infrastructure和自动化:TerraformAnsibleQuay.io 等等类似的东西。你可以看出软件是按它的方式来工作的,对吗?

Kelsey Hightower 最近写道“呆在无聊的基础设施中是一个让人兴奋的时刻”,我不认为这说的是物理部分(虽然我们认为它非常让人兴奋),但是由于软件持续侵入到栈的所有层,那必将是一个疯狂的旅程。

操作系统

供应就绪后,我们来到操作系统层。在这里你可以看到我们打趣一些我们最喜欢的同事:注意上面 Brian Redbeard 那超众的瑜珈姿势。:)

Packet 为客户提供了 11 种主要的操作系统可供选择,包括一些你在图中看到的:UbuntuCoreOSFreeBSDSuse、和各种 Red Hat 系的发行版。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人们在这一层上加入了他们自己的看法:从定制内核和用于不可变部署的黄金镜像golden images(LCCT 注:golden image 指定型的镜像或模板,一般是经过一些定制,并做快照和版本控制,由此可拷贝出大量与此镜像一致的开发、测试或部署环境,也有人称作 master image),到像 NixOSLinuxKit 这样的项目。

运行时

为了有趣些,我们将运行时runtime放在了体育馆内,并为 CoreOS 赞助的 rktDocker 的容器化举行了一次比赛。而无论如何赢家都是 CNCF!

我们认为快速演进的存储生态系统应该是一些可上锁的储物柜。关于存储部分有趣的地方在于许多的新玩家尝试去解决持久性的挑战问题,以及性能和灵活性问题。就像他们说的:存储很简单。

编排

在过去的这一年里,编排层全是 Kubernetes 了,因此我们选取了其中一位著名的布道者(Kelsey Hightower),并在这个古怪的会议场景中给他一个特写。在我们的团队中有一些 Nomad(LCTT 译注:一个管理机器集群并在集群上运行应用程序的工具)的忠实粉丝,并且如果抛开 Docker 和它的工具集的影响,就无从谈起云原生。

虽然负载编排应用程序在我们栈中的地位非常高,我们看到的各种各样的证据表明,这些强大的工具开始去深入到栈中,以帮助用户利用 GPU 和其它特定硬件的优势。请继续关注 —— 我们正处于容器化革命的早期阶段!

平台

这是栈中我们喜欢的层之一,因为每个平台都有如此多的工具帮助用户去完成他们想要做的事情(顺便说一下,不是去运行容器,而是运行应用程序)。从 RancherKontena,到 TectonicRedshift 都是像 Cycle.ioFlynn.io 一样是完全不同的方法 —— 我们看到这些项目如何以不同的方式为用户提供服务,总是激动不已。

关键点:这些平台是帮助用户转化云原生生态系统中各种各样的快速变化的部分。很高兴能看到他们各自带来的东西!

安全

当说到安全时,今年真是很忙的一年!我们尝试去展示一些很著名的攻击,并说明随着工作负载变得更加分散和更加可迁移(当然,同时攻击者也变得更加智能),这些各式各样的工具是如何去帮助保护我们的。

我们看到一个用于不可信环境(如 Aporeto)和低级安全(Cilium)的强大动作,以及尝试在网络级别上的像 Tigera 这样的可信方法。不管你的方法如何,记住这一点:安全无止境。:0

应用程序

如何去表示海量的、无限的应用程序生态系统?在这个案例中,很容易:我们在纽约,选我们最喜欢的。;) 从 Postgres “房间里的大象” 和 Timescale 时钟,到鬼鬼祟祟的 ScyllaDB 垃圾桶和那个悠闲的 Travis 哥们 —— 我们把这个片子拼到一起很有趣。

让我们感到很惊奇的一件事情是:很少有人注意到那个复印屁股的家伙。我想现在复印机已经不常见了吧?

可观测性

由于我们的工作负载开始到处移动,规模也越来越大,这里没有一件事情能够像一个非常好用的 Grafana 仪表盘、或方便的 Datadog 代理让人更加欣慰了。由于复杂度的提升,SRE 时代开始越来越多地依赖监控告警和其它智能事件去帮我们感知发生的事件,出现越来越多的自我修复的基础设施和应用程序。

在未来的几个月或几年中,我们将看到什么样的面孔进入这一领域……或许是一些人工智能、区块链、机器学习支撑的仪表盘?:-)

流量管理

人们往往认为互联网“只是能工作而已”,但事实上,我们很惊讶于它居然能如此工作。我的意思是,就这些大规模的、不同的网络间的松散连接 ——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能够把所有的这些独立的网络拼接到一起的一个原因是流量管理、DNS 和类似的东西。随着规模越来越大,这些让互联网变得更快、更安全、同时更具弹性。我们尤其高兴的是看到像 Fly.ioNS1 这样的新贵与优秀的老牌玩家进行竞争,最后的结果是整个生态系统都得以提升。让竞争来的更激烈吧!

用户

如果没有非常棒的用户,技术栈还有什么用呢?确实,他们享受了大量的创新,但在云原生的世界里,他们所做的远不止消费这么简单:他们也创造并贡献了很多。从像 Kubernetes 这样的大量的贡献者到越来越多的(但同样重要)更多方面,而我们都是其中的非常棒的一份子。

在我们屋顶上有许多悠闲的用户,比如 Ticketmaster《纽约时报》,而不仅仅是新贵:这些组织拥抱了部署和管理应用程序的方法的变革,并且他们的用户正在享受变革带来的回报。

同样重要的,成熟的监管!

在以前的生态系统中,基金会扮演了一个非常被动的“幕后”角色。而 CNCF 不是!他们的目标(构建一个健壮的云原生生态系统),勇立潮流之先 —— 他们不仅已迎头赶上还一路领先。

从坚实的治理和经过深思熟虑的项目组,到提出像 CNCF 这样的蓝图,CNCF 横跨云 CI、Kubernetes 认证、和讲师团 —— CNCF 已不再是 “仅仅” 受欢迎的 KubeCon + CloudNativeCon 了。


via: https://www.packet.net/blog/splicing-the-cloud-native-stack/

作者:Zoe Allen 选题:lujun9972 译者:qhwdw 校对:wxy, pityonline

本文由 LCTT 原创编译,Linux中国 荣誉推出

LCTT 译者
qhwdw 💎
共计翻译: 146.5 篇 | 共计贡献: 309
贡献时间:2017-10-31 -> 2018-09-04
访问我的 LCTT 主页 | 在 GitHub 上关注我

收藏


最新评论

我也要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顶部的“╋”,
使用“扫一扫”将网页分享至微信。